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市翠亨新区供应链协同效应的形成性分析

2018-03-12 22:08:09 管理观察2018年2期

廖葱葱

摘要:围绕中山市翠亨新区供应链协同效应形成问题,对分布在高端电子信息业、先进装备制造业、新能源产业、汽车配件业、包装印刷业、马口铁材料业、节能环保业及其他产业企业进行问卷调查,调查分析发现,附属企业的服务能力和企业文化的创新对供应链企业员工能力素质的提升有因果关系;而供应链企业员工能力素质的提升对企业最小收益水平具有因果关系;供应链企业的最小收益水平对供应链的绝对风险规避度和供应链产出稳定性具有因果关系,因此,重视并抓好附属企业的服务能力和企业文化的创新、供应链企业员工能力素质和供应链企业的最小收益水平,有利于降低风险,促进翠亨新区供应链协同效应的形成。

关键词:供应链协同效应 偏最小二乘法(PLS) 附属企业能力 中介效应

中图分类号:F274 文献标识码:A

1 问题提出

中山市翠亨新区于2013年挂牌成立,新区位于珠江口湾区中心,面积约230公里,涵盖南朗镇和火炬开发区临海工业园,集中建设区约80平方公里,目前开始建设区约35平方公里。新区以北为广州南沙新区,以南为珠海横琴新区,以东经深中通道与深圳前海新区相接,以西连接火炬开发区,一个小时内可以到达珠三角5个国际机场和5个国际港口,周围有广珠轻轨、京珠高速、港珠澳大桥环绕,地理位置处于港珠澳大湾区的中心。新区发展规划的指导思想是“以文化服务业引领产业发展,生活服务业带动产城融合,培育研发设计、商务服务、信息服务和金融服务,重点发展生物、新能源、海洋三大新兴产业。”

目前,新区在确立了装备制造业和健康医疗两大产业基础上,集中建设中瑞(欧)工业园、科技金融新城、深圳医疗器械产业园、智能装备产业园和基础设施。新区土地资源稀缺,发展定位高端,交通体系建成后,经济地理位置优势明显。怎样建设新区,才能形成避免损失、收益共享的产业供应链协同效应呢?

1.1文献回顾

国内学者在供应链协同领域研究积累了许多的研究成果。庞庆华、蒋晖、侯岳铭(2013)认为,供应链成员的努力行为影响市场需求。[1]刘涓钰(2013)认为,供应链契约目标是解决供应链协调与收益分配问题,目前多采用的是回购契约和收益共享契约。[2]陈文涛、刘浪(2014)研究表明,非常规突发事件引发市场规模剧烈变化,需要供应链上的成员谈判确定一个合适的比例,共同分摊额外增加的成本或费用,有助于协调供应链。[3]王宁宁、王晓欢、樊治平(2015)认为,关注零售商公平关切的收益共享契约,可以实现供应链协调。[4]申成霖、张新鑫(2016)认为,当上下游企业的议价能力相当时,收益共享契约更易于实施,以实现供应链协调和上下游间损失共担。[5]朱宝琳、戚亚萍、戢守峰(2017)分析了零售商风险规避下的供应链系统认为,運用收益共享契约可使分散的期望利润单一决策,上升到集中决策的水平,从而达到供应链系统协调的目的。[6] 徐维阳、宫大庆、刘世峰(2014)进行了基于结构方程的供应链协同发展路径分析,对附属企业能力、努力成本系数、绝对风险规避度和最低收益水平的交互关系做了相应研究。[7]上述学者从各个视角分析了已经建成的供应链系统协调的影响因子,对供应链系统协调中出现较多问题,提出了改进措施,具有普遍适用的理论与实践意义。学者们的研究理论与思想脉络为翠亨新区建成适应港珠澳大湾区经济发展的高端产业园区,形成有效的供应链协同效应,提供了思路和方法。

1.2理论架构模型

1.2.1测量量表

采用徐维阳、宫大庆、刘世峰(2014)对区域供应链协同因子发展路径分析所设计的七级问卷量表,向供应链相关利益方,包括行业龙头企业、行业骨干企业和行业一般企业发放问卷,收集数据,运用SMARTPLS 2.0研究工具进行探索性分析和验证性分析,得出了基于附属企业能力的供应链协调效应形成性分析。本研究涉及的变量见表1。

