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空极限挑战者坠亡 顶楼危摄文化引发反思

2017-12-17 20:15:08

14xp-daredevil-master1050.jpg

YouTube上吴永宁的画面。吴永宁在上月坠亡前,他用高空特技表演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网络关注者。

数月来,吴永宁爬上中国城市街头高耸的塔楼和建筑物,一边在楼顶边缘来回走动,或单手抓着天线塔,一边自拍。

通过令人晕眩的镜头,他成了一位高空特技表演明星,在微博上聚集了成千上万的关注者。

但11月8日那天,他的网络发帖戛然而止。

据中国媒体最近报道,中国警方现已证实,这是吴永宁从湖南省会长沙一座60多层高的大楼--华远国际中心顶楼坠亡的日子。本周,他坠落的视频贴到了网上,被大量转发。

这名年轻人的死亡再次证明了在互联网上,人们对邀请数百万陌生人来观看一条生命经受危险、戏弄和失败的痴迷。

这也揭示了有关顶楼危摄这种追求刺激的亚文化。那些不怕死的人雄心勃勃地攀爬世界各地的摩天大楼,在纽约、迪拜或俄罗斯等城市与高处的壮观景象前自拍。

在中国,吴永宁的死亡使得官方媒体对特技表演直播发出了警告。“在不使用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攀爬高楼,吴永宁将自己置于了危险境地并且将自己逼到了极限,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所进行的是一项运动,”《中国日报》在周二的一篇报道中写道。

吴永宁的家人告诉长沙的《潇湘晨报》,这名曾做过群众演员的年轻人把自己悬挂在大楼外,是希望自己能在这个视频火了之后挣到1.5万美元(约合十万人民币)--这笔钱,他本来要用来结婚、用来支付他母亲的医药费。

在吴永宁生命最后时刻的一段视频中,他在一栋大楼楼顶,穿着黑色衣服,头发扎在脑后,谨慎地反复擦拭楼顶的边缘。他把腿跨出边缘,半挂在楼顶,用整个手臂攀附着台面,然后又把自己拉了上去,坐下来再次擦拭边缘。

接着,最后一次,他依次将两条腿移了出去。他抓着边缘,在空中做了两次引体向上。在第三次尝试时,他显得有些吃力,两只脚轮流尝试寻找支点。在视频中可以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像是人声,可能是一声呜咽。接着,他掉了下去。

他的死亡在这个为了刺激、好奇或是为了挣钱而追求登上城市高处的群体中引起了回响。

55岁的丹尼尔·钟(Daniel Cheong)是一位居住在迪拜的都市风景专业摄影师,迪拜拥有世界上一些最高的摩天大楼。丹尼尔·钟说,当他在2008年移居迪拜时,有一个人数不多的非正式高空摄影群体,大家在社交媒体上通过相片找到了彼此。

“有不同的风格--有人这么做单纯是为了拍摄都市风光,有人是为了追求刺激,好发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他在周三的一个电话采访中表示。

丹尼尔·钟在迪拜的摄影生意使他能以合法途径登上楼顶,他称自己曾将摄影器材固定在安全绳上,登上过100层楼高的楼顶。在一些大楼楼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一个人翻越边缘,他说道。

“目的是要去拍摄城市风光,”他说。“吸引之处完全不在于你要上100层楼这个事。这纯粹是为了构图。”

但他说,一群不正规的高空拍摄人群--其中大多是俄罗斯人--为的是在YouTube和Instagram上建立自己的网络粉丝群,并希望能挣到一大笔广告费。

他说,这些追求刺激的人“大多都有非法偷偷登上顶楼自拍的名声。更多是在于登上高处的刺激。”

尼奥·塔(Neil Ta)是多伦多的一名摄影师,为了满足对美的好奇,从2009年开始了高空摄影,当他在加拿大或是在东南亚旅行时,都会爬上高楼的楼顶一览风光。

“事实是,并非每个去到楼顶的人都会在边缘走来走去、不负责任,”他在周四的采访中表示。“很多人登上楼顶,会在一个与边缘保持着安全距离的地方来看这个城市。”

但尼奥·塔表示,近年来,摩天大楼冒险性质的改变使他的幻想破灭了。Instagram上越来越流行拍摄恶作剧或是为了证明胆量的视频。高空位置的安保措施加强了,要获得登上摩天大楼楼顶的许可越来越难。

在坚持不怕麻烦地寻找未上锁顶楼的同时,他也开始注意到出现了一群会毫不犹豫地用上撬棍或断线钳的“高空摄影者新品种”。他在2014年便停止了高空摄影。

“这个过程中已经毫无艺术可言了,”他在当年一篇告别的博客帖子上写道。“太直接了。”

但尼奥·塔周四表示,他仍十分同情吴永宁。“他是为了得到奖赏而这么做的,我能理解他为什么为了养活他的家人要这么做。因此我也真的不能指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