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女儿被亲妈打死:我杀我女儿,关你屁事

2018-03-10 00:03:18 财富商机 2018年3期

凉炘:人们以为苦难会让人更为强大。但实际上,大部分人被苦难折磨得不成样子,懦弱,保守,浑身充满奴性。像狗群迁徙一样走在街上,发出快乐的笑声。真正因苦难而变强大的人,从不认为自己经历过苦难。那些声称从苦难中走出来的人,是脱了人皮穿上囚服走出来的。

国馆君按

“妈妈,求你别打死我。”

6号,在江苏泰兴,

9岁小男孩乔乔因为玩雪,

把手机弄丢了,

被妈妈活活打死了。

医护人员尸检发现,

“孩子从臀部到背部,

青紫连成了一大片,

受外力严重击打休克而死亡。”

他们当即就报警了。

没错,就是乔乔的妈妈陈某打死的。

前一天,因为外面大雪,

乔乔便下楼玩雪,

在堆雪人的时候,

把手机弄丢了。

乔乔当即就慌了,

在雪地里来来回回找了好久,

没有找到,怕妈妈打,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第二天早上,小区里的人就都知道了,

乔乔被打死了。

“可是没有听到孩子哭喊啊?”

保安钱师傅惊愕地问道。

是的,没有听到,

因为陈某用胶布把孩子嘴封上了。

那天晚上,乔乔被妈妈捆住手脚,

用胶带封住嘴巴,

挥着木棍,从晚上6点打到晚上11点。

乔乔最后被打趴在沙发上,

说:“妈妈我想喝水。”

陈某端水来喂他,

结果水从孩子嘴边流了出来,

洒在衣服上。

陈某觉得乔乔在装死,怒从心起,

操起木棍又狠狠往死里打了一顿。

打累了,把孩子抱到床上,

乔乔最后说了一句:

“妈妈我不想看到你。”

晕死过去,再未醒来,

这是乔乔留在人间最后的一句话。

小区邻居说:“总算解脱了。”

监控显示:乔乔沿着路边找手机

佳佳生命的最后时期,

是在车棚里度过的。

佳佳是一个11岁的女孩,

还在读小学。

5月19日那晚,

因为抄作业被父亲知道了,

父亲一个大嘴巴子抽来,

抽得佳佳眼冒金星。

她立刻跪下求饶,

被父亲拖到车棚里,

五花大绑绑着,双手反扣,

吊在车棚的悬梁上。

一个11岁的小女孩啊,

被麻绳吊在半空中。

父亲找来拇指大的辫子,

一顿狠抽,边抽边骂,边骂边来气,

来气就抽得更狠。

哭喊声撕心裂肺。

不知道打了多久,大概是打累了,

父亲扔下还吊在梁上的女儿,

径直走了出去,

半个小时候再回来,

发现女儿身体冰凉,快不行了。

这位父亲急忙把孩子送到了医院,

但已经没有生还希望了,

“经过诊断,发现女孩的颈部有明显的淤痕,

窒息时间长达五分钟,

这五分钟的窒息对她的心肺功能造成严重损害。

此外,还在女孩的背部发现了伤痕。”

从医院监控视频中看到,

这位父亲悔恨至极,跪在地上,抱头痛哭。

“我打她也是为了她好啊,

为了不让她抄作业啊。”

我很想问他一句:

“早干嘛去了。”

但我知道,你叫不醒装睡的人。

抱头痛哭的父亲

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

潸然泪下,触目惊心,

我整理了一些,你们看:

很多人觉得,将亲生孩子打死,

这是个例,是极端例子吧,

列举出这些例子,

我是想说:这不是个例,

这是一种现象。

这不是简简单单地因为某个人心理变态,

而导致孩子被打致死;

这种现象背后,有一种深层次因素。

正是因为这种因素,

才会哪怕再《反家暴法》出台之后,

还会再出现乔乔被亲妈殴打致死这种惨剧。

图片来源:《母亲》

这个因素是什么呢?

讲个简单点的故事,

有一次吃麻辣烫,

对面坐着一对母子,

小男孩瘦瘦的,十二三岁,

妈妈坐在对面。吃麻辣烫时,

小男孩夹起一个肉丸子,

没有夾稳,掉进碗里,

溅起汤汁洒在自己衣服上。

妈妈看到,随手就是“啪”地一下拍在小男孩脑袋上,

小男孩下巴磕在碗沿,

顿时,整碗麻辣烫都倒了,

汤汁洒了小男孩一身。

妈妈火冒三丈,

操起旁边的铁夹子对着小男孩的脑袋,

“啪”地狠狠敲下去,一下两下三下。

边敲边骂:“你怎么这么蠢,

蠢死了你,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下次死也别吃了。”

小男孩小声啜泣着,不敢说话,

低着头,满脸委屈站在一边,任妈妈打骂,

任那个铁夹子在自己脑袋上敲来敲去。endprint

店里所有人都盯着他们看。女人还在打骂。

我实在忍不住走过去拦下那个女人:

“你能不能不要打了,孩子才这么小。”

女人啐我道:“他是我儿子,我打是应该的,

关你什么事儿,打死也不关你的事。”

就是这种铁夹子

我想起了第一个故事中的乔乔,

乔乔也经常被打,哭天喊地,

小区里的邻居都劝陈某:

“别打了,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忍心啊!”

