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人性化尺度的城市空间

2018-01-11 20:44:21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2017年13期

邵欢欢

城市设计与人性空间

凯文·林奇在《城市意象》一书中提出,“城市空间不仅仅是容纳人类活动的容器,而且是一种与人的行为联系在一起的场所,空间以人的认知为前提而发生作用。人并不是直接对物质环境作出反应,而是根据他对空间环境所产生的意象而采取行动。”凯文林奇将城市意象概括为路径(path)、边缘(edge)、地区(district)、节点(node)和地标(1andmark)五要素。

五要素从城市中观层面详尽地阐述了城市意象的主要构成,也成为了现代城市设计学认可度较高的一类城市设计思路。即,将城市三维空间解构为五要素,在基本文化背景、自然环境前提下,分别进行功能、形态、色彩等相关设计,进而进行叠加组合一体化重构,形成完整的空间结构。以此为构架的城市设计和城市规划工作,考虑到了城市宏观、中观层面的山水格局、城市肌理等方面的要求,塑造出了城市的基本性格特征。但是,在我国近二十年的快速发展中,对城市微观设计层面的忽略导致了大量非人性化空间的出现。包括超尺度的广场、缺少城市家具的城市支路、住区路,匮乏的街头游憩空间,造成了当前大部分城市“宜观赏不宜生活”的现状。

宏观、中观的城市设计基本满足了人在城市公共空间中的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而更高层面的社交需求则需要通过更细致的设计来进行构建。微观层面的城市设计追求以人为核心的空间构建,设计的对象不仅仅是空间,而是能够吸引人产生各种活动,满足社交活动的城市场所。

城市装置艺术

在城市场所的构建中,场所环境的艺术性对于带给人的感受显得尤为重要。有趣味的微型公共空间对人的吸引远远大于枯燥空旷的广场。以米兰为例,城市中有大量街头公园、社区小广场等微型公共空间,大都以城市装置为主要要素构建。

其中,城市装置大致分为两类,一是观赏艺术型城市装置,二是兼具功能性和艺术性的,供人使用的特殊城市家具。

米兰街头艺术装置

观赏艺术型城市装置以雕塑、大地艺术、园艺作品为主,此类装置艺术在城市环境中,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以及形体表现力,在景观空间中很容易成为视觉焦点和停驻点,从而成为场所环境的重要元素,组成了完整、有意义的景观环境。主要起着限定空间范围、构建领域,赋予空间文化特征的作用,其视觉感染力也赋予了场所个性和独特的魅力,让进入其中的使用者有明确的场所领域感。

包含有艺术内涵的城市家具则在上述作用的基础之上,更具有座椅、垃圾桶、儿童娱乐设施等使用功能。在现代城市中,城市家具与装置艺术相结合,参与到城市景观构成中,定义了城市公共空间的功能特征,确定其空间秩序,也丰富了城市景观环境内涵。并且以其趣味『生吸引更多不同人群的使用,构成满足社交活动的场所空间。

装置艺术与人性空间塑造

在我国快速城镇化发展过程中,上述两类城市装置目前都较为少见,许多城市还维持着石条凳、大广场、大雕塑的城市风格,缺乏设计感和艺术性,对市民的亲和性也考虑较少。城市环境塑造和相关规划工作仍保有计划经济时代以使用功能合理为主的理念,关注自上而下的功能结构合理而忽略了人性化、个『生化的空间要求。

近年来,以深圳、上海为代表的一线城市,从本世纪初开始逐渐注重城市设计的艺术性,试图通过大型公建的艺术化来提升城市的艺术品味,但公共建筑在城市中所占比重毕竟有限,无法将有意义的公共场所空间延伸到街区角落,无法从深层次改换城市氛围。相对于体量巨大,布点较少的公共建筑,城市装置艺术不仅可以渗透进城市的各个角落,其布置手法也可以极为灵活。

在城市新建地区,城市管理者可以提前规划,增加公共空间场地,用以设置备类雕塑、城市家具等,也可提供空白空间场地,吸引艺术家进行永久或临时的艺术创作。城市规划者、管理者以及承建企业,应当积极寻求与文化部门相互合作,邀请各个艺术领域的艺术家,将街绘、雕塑等艺术元素融入城市装置之中,布置在城市的各個角落。

对于城市建成区,则无需拆除现存城市空间,可以通过对旧有街头公园进行提升改造、墙体街绘、城市家具改造,以微调手法达到城市装置艺术装饰效果。

综上所述,以“一增一改”两种手法,即可营造出微观层面不同的街头场所,春雨润物般将让人“活着”的枯燥城市,提升为供人“生活”的人性空间。

经历了数十年粗犷式的城市发展之后,从一二线城市到较为发达的三线城市,人们对精神文明追求的层次日益上升。逐渐增加的中产阶层,开始在城市中寻求更多具有艺术感的人性化空间。这是对城市环境提出的挑战,也是相关部门和企业提升城市环境、打开新思路的机遇。

以人为本的空间,就是要充分考虑到人的生理和心理需求的空间。艺术化的城市装置,及其衍生出的特殊城市家具,能够有效营造城市氛围,满足市民对美的追求。我们应考虑在这方面向欧洲国家积极学习,普及城市中的艺术性装置。

(作者单位:陕西省美术博物馆)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