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国际金融市场展望

2018-01-19 21:01:28 金融博览 2018年1期

宋爽

2017年世界经济增速明显提升,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实现了超预期增长。展望2018年,世界经济回暖的趋势有望继续保持。根据IMF的预测,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达到3.7%,高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至今的年均增长率。随着主要经济体劳动力市场改善,物价水平稳步回升,货币政策也逐渐走向正常化,为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本面。不过,一些不利因素的影响也不容忽视,诸如贸易保护主义倾向加强、地缘政治风险发酵等,都可能对国际金融市场造成冲击。

美国经济引领全球复苏,

金融市场前景总体乐观

美国经济2017年有望实现2.2%的GDP增长率,随着消费者信心和企业投资的逐渐提升,预计2018年将继续保持良好势头。美联储已表示将继续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初步预测明年加息3~4次,缩表进程也会稳步展开。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失业率在2018年可能降至4%以下,由此带来的工资上行压力和超预期通胀将会加速货币政策的正常化进程。而且,2017年以来美联储内部一直充斥着对资产价格过高的担心,也可能加速货币政策回归中性。如果美联储在2018年以超出市场预期的速度加息,可以预见美元将会在外汇市场上由弱转强。股票市场方面,美股估值风险逐渐显现,回报率有所下降。美国自2009年以来已经历了多年牛市,市盈率接近历史高位,但由于2018年货币政策仍支持扩张周期,因此预计股市在短期内仍将保持上行趋势。然而,考虑到美股攀升多年、估值已高,2018年的股市回报率将有所下降,市场调整风险有所增加。债券市场方面,货币政策正常化将带动短期利率上扬,而长期利率变动相对温和,使收益率曲线趋于平坦。公司信用债的利差将会继续收窄,而股市风险上升将增加高收益公司债的收益率波动。

在货币政策回归正常的宏观基调上,一些新的政策动向、政治因素和突发事件可能给美国金融市场带来风险。特朗普税改最终获得通过,一方面有助于提振总需求、刺激经济增长,企业海外利润回流也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升美国资本市场;但另一方面也会加剧美国政府债务和财政赤字,对利率形成上行压力,导致企业和家庭融资成本增加,从而对股市和房地产市场产生不利影响。另外,2018年美国政坛存在变数,也可能在金融市场掀起波澜。如果共和党在中期选举时失利或者穆勒调查取得不利于特朗普的进展,都可能使特朗普政府努力推进的经济政策受到阻碍,从而引发金融市场震荡。同时,美国金融市场上新的风险点也可能突然爆发。2017年比特币期货登陆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无疑是美国金融市场最受关注的事件之一。虽然缺乏实际价值支撑,但比特币在2017年经历了高达1700%的价格增长,而比特币期货合约的价格更是一度站上2万美元。一旦巨大的价格泡沫破灭,美国期货市场必将遭受重击,并进一步向股市蔓延,最终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

欧洲经济逐渐走出阴霾,

金融市场仍存不确定性

欧元区在2017年收获了危机后的最佳表现,年度GDP增长率已基本确定可超过2%。2018年欧元区的复苏态势仍将保持,但是恐怕无法达到2017年的增长水平。欧元区经济在2017年有明显起色,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欧央行持续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加速推进的扩表进程。不过,鉴于劳动力市场和产品市场的持续改善,欧央行已经释放了在2018年收紧货币政策的信号,削减债务购买计划将使欧元区经济面临内生性考验。同时,由于通胀尚未达到2%的预期,欧央行在退出量化宽松之前仍将保持低利率政策。在债券市场上,目前欧元区相当部分政府债券的名义收益率仍处于负值,这一背景下欧央行收缩购债计划将给市场带来较大不确定性。股票市场方面,经济温和复苏和货币政策的宽松基调有助于推动欧元区股市继续上涨。特别是相比美股,欧洲股市盈率较低,估值仍有提升空间。外汇市场方面,随着贸易保护主义倾向增强,欧元区巨大的贸易顺差将使其承受一定的升值压力。不过,鉴于欧央行与美联储在货币政策收紧程度方面的实质性差异,欧元相对于美元贬值在2018年仍将是大概率事件。此外,政治因素对欧洲金融市场的影响仍需继续关注,诸如意大利大选、加泰罗尼亚独立等政治事件都可能阻碍欧洲一体化进程,并将悲观情绪带入欧洲金融市场。