陈某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我孩子,

我打关你什么事儿。”

这句话是不是经常听到?

这是我女儿,我教训关你什么事儿!

这是我儿子,我打关你什么事儿!

反驳得理直气壮。

教育学家孙燕说:

“在中国父母眼中,孩子就像是他们的私人物品一样,

是没有个体权利的。”

在我看来,这就是导致殴打致死惨剧的第一原因,

中国父母压根不把孩子当个体,

而是当自己的私人物品。

既然是私人物品,

自己就有处理的权利,

打死也好,打残也好,

都是我自己的事兒,和你们无关。

第二个原因:棍棒底下出孝子

这句话流传千年,不知道害了多少孩子,

何谓孝子?简单理解就是听话的孩子。

孩子不听话怎么办?

打,打到听话为止。

而打之前,父母们往往还会说一句话:

“我都是为了你好。”

所以,这句话不知道给了多少父母打孩子的理由。

图片来源:《爸妈不在家》

两个因素结合起来,

同时流淌在中国父母的心里时,

惨剧就很容易发生。

孩子是你的私人物品,

大众就无法干预你对孩子的暴力行为;

你觉得棍棒底下出孝子,

就把自己的暴力合理化。

社会不能管你,你又觉得自己没做错,

于是,打吧,打得鬼哭狼嚎,

撕心裂肺;

打得孩子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站在孩子的角度,

社会保护不了,父母依靠不住。

他们就只有一条路:

熬过去,或者被打死。

想起作家大涵的一段话:

“我被妈妈一脚踢在肚子上,

滚落到角落,蜷缩着。

我看见妈妈凶神恶煞地过来;

我看见围观的人群同情地看着我,

我知道,没有人会帮我,

我是妈妈的,我一辈子都是妈妈的。

我闭上了眼睛,真希望我没有出生啊。”

你觉得孩子是自己的私人物品,

你相信棍棒底下出孝子,

或许你没有到很恐怖的地步,

但你和孩子之间的关系一定是扭曲的,

这两种因素结合,一定会让亲子关系扭曲。

图片来源:《母亲》

扭曲之一:孩子从未被你当成独立个体对待

孙嘉嘉说,他从小就不懂得什么叫尊重。

有一次家长会,

爸爸起床晚了,迟到了,

面对老师的责问,

爸爸伸手朝孙嘉嘉打了一个耳光:

“叫你赖床,家长会都迟到了,

向老师道歉。”

孙嘉嘉低着头,低声啜泣着说:

“老师,对不起。”

他没有反抗,

他知道爸爸拿自己当替罪羊,

是护住了他自己的面子,

嘉嘉经习惯了。

上次同学爸爸来家里,

说自己的儿子考了第一名,

爸爸顿时火冒三丈,责骂之后,

煽了好几个耳光。

孙嘉嘉没有告诉爸爸,

自己考了第二名,

只比第一名查了1分。

他真的习惯了,

习惯了随时被父母打来打去,

想动手就动手,

不分场合、不分时间、不分情况,

他习惯了成为父母的替罪羊,

成为父母的出气筒,

成为父母嘲笑的对象。

独立个体是有权利的,

即使是未成年人。

陷于扭曲亲子关系中的孩子,

没有任何权利。

最基本人身安全权都没有。

有些父母喜欢看孩子日记和书信,

并且看得振振有词。

其实也一样,

在心里,不拿孩子当独立个体,

“你是我孩子,

也配在我面前谈人身权隐私权?”

图片来源:《母亲》

扭曲之二:适当体罚变成滥用暴力

韩国和欧美有些国家,

允许体罚学生。

并且对体罚方式和程度都有明确规定。

这是赋予老师权力,

让孩子们遵守社会的基本规矩和法律,

我认为是必要而应该的。

很多中国父母也会体罚孩子,

但会明确和孩子说明,

犯了什么样的错,

就接受什么样的惩罚,

不一定使用暴力,

看犯错程度而定;

陷入扭曲关系中的父母,

就不是适度体罚了,endprint

完全是滥用暴力,

这种暴力行为,

和孩子有没有犯错,

没有关系,

和父母心情有关。

心情好,但被孩子影响了,打;

心情不好,和孩子没有任何关系,打;

孩子不小心说错了话,打;

自己做错了事,拿孩子当出气筒,打。

本质上,这种父母,

丝毫不是想让孩子不犯错,

遵守法律和基本规矩。

而是训练孩子成为他们的奴隶,

小心翼翼地活着,

别惹他们“龙颜大怒”。

图片来源:《一一》

扭曲之三:认为暴力是对孩子好。

大涵是在暴力中长大的作家,

妈妈总是对她说:

