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明春:后新财富时代转型来临 买方与卖方如何“知行合一”

2018-01-03 08:58:56 投资者报 2018年51期

李宁

从90年代的国家外管局到2000年以后的雷曼兄弟、野村、大和资本,拥有超过20年经济研究的孙明春,近五年实现了从卖方到买方的转型。转型同时,他在思考什么?

从10年前全球金融中心暴风眼的雷曼兄弟任职经济学家,到10年后自我创立的对冲基金博海资本,孙明春已经完成了由“卖方”向“买方”的转型。

出生于1971年的孙明春,再过两年就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如果从研究经济时间来看,孙明春入行已经26年。从1993年到国家外管局担任经济师,到2002年开始在美国最大的非银行信用卡公司资本第一公司担任高级营销策略分析师,再到雷曼兄弟亚洲经济研究部高级副总裁、高级经济学家,以及之后的野村证券、大和资本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做过官、留过洋、亲身感受到市场的风险与不确定性。

2013年,孙明春才正式转行买方做投资,目前已经超过5年多。刚开始,孙明春就与国内投资领域大佬莫泰山有交集,加盟上海博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4年,他在香港创立博海资本公司,一家全球对冲基金,目前,任博海资本董事长、投资总监兼首席经济学家。

与此同时,孙明春还担任香港中国金融协会副主席,在香港金融圈无人不晓。

买方与卖方的区别:知行合一

多年研究与投资经验,买方与卖方的区别在哪?投资策略与宏观研究的衔接如何做到知行合一?全球的创新驱动力在哪?中国经济的当务之急是什么?《投资者报》记者日前专访了孙明春。

“做卖方研究,主要是对宏观方向做出判断,但是作为买方的话,必须要预测到很多不同情形,这对于买方是比较重要,能否判断出实际跟预期的差别,这难度就非常非常大。”孙明春说道。

后新财富时代,卖方分析师的影响力逐渐减弱,这几乎是市场共识。与此同时,多家券商的年底策略会也开始了收费模式。可以说,卖方研究转型时代已经到来。

孙明春的体会是:从卖方和买方区别角度来看,比如对一只股票,最大的挑战在于能否知行合一。卖方只需要“知”就可以了,大概知道什么情况就可以了,但作为买方还涉及到“行”,还要做决策,需要真金白银去买,这就涉及到什么时点买,买多少,什么时点卖,卖多少,什么价格卖,说起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但做起来并非易事。

孙明春强调,在实践中,各种风云变幻,有可能拖泥带水,有可能执行得不坚决,有可能执行得太早,有可能执行得太晚,中间又有很多波动,这些波动卖方可以不管,但买方确实要经历资产净值的波动、止损与要求。如果真正执行的话,非常不易。

“知行合一的问题不只是做投资,我们生活中可能都会遇到。卖方可以把事情说对就行,买方是要把事情做对,而且要坚持做对,有可能一开始是对的,但后来又错了,但再过一段时间又对了,这一过程中你能不能坚持住,市场让不让你坚持,我们遇到一些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及二股东,到了一定程度股权质押要被迫平仓,明知道很好,但拿不住了。”孙明春总结道。

对外界而言,孙明春职业的最大亮点当然是“雷曼兄弟”。他以雷曼兄弟为例,雷曼破产清算结束之后,还了本还了息,所有的钱都还了,还剩了钱,换句话说,它完全可以活过来,但它却没活到。这种经典案例全球有很多,主观上坚持与客观上坚持,这尤其考验知行合一。

5G动能与放松房地产调控

虽然,目前全球金融科技创新已经不断深化,包括中国的移动支付、独角兽公司层出不穷,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尤其是革命性的新技术驱动力并未真正出现,这历来是经济学界关注的重心。

孙明春认为,5G很可能为全球经济增长和科技创新带来利好。“4G时代,我们已经感觉到非常便捷,速度很快,5G真正到来的话,它将为技术、应用、创新商业模式带来很多想象不到的空间,全世界目前处在技术创新、技术革命、技术颠覆的关键时点,我们有大数据、人工智能、5G、生物技术等,这些非常有可能在某些领域做出巨大贡献。”

投资生涯之外,孙明春的老本行是研究宏观经济发展脉络。而当下,对于2019年中国经济是否需要放松房地产调控的声音一直存在争议。

孙明春告诉《投资者报》记者,近期,房地产市场已出现明显降温迹象,如不及时采取应对措施,一旦下行预期形成,其趋势将很难扭转。届时再仓促应对,很可能陷入事倍功半的被动局面。

他给出的建议是,目前房地产调控政策的主要方向是放松对开发商融资的各种约束,包括银行贷款(开发贷、按揭贷款等)、股票市场融资(IPO、再融资、发行REITs等)、债券市场融资(企业债、公司债、中期票据等)及信托贷款等。目的是防止开发商因流动性过紧而被迫停建、缓建在建项目,避免房地产投资增速出现大幅回落。只有房地产投资保持5%以上的增速,2019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才有望稳定在5%左右,实际GDP增速才有望保持在6%左右。

孙明春认为,2018年的投资规模在12万亿元人民币左右,同比年增长率约为10%。受房地产市场景气度趋弱及开发商现金流趋紧影响,假如房地产投资增速在2019年放缓至2%左右,房地产投资的增量将比2018年下降9000亿元左右,超过2018年中国高铁投资的总量。可见房地产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考虑到它对上下游行业的影响,如果房地产市场在2019年明显降温,房地产企业不得不停建、缓建在建项目,这对上下游行业(如钢铁、水泥、家具、家电、汽车、园林、装修、设计、房地产中介、乃至银行与各类金融机构等)的投资、生产、就业、职工收入、乃至消费者信心、消费者购买力会产生多大冲击值得密切关注。(思维财经出品)

孙明春

孙明春简介

1971年4月

生于山东济宁

1993~1999年

就职于国家外汇管理局

2002~2004年

担任美国最大的非银行信用卡公司资本第一公司高级营销策略分析师

2006年7月~2008年9月

任职于雷曼兄弟,任亚洲(不含日本)经济研究部高级副总裁、高级经济学家,主管大中华地区的经济研究

2008年9月~2011年11月

擔任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中国股票研究主管

2010年11月~2013年6月

担任大和资本董事总经理、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

2014年至今

担任博海资本董事长、投资总监兼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