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

2018-02-15 01:50:16 航空世界 2018年6期

有时会无端地怀旧。

想再尝尝儿时每天吃的早点,尽管知道那未必多么美味;想再走走曾经每天路过的小径,尽管知道那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想再看看曾经的老同学、老朋友、老邻居,尽管知道如今天各一方,彼此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交集。

怀旧时,会感到人的生命,是被造物分割成一段一段的:你喜欢的人、喜欢的事情分走一部分;你不喜欢的人和事分走一部分;那些对你无所谓或无关紧要的人和事,分走剩余的部分。

生命说起来漫长,细究起来,却不过是每天24小时的积累。这其中,八小时的工作,占据着多数人每日生活的核心。八小时内的工作被喜爱事务所占据,八小时外的生活被心爱的所占据,生命便会异常实在而丰足。

怀旧是一种幽幽的念想,不为人知,却带着浓浓的情感。怀旧是内心深处突然的一丝震颤,那样轻微,那样稍纵即逝,却能在瞬间震撼你的靈魂。

怀旧时,人会变得淡然,曾经的爱憎,曾经的得失,都会蒙上一层淡淡的光晕。那光晕让逝去的生命变得温馨而美好,让所有的情感,融化为一种体验生命的深广的欣慰。

今日《航空世界》的编辑们,少年时代多是冲动而懵懂的军迷。过昔日的军迷到如今的军事科普工作者,每个人经历的成长与转变,都值得在怀旧中细细品味。从事军事科普这样一个值得为之奉献一生的工作,是我们的幸运,也是我们的责任。整理旧刊物,翻阅旧稿件,回望过去经历的成功与失败,不经意的怀旧,促进我们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