“打你是为了你好。”

记忆中,有一次自己捡了10块钱,

带弟弟去吃麦当劳,

买了份薯条,

被妈妈看见,

妈妈劈头盖脸地打来,

打完还说:

“打你是为了你好,

不然你小小年纪就偷钱。”

有些父母自己不忍心动手,

把孩子送去受虐,

接受杨永信的电击,

接受豫章书院的虐待,

接受惨无人道的苦难。

喜欢打人的父母常说:

“打你是为了你好。”

让孩子去受虐的父母说:

“让你经受一些苦难,对你好。”

他们坚信,让孩子经历暴力和苦难,

能让孩子变得更好,真是可笑。

作家凉炘说:

人们以为苦难会让人更为强大。

但实际上,大部分人被苦难折磨得不成样子,

懦弱,保守,浑身充满奴性。

像狗群迁徙一样走在街上,发出快乐的笑声。

真正因苦难而变强大的人,

从不认为自己经历过苦难。

那些声称从苦难中走出来的人,

是脱了人皮穿上囚服走出来的。”

图片来源:《母亲》

扭曲之四:父母是孩子一辈子的债权人

看过作家静流写的一篇文章,

从小,爸爸就不断地对她灌输:

“你的命是我给的,

你这一辈子都是我给的。”

爸爸嗜赌,而且酗酒,

家里的钱财要么输光,

要么喝酒喝光。

妈妈已经离开了他。

静流读书撑到初中毕业,

然后去广州打工。

爸爸每个月从她这里拿走四分之三的工资,

爸爸说:“以前是我养你,

现在到了你报恩的时候了。”

爸爸赌性越来越大,

要的钱越来越多,

静流没这么多钱。

爸爸打电话给她:

“出去卖啊!怕什么。

你这辈子欠我的债,

你就应该还给我啊。”

她一把把手机摔了。

大多数父母未必如此绝情,

但他们在内心觉得:

我生了你,给了你生命,

我是你一辈子的恩人。

换句话说,

孩子一出生下来,

就是欠着父母的。

给了你生命,多大的恩德呀,

你得用一辈子来偿还,

否则就是不孝。

以孝之名,行绑架之事。

图片来源:《母亲》

电影《刮痧》中,

5岁的丹尼斯是华裔小孩,

有一次生病总是不好。

爷爷便用传统的中医疗法刮痧给丹尼斯治病,

刮完痧之后,丹尼斯全身红彤彤的,

在学校被老师发现,

以为身上红色地方是被打的,

当即报警,控告其父许大同虐待孩子,

法院判撤销许大同的监护权。

你不得不佩服美國人在保护儿童方面下的功夫,

美国法律明确规定:

“发现或疑似怀疑儿童有被虐待的情况,

任何人都有义务向警察报告。”

2014年6月,

徐州市铜山区民政局向法院起诉,

起诉对象是一位10岁女孩的父母。

和上文小女孩的遭遇一样,

这位10岁的女孩从小受到虐待。

法院判决的结果是,

撤销女孩父母的监护权,

将女孩的监护权归于铜山区民政局。

这是我国首例申请撤销监护权资格案件。

这意味着,如果你发现儿童被虐待,

你也可以报警,

并申请撤销其父母的监护权。

我知道我们还做不到美国那样的全面保护,

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它向所有中国父母明白无误地传递一个信息:

第一,绝对不支持棍棒底下出孝子,

对孩子使用暴力行为;

第二,你的孩子并不是你的,

当你的做法超过社会的容忍程度,

社会有权撤销你的监护权,

断绝你和孩子的联系。

唯有当所有人都意识到,

你的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而不是你私人物品,

扭曲的亲子关系,才能缓和。

诗人纪伯伦说:你的儿女,

其实不是你的儿女。

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

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

却非因你而来,

他们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

图片来源:《爸妈不在家》

一个4岁的孩子,因吃不下饭,

被父亲打死。

邻居称孩子几乎天天遭殴打,

每次持续最少一小时。

那个孩子有多乖,乖到不像四岁。

他常说:爸爸最好,爸爸最喜欢的是我,

我是自己摔的,爸爸和我闹着玩之类。

每天他爸回来,他一定会主动去拿东西,

给他爸倒酒,拿着笤帚扫地,洗碗……

他还没有笤帚高、没有水池高。

死的那天,他吃不下东西,

但害怕还被打,就死劲咽死劲咽,

用手扶着脖子说:我咽下去了,我咽下去了,

可还是全吐了出来,后来就不行了……

这是看到的最扎心的一个故事,

记得《无问西东》里有句话:

如果你知道你的人生将如此世俗而艰难,

你还会选择出生吗?

也许你也可以试着问问你的孩子:

如果你知道你将要出生在现在这个家庭,

你还会选择出生吗?

善待你的孩子吧。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