1.2.2调查对象

由于地理、历史文化和经济基础不同,区域发展目标不同,发展的产业行业不同,能力需求也会有差异;地域不同,经济发展具有差异性,对区域供应链协同效应形成的路径也会有区别,考虑到地域、时期的限制因素和研究的时效性与针对性,调查对象主要是围绕翠亨新区产业发展的、分布在广州、深圳和中山其他镇区等珠三角区域范围内的企事业单位的基层管理者。通过问卷星发放问卷299份,收回有效问卷209份,收回率70%。中山市翠亨新区建设处于起步发展阶段,经济地理位置特殊,产业规划布局高端,新建区企业数量不多,属于小样本研究,研究结果为翠亨新区供应链协同效应形成和制定区域发展政策提供参考依据。

1.2.3模型构建

综合国内外学者对供应链协同的理论表述,构建基于附属企业能力的中山市翠亨新区供应链协同发展因子(以下称“翠亨新区供应链协调”)模型如图1。

1.3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偏最小二乘法(PLS)进行数据分析。这种方法的特点是:一是适用于小样本研究,二是PLS既适用于形成型指标分析,也适用于反映型指标分析,三是适用于探索式研究,四是不受多元共线性影响,模型容易收敛。其估计方法采用回归和相关分析,运行自助法1000次获得显著性指标。

1.4研究工具:SPSS 20与SMARTPLS 2.0软件

3 研究结果

3.1描述性分析

表1中被调查企业所在的行业主要包括高端电子信息业、先进装备制造业、健康科技业、新能源产业、汽车配件业、包装印刷业、马口铁材料业、节能环保业及其他行业;被调查企业的有效数分别是25家、9家、16家、4家、17家、3家、7家、16家、112家;其中重点产业企业占比46.4%,其他行业企业占比53.6%。

表2报告了被调查企业所处的行业地位,包括行业龙头企业、行业骨干企业和行业一般企业;被调查的各层地位企业的有效数分别是54家、68家和87家;其中行业龙头、行业骨干企业与行业一般企业有效百分比分别是25.8%、32.5%和41.6%,合计为100%。endprint

从表1和表2可知,被调查企业包括了重点产业企业(占比46.4%)和其他产业企业(占比53.6%),也包括了行业龙头企业(占比25.8%)、行业骨干企业(占比32.5%)和行业一般企业(占比41.6%),被调查企业的范围、产业分布、行业地位和企业数量适合区域供应链协同效应形成性分析的需要。

3.2结构方程模型检验

3.2.1 PLS估计测试

观察表3各个构面因子的权重,其中,af1、af3、ef3权重在.2以下,不能作为形成性指标;将它们删除后,重新建构模型,经过两次PLS探索性测试和模型修正,得到模型,见图2。

3.2.2修正模型后的PLS估计测试

一是因子权重与模型结构效度评估。观察表4中的各构面因子的权重,均在.3范围内及以上,因子之间VIF值均为大于0且小于10,不存在内部一致性问题;Nils Urbach &Frederik Ahlemann的研究指出:R2值大于.67或是.67周围分布的数值时,表示自变量通过回归关系对应变量变异的解释力强,因此此模型方程的自变量对应变量在实务上有解释能力;观察变量对潜在变量的影响力Q2大于0,表明结构模型具有预测相关性。

二是因子之间的回归系数分析。附属企业能力→努力成本的回归系数在.3以上,且有显著性,表明附属企业能力对供应链企业努力成本有正向因果关系。努力成本→最小收益水平的回归系数在.3以上,且具有显著性,表明努力成本对最小收益水平有正向因果关系。最小收益水平→产出方差和最小收益水平→绝对风险规避回归系数在.3以上,且有显著性,说明最小收益水平对产出方差和绝对风险规避,具有正向因果关系。但是,附属企业能力→绝对风险规避度和努力成本→绝对风险规避度的回归系数都不到.3,直接因果关系弱;绝对风险规避度→产出方差和附属企业能力→产出方差回归系数不到.3,直接因果关系也弱。

