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并购惯性模式与机制

2018-01-11 20:55:00 现代管理科学2018年1期

摘要:文章从并购经验、连续并购行为和多元化跨度等维度刻画并购惯性,并构建惰性模式、直线加速模式和转型变革模式三种典型并购惯性模式,分析惯性模式的形成与变革机制及其与绩效的关系。结果表明:(1)并购惯性引导并购行为且贯穿并购决策始终;(2)并购经验与并购惯性显著正相关;与成功经验相似的业务和地域是并购惯性的主要方向;连续并购行为对绩效存在特定的有效区间;(3)在惯性维持因素占优的情况下,企业应选择“直线加速模式”,实现低风险的规模快速扩张;而当内外环境发生变化,企业应选择“转型变革模式”,进行并购惯性变革,以提高企业长期并购绩效。

关键词:并购惯性;并购经验;连续并购行为;多元化;并购惯性模式;惯性变革

一、 引言

本文在對并购惯性相关文献研究进行梳理的基础上,从时间序列考察并购行为的演化轨迹,提出测度并购惯性的三个维度,构建三种典型并购惯性模式,分析对应惯性形成机制及其与绩效的关系,为深入理解企业并购惯性行为,助推企业资源整合、实现转型升级提供支撑。

二、 相关文献回顾

以往对惯性的定性研究,多依据研究者或经理人对组织结构和组织政策等的改变与否及程度的主观感受,因此过于不确定和抽象(Miller & Friesen,1984),使得大部分研究只能对惯性进行粗略的度量(Miller & Friesen,1984;Fredriekson & Laquinto,1989)。

Amburgey和Miner(1992)认为并购战略选择存在惯性,以前相同类型并购发生的次数增多对于当前制定并购战略有显著的影响,企业总是倾向于采取与以先前的并购战略相同或相似的战略行动。若企业一直以来的多元化模式是以相关多元化为主,则该企业以后实施相关多元化的可能性也更大。

惯性变革受到曾经变革的次数和积累经验的影响。Fowler和Schmidt(1988)和Haleblian和Frinkelstein的研究表明随着企业并购经验的上升,企业管理者以及企业自身会在潜移默化中积累一些相关的经验,同时对自身的一些惯性和认知也会得到加强,管理者会变得更加的自信,进行连续并购的可能性会提高。

国内对并购惯性的研究相对较少,以北大的靳云汇(2003)和贾昌杰(2003)、刘岩(2009)和王俊(2015)等的研究为代表。靳云汇(2003)通过对我国上市公司的并购发现,无论环境是否发生变化,企业总是倾向重复以前实施过的特定并购类型,并且惯性的大小与之前执行过的此种并购类型的次数正相关。贾昌杰(2003)研究了企业的并购历史对企业当前并购业绩的影响。短期看来提高当前并购的绩效;长期来看,当成功经验带来的并购战略惯性积累达到一定的程度时会给企业带来危害。刘岩(2009)认为,不同企业间、同一企业不同成长阶段间的惯性发展模式均存在差异,这是企业根据自身需要选择并购惯性模式。马文丽(2014)用上市公司数据验证了并购经验与连续并购行为之间的关系。

综上可知,并购惯性的研究主要从组织学习、连续并购行为、多元化、组织绩效等角度展开,对于并购惯性的形成与发展机制的分析取得了一定成果,也存在一些问题。对并购惯性的内涵、测度以及研究框架都未形成系统的认识,对并购惯性形成机制没有一个成型的研究框架和机制分析,尤其是,国内研究中未能将并购惯性研究置于中国经济发展的转轨背景之下,对现实的解释力不强。

三、 并购惯性的内涵与测度

1. 并购惯性的内涵。借鉴物理上对物体运动惯性的定义,惯性(Inertia)既指不采取任何行动的静止状态,也可以指沿用既有的、获得成功的行动方案,即使当环境发生了显著的改变,也不愿意随之改变的僵化状态。企业的并购活动中也存在惯性(Amburgey & Miner,1992)。企业每一次的并购行为都受到既往并购经验积累形成的惯性作用引导,使后续并购行为呈现出明显的路径依赖。并且,并购惯性是并购活动的内在属性,如果不刻意干预的话,它存在于企业并购的全过程。

因此,企业并购惯性是指在既有并购经验的影响下,出于减小并购风险的目的,在后续并购活动中复制以往并购行为模式和发展路径,前后相继地保持与以往并购行为相似性的这种特性。

2. 并购惯性的测度。本文对于并购惯性的测度从并购经验(量的维度)、多元化(质的维度)和连续并购行为(频率的维度)这三个维度展开:

(1)并购经验。企业的并购经历会对今后的并购决策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引导着未来的并购行为。过去相似的并购经历重复的次数越多,累积的并购经验越多,企业通过经验学习不断地提升对并购的驾驭能力,并购惯性就越大。Amburgey和Miner(1992)指出无论某种行为的结果是好或是坏,都会增加重复执行相似行动的可能性。因为决策者会过度自信,同时大部分人都更倾向于把过错归因于外因而非自身,因而不会影响到并购进程。企业在多次并购的过程中累积下丰富的并购经验,促进后续并购行为的发生。

