俄罗斯被禁参加平昌冬奥会

2017-12-07 04:16:16 环球时报

●本报驻俄罗斯、韩国、德国特约记者 王勇 济冬 青木 ●王伟 陈一 柳玉鹏

国际奥委会(IOC)执委会当地时间5日晚在瑞士洛桑举行会议宣布,因俄罗斯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的兴奋剂丑闻,禁止俄罗斯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会,俄罗斯国旗和国歌也被禁止在平昌冬奥会上出现,但“清白”的运动员可以以中立身份参赛。这是国际奥委会首次因兴奋剂原因对一个国家进行禁赛,也是奥运史上对一个国家最重的处罚之一。美国《纽约时报》称,“这是俄罗斯自苏联时期以来遭遇到的最大的体育危机”。俄罗斯国内则强烈抗议国际奥委会的这一决定,称这是“企图孤立俄罗斯的新尝试”,“对俄罗斯体育的政治谋杀”。俄舆论激烈争论是否应抵制平昌冬奥会。俄国家杜马副议长列别杰夫称:“国际奥委会拒绝我们使用自己的国旗,这是对俄罗斯这样的体育大国的侮辱。”不过,俄罗斯总统普京6日表示,俄罗斯不会抵制平昌冬奥会,也不会阻止运动员以中立身份参赛。

俄面临最大体育危机

瑞士洛桑当地时间5日晚间,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宣布了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和表决后作出的决定,禁止俄罗斯代表团参加将于明年2月在韩国平昌举行的冬奥会,暂停俄罗斯奥委会的资格,但符合条件的俄运动员仍可以“奥林匹克运动员”的名义参赛。他们的运动服上只能标注“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颁奖时奏国际奥委会会歌、升国际奥委会会旗。

国际奥委会强调,俄运动员将在“严格的条件”下被邀请参加平昌冬奥会,详细的邀请名单将由一个委员会决定。此外,国际奥委会还对俄一些体育官员作出处罚:不允许俄罗斯体育部官员出席平昌冬奥会;俄主管体育的副总理穆特科(曾任俄体育部长、同时担任俄世界杯组委会主席)和体育部副部长纳戈尔内赫终身不得参加奥运会;取消索契冬奥会组委会首席执行官切尔尼申科在北京冬奥会协调委员会中的职务;暂停俄罗斯奥委会主席茹科夫在国际奥委会的委员职务。国际奥委会还表示,保留对牵涉其中的相关人员继续采取措施的权利。

处罚决定是根据瑞士原联邦主席施密德率领的一个调查委员会撰写的《施密德报告》作出的。报告“详述了俄罗斯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帮助其运动员掩盖使用违禁药物的行为,包括更换尿样和修改药物检测结果”。委员会对俄在索契冬奥会期间的兴奋剂丑闻进行了为期17个月的调查后得出结论称,“俄罗斯在索契冬奥会期间存在系统性操纵反兴奋剂工作”。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会上表

示,俄罗斯系统性使用兴奋剂的行为是“对奥林匹克运动精神史无前例的破坏”,国际奥委会遵循正当程序对这种行为进行制裁的同时,也在保护清白的运动员。他强调,这一决定将促使“(体育)与兴奋剂划清界限,并且成为更有效的反兴奋剂体系的催化剂”。

“被冬奥会禁赛,俄罗斯面临自苏联时期以来的最大体育危机”,《纽约时报》5日刊文称,“骄傲的体育帝国(俄罗斯)”此前一直把冬奥会作为展现其国力的舞台,现在却“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被爆出了兴奋剂丑闻。国际奥委会的裁决是对“俄罗斯政府支持兴奋剂罪行”的确认,“只有东德臭名昭著的兴奋剂计划才能与之相‘媲美”。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英国体育大臣克劳奇5日在推特上发文说,国际奥委会的决定将有助于保护“干净的”运动员的利益,她对这一决定“很满意”。报道称,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的处罚“空前绝后”。接下来的日子对俄罗斯而言,“将充满黑暗,这个体育强国已经变成了体育弃儿”。

“仍需奋力生存”