相比之下,英国金融市场将在2018年面临更多挑战。虽然失业率已降至低点,但供给侧乏力的窘况自金融危机以来一直未能好转。脱欧公投后英镑持续疲软导致进口价格走高,由此引发的国内物价上涨和供给侧的持续低迷使英格兰银行的货币政策陷入两难。同时,脱欧谈判仍然面临重重不确定性,对投资者和消费者信心构成不利影响。生产、贸易和投资成本在脱欧后的上涨,也将严重损害英国经济的竞争力。特别是脱欧后英国金融服务业将失去欧盟的“经营护照”,促使不少国际大型金融机构已着手将员工和业务从伦敦迁往欧洲大陆城市,使伦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严重受挫。鉴于经济中的诸多不确定因素,IMF已经将英国2018年的经济增长率下调至1.5%。预计英国资本市场2018年难以出现明显起色,不过英镑的下行风险有望得到缓解。

日本经济前景并不乐观,

金融市场可能由牛转熊

日本经济在2017年表现突出,但进入2018年恐将难以持续。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能源价格稳定和主要经济体均保持宽松货币政策的大环境,日本政府货币和财政的双扩张政策在2017年取得良好效果。特别是日央行活跃的公开市场操作,包括大量买入国债、股市ETF和房地产信托基金等,推动金融市场大幅上涨。同时财政刺激也对经济增长形成贡献,但却使日本政府的债务状况进一步恶化,政府总债务占GDP之比已超过240%。进入2018年,全球经济步入换挡期,新的国际经济形势使日本一贯奉行的双扩张政策陷入尴尬,甚至可能导致金融市场由牛转熊。一方面,随着欧美经济体收缩货币政策的态度逐渐明朗,日本坚持极端经济政策将使其在全球经济中处于弱势,不利于日本金融市场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另一方面,在欧美央行态度转变、油价上升导致输入型通胀和国内劳动力紧缺的压力下,日本央行也可能被迫减少市场干预,甚至上调利率。这将导致日本财政支出中的国债利息大幅增加,财政赤字将对日本债券市场产生重大冲击。此外,还需要考虑地缘政治因素对日本金融市场的影响。朝鲜半岛的风吹草动都可能造成日本金融市场应声下跌;而朝核问题引发的避险情绪则使国际资金投向日元,对日元形成升值压力。

新兴经济体走向分化,

金融市场受外部影响大

2018年,新兴经济体将继续在全球经济中发挥重要作用,经济增长率据IMF估计可达4.9%。不过,在新兴经济体内部,区域性的分化日趋明显。亚洲依然是增长动力最为强劲的地区。根据摩根斯坦利编制的MSCI指数,2017年初至今全球市场指数上涨接近20%,而同期亚太地区指数(除日本)的涨幅则超过30%。根据高盛公司的报告,亚太股市在2018年仍将大幅上涨,中国、印度和韩国的股市都将成为上涨主力军。拉美地区在经历了数年经济疲弱后,也在2017~2018年迎来转折。尤其是阿根廷和巴西,在经历了一系列经济、政治动荡事件之后,经济逐渐回归正轨。国内需求增长成为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积极的改革措施有助于增强消费信心和促进投资增长。由于估值较低和经济好转,拉美金融市场有望在未来一段时间受到青睐。不过,2018年巴西和墨西哥大选等政治事件具有不确定性,给当前开展的改革和调整措施带来逆转风险,可能对金融市场形成负面影响。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冲突或进一步加剧,不利于区域經济的稳定发展,并将给国际金融市场造成冲击。沙特阿拉伯政局变动、库尔德人独立公投、叙利亚问题、巴以冲突都可能引发区域动荡,不断复杂化的地区局势将给原油生产带来冲击,并可能引发国际原油价格持续走高。

同时,新兴经济体也将继续面临来自外部的压力和风险。近两年,受益于全球经济回暖和主要经济体宽松货币政策延续,大量短期国际资本重新流入新兴市场经济体市场。资本流入为新兴经济体国家的资本市场带来活力,也助长了其美元计价债务的扩张。随着2018年发达经济体收紧货币政策,美元随之呈现走强态势,将增加新兴经济体货币贬值和资本外流的压力,导致其国内资本市场价格大幅回调以及主权债务风险显著上升。特别是巴西、俄罗斯、印度、土耳其、阿根廷等国的金融体系稳定性较差,金融市场将面临更为严峻的震荡压力。此外,新兴经济体企业债务杠杆近年不断攀升,其中相当部分是以美元计价的债务。随着企业“去杠杆”的推进,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活力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美元汇率的上升则会破坏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影响企业的偿债能力和盈利能力,有损债券市场的稳定,并将进一步传导至股票市场。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