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普拉金球奖致词太精彩 网友:有总统样

2018-01-09 08:41:00 台湾中央社

(中央社洛杉矶8日专电)美国影视名人欧普拉(Oprah Winfrey)昨晚在金球奖颁奖典礼上的讲话,不仅轰动全场,还引发要她在3年后参选美国总统的劝进浪潮。有人在金球奖官方脸书上留言说,她致词才几分钟,却比上任快一年的川普更有总统的样子。

63岁的欧普拉在接受塞西尔戴米尔奖(Cecil B. DeMille Award)时,发表全长约9分钟的谈话。不到24小时,金球奖官方脸书上欧普拉致词的全程录影,已有2900多万人观看。

致词谈到新闻记者追求事实真相的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反映本次金球奖非官方的主题:为受到欺凌骚扰的女性发声,鼓励她们勇敢站出来,终结旧时代。

欧普拉在昨晚星光熠熠的现场致词时,多位影星感动泪下。在致词的尾声,欧普拉语气激昂,说到“新的一天”即将到来,全场起立聆听,掌声、欢呼声不断。

以下是欧普拉致词全文:

1964年,我还是个小女孩,坐在我妈妈在密尔瓦基家里的塑胶地板上,看着安妮班克劳馥在第36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颁发最佳男主角奖。

她打开信封,说出了可以说缔造了历史的这几个字:“得奖的是薛尼鲍迪。”

这时,我看着我所见过最优雅的男士走上台。我记得他打着白色领带,当然,他的肤色是黑的。我从来没见过黑人那么风光。

我曾在很多场合说明,那样的一刻,对我这个坐在低价座位区的小女孩有什么样的意义。那时,我妈妈刚走进门。她帮别人打扫完房子回到家,累个半死。

但我所能做的,是像薛尼鲍迪在电影“原野百合花”里那样,宣告:“阿们!阿们!”

1982年,薛尼获得塞西尔戴米尔奖,场合就是金球奖颁奖典礼。我有想到,当我在此刻成为第一个获得这个奖的黑人女性,也有些小女孩正在看着我。

这是个荣誉,能跟她们每个人分享这个晚上是个特权,还有每个启发我、挑战我、支持我、让我能够在今晚上台的人。

丹尼斯史旺森为我赌一把,让我上“芝加哥早晨”节目;昆西琼斯在这节目上看到我,就跟史蒂芬史匹柏说,一定要让我演“紫色姊妹花”当中的苏菲;盖儿充分彰显的朋友的意义;史戴门对我就像个石头一样的坚定。这只是其中的几位。

我要谢谢好莱坞外籍记者协会。我们知道新闻业最近受到围攻。我们也知道,努力不懈追求绝对的真相,让我们不致于漠视贪腐与不义,或漠视暴君、被害人、祕密与谎言。

我想要说,我们在这复杂的时代设法自处时,我比过去更加重视新闻行业。我要说的是:我确信说出真相,是我们共有的最有力的工具。

所有那些觉得自己够坚强、有足够赋权而敢于大声说出她们个人故事的女性,尤其让我感到骄傲,觉得受到激励。今晚在场的每一位,都是因为我们诉说的故事而成名,而今年,我们成了故事中的人物。

但我们的故事不仅仅影响到娱乐圈,它跨越了文化、地域、种族、宗教、政治或工作场所。因此,今晚我要向每一位忍受多年不当对待与攻击的女性表达感谢,因为她们跟我的母亲一样,有孩子要养,有帐单要付,要梦想要追寻。

她们的名字,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她们是帮佣和农场工人;她们在工厂上班,或是餐厅,或在学术圈、工程界、医疗业或科学界;她们在科技产业、政治圈或商界任职;她们是我们的奥运国手,或是我们三军的一员。

另外还有一个人,叫瑞希.泰勒。我知道这个人,我认为你们也该知道。1944年,瑞希.泰勒还很年轻,嫁了人,生了小孩,有一天在阿拉巴马州艾伯市上完教堂之后走路回家,途中被6个武装的白人绑架强暴,最后被蒙住眼睛,丢到路边。就在她从教堂回家的路上。

他们威胁她说,如果她敢声张,就会没命,但她的遭遇被举报到全国有色人种民权促进协会,那里有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叫罗莎.帕克斯,她负责调查这个案子,跟瑞希泰勒一起寻求公道。

但在那个种族隔离的时代,哪有公道可言?那些想要毁掉她的人没有被起诉。瑞希.泰勒10天前过世,在她98岁生日前没多久。她的一生跟我们一样,有太多年是生活在被残暴而掌握大权的男人破坏的文化之中。有太长时间,如果女性敢说出那些男人权力的真相,没有人会听,也没人会相信。但那样的时代过去了。那个时代过去了!

那个时代过去了!我只希望瑞希.泰勒走的时候,知道她的真相已被世人纪念,就像许许多多在那些年受苦,或到现在还在受苦的其他女性一样。在她受难将近11年之后,罗莎.帕克斯在蒙哥马利那班公车上,决定不让位给白人。那时,瑞希.泰勒的遭遇在萝莎的心中,今晚,它也在每个选择说“我也是”的女性心中,还有每个选择聆听的男性心中。

在我的生涯中,不论是在电视上或透过电影,我一直尽全力传达男性和女性真正的行为举止,说明我们如何经历羞辱、如何爱人、怎么发怒、失败,怎么退让、坚持,还有如何克服困境。我访问过或饰演过曾经承受人生最严厉折磨的人,而他们似乎都有个共通的特质:即使在最黑暗的夜晚,对于有个更明亮的早晨,依然抱持着盼望。

因此,我要每个在电视机前和现场的女孩子知道,新的一天即将来临!当那一天真正到来,那是因为有许多伟大的女性-当中有很多人今晚就在现场,还有一些相当了不起的男性,在一起奋斗,为的是成为领袖,要带领我们进入那个新时代,让永远不会再有人得说“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