“没有祖国的国旗,不能奏响祖国的国歌,对于那些为祖国而战的运动员来说,这完全不能接受。”俄罗斯《观点报》6日引述俄罗斯奥委会主席茹科夫的话称,奥委会的决定有正面也有负面的影响,他希望获得邀请的运动员可以参加平昌冬奥会,但并不同意这些运动员必须以中立身份参赛。茹科夫称,他对俄罗斯出现违反反兴奋剂规定而向国际奥委会道歉,但他同时表示,俄罗斯将会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上诉,希望驳回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的2018年冬奥会禁赛令。

国际奥委会宣布禁赛决定后,俄国家电视台发言人表示:“俄罗斯代表队不参加平昌冬奥会,我们将拒绝转播比赛。”俄国家电视台在当天转播国际奥委会新闻发布会的过程中,还在奥运五环标志上画上斜杠,以抗议国际奥委会的决定。

“疼痛难忍,却仍需奋力生存”,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以此为题报道称,俄政界人士对该决定的反应尤为强烈。俄国家杜马“公正俄罗斯”党团第一副主席叶梅利亚诺夫称,国际奥委会的决定将奥运会“再次拖入冷战”。显然,这一决定是在美国压力下作出的。花滑界的传奇人物、俄罗斯队教练塔拉索娃愤怒地称:“这是对我们国家体育的政治谋杀。”

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6日表示,国际奥委会作出禁止俄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决定是“大规模反俄行动的一部分。这是试图孤立俄罗斯”。

不过,俄罗斯也有声音认为,是国内官僚的错误给俄罗斯带来了耻辱。俄国家杜马议员拉什金6日指责副总理穆特科未能履行自己的责任,并向莫斯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他辞职,并向所有俄罗斯公民道歉。他称:“穆特科应当就羞辱国家的荣誉和尊严而向所有俄罗斯公民道歉。”他指责称,正是由于穆特科的过错,才让国家遭受这样的羞辱。对于拉什金的这一要求,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当天表示,克里姆林宫认为,因国际奥委会的决定而追究官员,包括副总理穆特科的责任目前应放在次要位置。“这个话题不是最重要的。保护俄罗斯运动员利益的问题是至关重要的。”

“冬奥会:去还是不去?”

“冬奥会:去还是不去?需要冷静”。俄“伊尔库茨克州新闻网”6日以此为题的文章称,对于俄罗斯出现的抵制平昌冬奥会的声音,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他看不到俄罗斯抵制的理由,俄清白运动员已被允许参加比赛。

俄体育评论员古别尔尼耶夫称,在奥运会上没有俄国旗是一种侮辱,但国际奥委会将会把俄的抵制视为不愿改正错误,甚至可能会禁止俄参加下届奥运会。因此,尽管俄罗斯作为一个国家被禁止参加这一冬奥会,但应允许运动员可以自愿以中立身份参赛。

对于俄罗斯最终如何回应国际奥委会禁止俄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决定,俄总统普京6日在视察高尔基汽车厂后表示:“毫无疑问,我们不会宣布抵制,我们不会阻止我们的奥运选手参加。”

平昌冬奥会暨冬残奥会组委会6日发表声明,表示尊重国际奥委会作出的禁止俄罗斯参加冬奥会决定。《韩国经济》称,平昌冬奥会在即将召开之际遇到俄罗斯被禁赛的冲击。此外,朝鲜会否参加平昌冬奥会也不透明,朝鲜已在部分冬奥会项目上弃权。报道称,平昌冬奥会正亮起红灯。

俄罗斯副总理、前体育部长穆特科被禁止参加所有奥运会,但由于他仍然负责明年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不少人担忧足球界的反应。英国《卫报》称,在俄数十名足球运动员也被怀疑卷入了兴奋剂丑闻的情况下,人们向国际足联提出疑问,不仅是穆特科是否应该负责明年的世界杯,而且是俄罗斯是否有权继续举办世界杯。不过,就在国际奥委会宣布对俄处罚决定后不到一小时,国际足联6日发表声明表示,“奥委会的裁决不影响2018年世界杯的筹备工作”。声明还称,国际足联将“继续在比赛中采取一切措施,来确保足球不受兴奋剂污染”,明年夏天每个球员都将接受药检,“所有兴奋剂样本的分析都将在俄罗斯以外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实验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