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公布宪法修改建议

2018-02-26 05:16:10 环球时报

●本报驻日本、德国特约记者  刘华  青木  ●本报记者  郭媛丹 李司坤  ●任重

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25日对外公布,其中的很多内容备受关注。许多分析相信,中国的修宪将对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以及世界其他地区产生深远影响。“此次修宪建议实际上是我们进入新时代以后,法治中国的一次顶层设计”,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旭认为,它也是对改革开放40年中国成功经验的有效总结,“因为我们现行宪法实际上是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改革开放40年历程是需要我们的根本法去做一些总结和回应的”。“它还是面向未来的,为我们将来很多具体工作提出依据,具有对未来进行塑造的功能”,王旭说。

一次十分必要的修宪

“重磅!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香港星岛环球网25日全文转发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21条建议。香港“东网”称,国内外舆论掀起广泛关注,大量欧美媒体报道中共的修宪建议。美国《纽约时报》说,此次的修宪建议是以中共中央委员会的名义发布的,该委员会在上个月的会议上通过了修改宪法的建议,这些建议将由3月5日开始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

外媒给予特别关注的修宪建议包括:宪法序言第七自然段中“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引下”修改为“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

宪法第一条第二款“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后增写一句,内容为:“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宪法第二十七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三款:“国家工作人员就职时应当依照法律规定公开进行宪法宣誓。”

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

宪法第三章“国家机构”中增加一节,作为第七节“监察委员会”,其内容包括“各级监察委员会是国家的监察机关”“监察委员会主任每届任期同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是最高监察机关”等5条。

有专家认为,此次中共中央提出的宪法修改建议,是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迫切需要,也是我国宪法完善发展的内在要求。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旭25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进入新时代后,怎么把依法治国深入,进一步地往纵深推进,需要一个新的顶层设计。所以,中共此次提出的修宪建议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有助于中国进行元首外交

中国国家主席制度规定,在过去60多年中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经历了许多发展变化。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现行的1982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每一届是五年。1982年之前,中国还有过三部宪法。1954年的《宪法》规定主席任期为四年,并且行使职权到下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出的下一任主席就职为止。1975年通过的宪法决定取消“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和“副主席”的职位。1978年通过的《宪法》仍然坚持不设置国家主席。1982年通过的现行宪法重新恢复了国家主席一职。

实际上,从1954年中国第一部宪法诞生至今,中国宪法一直处在探索实践和不断完善过程中。1982年宪法公布施行后,根据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实践和发展,分别于1988年、1993年、1999年、2004年进行了四次修改。

据香港“东网”25日报道,对于中共中央委员会提出的修宪建议,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此次建议修宪旨在统一党政军领导人的任期。他认为,国家主席过去属于荣誉职位,近年的角色愈来愈重要,例如习近平近年多次以国家主席身份外访,亲自处理各国合作关系或纷争。

香港电台25日也援引刘兆佳的分析说,党、政、军三位最高领导任期如果不统一,国家主席一职由另一人担任,此人在外交层面可能得不到其他外国元首信任。因此,这次的修宪建议有助于中国进行元首外交。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这三个职务代表着党、国家、军队的最高领导职务。在新中国成立后的60多年中,这三个职务之间的关系也历经发展变化。王旭认为,1993年以来,中国实际上形成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三位一体”的体制,这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民主发展的表现。所以这次中央的修宪建议,也是为了配合这个体制。

及时把党的意志转化为国家意志

在中央提出的修宪建议中,有关“监察委员会”的内容受到很多关注。马来西亚《星洲日报》25日称,中共将于26日召开的十九届三中全会,是改革开放40年以来会期最早的一次三中全会,将讨论《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方案》等。在机构改革中,横跨“党和国家”的国家监察委的设立将成最大亮点。中纪委将和国监委合署办公,而国家监察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反贪总局、国家预防腐败局职能也将正式并入国监委。实施监察的范围包括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即不再限于原来的行政机关及中共党员,而扩大至司法机构,以及任何接受财政供养的公立医院和学校、国资企业等。监察委员会职责权限和调查手段包括了“留置”,取代以往纪委对党员使用的“双规”措施。

王旭教授认为,根据之前的1982年宪法,监察职能是属于行政机关的职能,从中央人民政府到地方各级人民政府,都有监察职能,但这个职能实际上并不能够完全有效地完成其目标,有效地反腐败,因为它只是政府序列的一个部门,它的政治地位比较低,它也主要只能监察行政机关及工作人员,但是实际上,我们的反腐败对象应该是全覆盖的,所有的公权力行使者都应该受到监督,所以把它变成一个独立的国家的反腐败机构,实际上是执政党的自我监督,实现了对反腐败的全覆盖,同时也能够更加专业、更加独立地去做这个事情。这实际上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体制改革,对于执政党的自我监督,更有效地去防止腐败,建立制度上的不能腐,具有很大的意义。

对于把“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写入宪法总纲第一条第二款,王旭认为,这一表述实际上是党的十九大确立的一项最高政治原则。十九大提出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十四个基本方略,第一个方略就是要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所以这样的修改反映了党领导立法,及时地把党的意志通过程序转化为国家意志的努力。我们是由一个先进的社会主义政党来领导进行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这是区别于西方的多党制和轮流执政的重要方面,也被我们40年来改革开放成就所证明,是一个中国特色的、能够保证民族复兴的、重要的制度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