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沙看广东自贸区这三年

2018-01-13 05:54:25 环球时报

本报记者 陈青青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广东自贸试验区成立3周年。广东自贸试验区肩负着打造粤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枢纽的使命。作为广东自贸试验区面积最大的片区,南沙片区在制度创新方面积极探索,取得了一定成果。日前,《环球时报》记者探访了这个年轻的自贸区。

划分为7个区块

南沙区位于珠江口虎门水道西岸,距离广州市区约一小时车程。大巴车从广州市区出发,沿着南沙港快速路一路向南,路上能看到一片片湖泊和湿地。和市区密集的楼宇形成了鲜明对比。作为广州唯一的出海口,南沙区面向伶仃洋,距离香港38海里,澳门41海里,正成为粤港澳大湾区重要的交通枢纽。2015年4月,广东自贸试验区广州南沙新区片区正式成立,总面积为60平方公里,划分为7个区块。

在南沙区规划大厅里,一座沙盘将南沙各片区的功能区分开来。其中,南沙区中间的明珠湾起步区占地9平方公里,为金融商务发展试验区,重点发展总部经济、金融服务和商业服务。靠东侧海港区块15平方公里,包括南沙南部的龙穴岛作业区(航运)以及东北部的沙仔岛作业区(试点开展汽车平行进口和整车保税中转业务),定位为国际航运发展合作区。南沙枢纽区块10平方公里,为粤港澳融合发展试验区,发展交通基础设施,旨在成为连接港澳的重要交通枢纽。北部庆盛枢纽区8平方公里,主导科技创新产业。其余片区发展现代服务业、物流及相关配套产业。

在南沙区东侧靠海处,一个个印有马士基、远洋海运等字样的大型集装箱整齐排列在南沙港内。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南沙港已建成珠江出海口西岸最具规模的集装箱和汽车码头群,2016年货物吞吐量超3亿吨,成为珠三角地区重要的国际航运大港。

除航运枢纽外,南沙港也在力求打造“半小时交通圈。”南沙区区委常委邢桦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南沙区正着力推进91个主要交通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总投资额2505亿元。例如,连接大湾区的广深港高铁途径南沙庆盛枢纽,预计明年全线贯通后,可实现28分钟直达香港西九龙。

在广州南沙海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劲红看来,南沙港未发挥国际航运大港的作用之前,绝大多数珠三角地区的对外贸易运输都依赖于深圳和香港的港口设施。但考虑到南沙距离广东制造业中心区域——东莞和中山的距离更近,从南沙走会缩短运输距离,降低成本。“更重要的一点是,南沙有较大的土地储备,港口也有继续发展的空间,”李劲红对《环球时报》说道。

三大片区应是互补关系

对比广东自贸试验区另外两大片区——深圳前海和珠海横琴,南沙区的发展较为缓慢。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院长李善民认为,相对前海紧邻香港、横琴与澳门邻近的绝对地理优势,南沙片区稍逊一筹。目前,前海和横琴的投资中大部分来自港澳地区。

另外,体制和权限的制约也影响了南沙片区发展。李善民对《环球时报》说,深圳作为经济特区,与中央政府的联系渠道比广州畅通。许多政策倡议可以直接与中央沟通,推行的进程较快。尽管南沙作为自贸区已经拥有部分省级管理权限,但很多情况下,一些政策仍绕不开省市的审批环节。“比如,一些审批权由省下放至南沙,但实质上南沙仅有初审权,最终决定权仍在省级机关,”李善民说。

从注册企业数量看,深圳前海自贸区更为领先。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在当地新注册的企业数量为14.32万,其中4604家为香港企业。截至今年,在南沙区共有47560家企业入驻,其中1485家为外资企业,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零售和金融业。

李劲红认为,前海、横琴和南沙三大自贸片区的各自定位不同。前两者主要以发展金融、文化交流为主,而南沙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土地存量,应成为物流和航运的中心。广东自贸区中的三大片区应是一种互补的关系,而非竞争的关系。

开放倒逼改革

南沙区目前的进出口总额占整个广州市进出口总额的1/5。南沙区希望加快形成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首先放宽港澳专业服务机构的准入限和推动执业资格互认,来加快企业“走出去”和吸引国际资本“走进来。”南沙还出台了一些具体的扶持政策,比如对属于世界1000强或中央大型企业类别中的总部型企业,给予在南沙落户奖励最高2000万元。另外,对于先进的制造业和科研机构,也有相对应的落户奖励和经营贡献奖励。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凯文·费耶尔在一次推介会上听到南沙自贸区的概况后表示,自贸区未来规划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费耶尔对《环球时报》说,他在中国考察了很多自贸区。除外资企业会担心的知识产权问题外,很多政策是否能真正落到实处也是他们共同关心的问题。“企业更需要的是长远计划,而非短期投资,”他说,企业往往需要更深入地挖掘这些政策是否具有可行性。

“目前,仍有一些领域的开放程度不够,比如服务行业和金融行业,另外一些新兴行业的迅猛发展也需要制定新的政策与之对应。”南沙开发区管委会自贸办主任潘玉璋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自贸区将在不断开放的过程中倒逼改革,进一步释放改革的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