(2)多元化。企业并购行为还具有特定的方向性和目的性,度量企业并购惯性应反映并购行为在多元化方向上的选择。企业利用既有知识学习的过程使得企业倾向于在相关的业务领域和熟悉的地域内实施并购,后续并购行为就会在相当一段时期内锁定于该方向发展。随着企业的知识和资源逐步提升,企业并购管理能力在逐渐增强,企业可选择的并购范围也逐步扩大,得以谋求在多元化方向上的转变,从相关并购到非相关性并购,从区域内并购到跨区域并购,并购多元化程度越来越高。

多元化并购的本质是资源的优化配置,特别是在近年来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国内产业整合和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过剩的产能需要整合,新型产业需要培养,这都需要通过多元化并购来实现。

(3)连续并购行为。连续并购行为是同一企业前后相继的并购行为在时间轴上的分布情况。企业在刚开始尝试一种新的并购的时候,可以采取试错性的尝试方法,要充分地估计并购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刚开始并购速度较慢,一是做充足的准备,二是有待观察整合效果的检验。待并购已经成为内化为企业核心能力的时候,就会更频繁地进行并购了。并购事件连续发生的步伐的测算方法大体有两种,一种是一段时期内(如3或5年内)发生并购的次数,另一种可以用前后相邻的并购时间间隔(如以天为单位)随着并购次序的变化来度量。endprint

为了验证同一企业连续并购行为发生的变化趋势,选取国泰安(CSMAR)并购数据库数据资料,对自2000年以来,发生的同一上市公司前后相邻的并购事件的时间间隔进行统计,相邻并购的时间间隔指同一公司进行的连续两起并购的时间间隔天数,用后一起并购的首次公告日减去前一起并购的首次公告日的天数来衡量。剔除一天内同一企业发生多起并购,时间间隔为零的并购事件,得到相邻并购的平均时间间隔(纵轴)与并购次序(横轴)关系如图1所示。

例如,企业在研究期间内发生的第2起并购和第1起之间间隔天数作为序列为2的并购的时间间隔。

从图1中可以看出,随着并购次数的增加,相邻两次并购的时间间隔显著下降,但达到一定值后,随着并购次序继续增加,维持在一个较低值范围内波动。初步推断,其一,随着企业并购经验的累积,企业更有可能在短期内发起一场新的并购,其二,并购次数多的企业比并购次数少的企业更有可能在短期内发起一场新的并购。其三,并购不会一直加速,适当的并购时间间隔利于企业重新配置整合资源。

概况起来,第一个维度并购经验,测度在时间轴上的并购行为的累积总量,表示本企业既往发生的所有并购经历产生的经验累积,会对后续的并购行为产生影响。第二个维度是惯性的方向维度,测度并购行为在业务和地域多元化方向上的选择。第三个维度连续并购行为,测度同一企业前后相继的并购行为在时间轴上的分布,表示并购惯性步伐。

3. 并购惯性形成机制分析。基于以上对并购惯性三个维度的界定和分析,从三个层面讨论并购惯性的形成机制:

(1)连续并购行为决定并购惯性。连续并购行为是决定并购惯性大小的最直接因素。企业最初的并购活动往往是试错性的,在并购前期阶段以及并购后的整合阶段都需要时间充分准备和消化资源,随着并购次序的增加,在并购过程中摸索形成的一套模式用于后续的并购行为并形成制度固定下来,就会使后续并购大大缩短准备及整合的时间,企业就有能力可以施行更快频率的并购,从而提高并购的惯性。

因此,连续并购步伐的快慢与并购惯性的大小显著正相关。

(2)并购经验决定连续并购行为,继而决定并购惯性。随着企业并购经历的增加,管理者的经验和对并购惯性的认知更多,自信心更强,导致连续并购可能性更大,从而惯性增强。这是一个演进的过程,即前期的并购经验影响并购步伐,决定并购惯性及其机制。

因而,并购次数多即并购经验丰富的企业,发生高频率连续并购的可能性会增加,并购惯性增大;反之,并购次数少即并购经验不足的企业,不太可能发生高频率的连续并购,并购惯性小。因此,并购经验和连续并购行为对并购惯性大小起正向影响。

(3)多元化跨度、并购经验和连续并购行为及其相互作用共同决定并购惯性。前面两种度量并购惯性的方法都是以连续并购行为来衡量惯性大小,虽然简单易操作,但它是以企业并购行为的高度同质化为前提假设的。为了更好地解释并购惯性,需要从多元化跨度、并购经验和连續并购行为三者及其相互作用的角度来诠释。

并购决策存在惯性,以前相同类型并购发生的次数增多对于当前并购行为有显著的影响,企业总是倾向于采取与以先前的并购战略相同或相似的战略行动。若企业一直以来并购行为是以多元化为主,则该企业以后实施多元化的可能性也更大。企业实施并购双方多元化跨度越小,即企业倾向于在熟悉的行业和地域内实施并购,此种经验越丰富,并购步伐越快,惯性越大。反之,越没有多元化并购的经验,并购速度会放慢,惯性越小。

四、 典型并购惯性模式分析

基于度量并购惯性的三个维度在不同方向上的组合及其相互关系,可以得到三种典型的符合当下时代特征的并购惯性模式。这三种模式的界定和特性如下:

模式Ⅰ:指企业不具备丰富的并购经验,多元化跨度小,连续并购频率低。这是一种维持静止状态的惯性模式。企业面对环境和市场的不确定性,由于并购经验不足,为规避风险,审慎应对每一次并购,尤其是多元化跨度大的并购;或前次并购绩效不理想产生负反馈,导致并购时间间隔增大,不愿轻易打破现有行业和地域边界。可将其命名为“惰性模式”。惰性模式的缺点是,企业会丧失战略性机会,成长速度较慢、长期中对绩效不利。从战略层面来看,企业应通过制定恰当的并购战略,打破并购惰性,启动并购新模式。

模式Ⅱ:指企业在既定行业领域的并购经验丰富,并购多元化跨度小,连续并购步伐加快。这是一种维持直线加速运动的惯性模式。企业在原有行业内积累了大量并购经验,会通过复制成功经验,加快并购速度,追求规模迅速扩张和绩效持续增长。可将这种不改变方向的加速模式其命名为“直线加速模式”。过去成功经验形成的惯性可能会使并购决策变成以往并购行为的简单复制,忽视了潜在机遇和新选择。这种模式可在较快时间内获得规模扩张,规避风险,因此短期并购绩效较高。但在长期中由于惯性作用,导致连续并购的财富效应递减,并购绩效趋于下降。

模式Ⅲ:指企业在既定行业领域的并购经验丰富,多元化并购经验少,开展多元化并购跨度大,连续并购步伐加快。这是一种不断突破既有行业和地域限制,“不断跨越”的惯性变革模式。企业基于丰富并购经验所产生信心,不断跨越行业和地域开展并购,以获取新的利润源。可将其命名为“转向变革模式”。该模式可能导致短期绩效不高,但从长远来看,通过资源的重新优化配置,实现了结构调整和升级,有利于提高企业的长期绩效。

总的说来,企业并购一方面在并购多元化和时机选择上保持着惯性发展的模式;另一方面又有打破惯性模式的趋势,两种力量相互制衡,决定了企业并购战略的演进路径。由于并购惯性变革是对环境的适应性表现,因此变革时机的选择极为关键。具体来看,企业刚开始采取某种并购行为模式时的惯性比较弱,最需要稳定和强化;随着并购次数的增加,惯性累积到一定程度,惯性变革则随之而来。

五、 结论

第一,并购惯性是并购行为的内在属性之一,它引导并购行为且贯穿并购决策始终。并购惯性使并购行为呈现复制特性,即复制以往的并购行为模式和发展路径,具有明显的路径依赖特点。企业不但要善于利用并购惯性的积极作用,更要注意克服并购惯性的消极影响。endprint

第二,从并购经验、行业地域多元化、行为连续性等维度度量并购惯性可知:并购经验与并购惯性显著正相关;与成功经验相似的业务和地域是并购惯性的主要方向;连续并购行为对绩效存在特定的有效区间,即并购惯性不会一直加速,因为适当的并购时间间隔是企业重新配置整合资源以及适应环境变化的必要前提。

第三,将企业并购惯性归纳为三种典型模式:“惰性模式”、“直线加速模式”和“转型变革模式”,有利于判断和分析企业并购行为。在惯性维持因素占优的情况下,惯性将有助于企业专注于某种特定类型的并购,应选择“直线加速模式”,实现低风险的规模快速扩张;而当内外环境发生变化,企业应选择“转型变革模式”,以提高企业长期并购绩效。

在经济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复杂背景下,中国企业要一方面要在惯性评估的基础上进行并购决策,善于利用并购惯性的优势,让并购行为成为一个不断创新、动态调整的过程;另一方面要充分认识并购惯性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在并购中避免过分依赖过去的竞争模式,突破并购惯性。

参考文献:

[1] 靳云汇,贾昌杰.惯性与并購战略选择[J].金融研究,2003,(12).

[2] 贾昌杰.企业并购经历对并购业绩的影响[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03,(12).

[3] 刘岩,张秋生.企业并购战略惯性形成机制及规律[J].中国国情国力,2009,(5).

[4] 王俊.多元化并购中突破组织惯性的机制探析[J].改革与战略,2015,(4).

[5] 刘兰凤.基于产业演进的企业并购决策研究[M].合肥: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2013.

[6] 谢玲红.学习型管理者的过度自信行为对连续并购绩效的影响[J].管理评论,2011,23(7).

基金项目:2014年度高校省级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重点项目“焦点企业核型结构产业集群创新网络演进模型与实证研究(项目号:SK2014A165)”;安徽大学博士科研启动经费项目;安徽大学青年骨干教师项目。

作者简介:刘兰凤(1978-),女,汉族,重庆市人,安徽大学商学院讲师,中国社科院管理学博士,东南大学管理学博士后,研究方向为企业管理。

收稿日期:2017-11-21。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