为了进一步核实模型构面之间的关系,对①附属企业能力→努力成本→最小收益水平→产出方差、②附属企业能力→努力成本→最小收益水平→绝对风险规避→产出方差、③附属企业能力→努力成本→绝对风险规避→产出方差和④附属企业能力→绝对风险规避→产出方差四条路径做中介效应分析。

3.2.3中介效应分析

从表5可知,采用自助法(Bootstrap 1000 times)和百分位数法测算中介效应[8],交互项路径有四条,第一条:附属企业能力 -> 努力成本→最小收益水平 -> 产出方差;第二条:是附属企业能力 -> 努力成本→最小收益水平 -> 绝对风险规避度→产出方差;第三条:附属企业能力 -> 绝对风险规避度→产出方差;第四条:附属企业能力 -> 努力成本-> 绝对风险规避度→产出方差。其中前三条路径,交互估计值大于0,标准误小于.06,T值均大于1.96,p值均小于.05,百分位数法(Percentile)95%置信度双尾测试,低分位数(low)和高分位数(upper)左右置信区间不包含零,说明这三条路径中介效应成立。第四条路径的T值为1.619,小于1.96,P值为.107大于.05,尽管百分位数法(Percentile)95%置信度双尾测试,低分位数(low)和高分位数(upper)左右置信區间不包含零,但这条路径的中介效应不显著。

4 结论与对策

翠亨新区产业供应链协同形成中,从附属企业能力到供应链产出稳定,达成供应链协同效应上,企业努力成本和最小收益分配水平对供应链协同效应的形成,具有完全中介作用,企业绝对风险规避能力对供应链协同效应形成,具有部分中介效应。

翠亨新区产业供应链协同形成中,要求附属企业能力主要表现为服务水平高、企业文化能够不断创新;而对其技术应用和资本融资渠道是否广,没有必要要求。因此,附属企业应增强其现代服务意识、提高服务能力水平,不断创新企业文化建设。

翠亨新区产业供应链协同形成中,要求供应链企业付出努力成本,使得企业管理人员能力增强、员工能力水平提高和企业能够掌握先进技术;而对供应链企业现有设施水平的先进性也没有硬性要求。说明翠亨新区供应链企业的人员能力素质水平的提升,对供应链协同形成,具有重要的中介作用。

翠亨新区产业供应链协同形成中,要求供应链上各企业的最低收益水平分配方面合理、各个企业在行业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并且机会成本小。因此,区域供应链协同发展规划很重要。一要均衡供应链上各企业的利益分配,避免利益相关企业付出与回报不匹配,影响企业发展士气;二要找到地理位置和经济发展区位优势,准确定位区域产业供应链发展思路,使得供应链上各企业能够沿着翠亨产业供应链发展思路,提前预判,相机抉择,占据竞争有利地位;三要考虑产业发展转型准备,以避免系统性风险下的重大机会损失。此外,供应链上各企业最小收益水平的合理确定,有助于激励供应链企业合作互助,共同抗御各类型风险,提高绝对风险规避度,保证供应链产出稳定。供应链企业的最小收益水平的合理确定对供应链协同效应形成具有完全中介效应。

翠亨新区产业供应链协同形成中,在绝对风险规避上,依靠企业自身努力是不能完全规避绝对风险的,对于系统性风险规避,要有相关政策的有力支持和供应链成员企业的相互支持;对于企业特有风险防范上,要求企业规模发展路线清晰、企业激励措施落实到位。因此,绝对风险规避因子对供应链协同路径形成中,要依靠外来力量的作用,所以它只是起到部分中介作用。

翠亨新区产业供应链协同形成中,协同达成的目标表现为供应链产出稳定,既要防范系统性风险对供应链产出的负面影响,也要防范供应链上企业的特有风险,对整个供应链带来的不利影响。因此,要求各企业风险控制技术到位、应急管理能力强和制度完善。

参考文献:

[1] 庞庆华,蒋晖,侯岳铭等.需求受努力因素影响的供应链收益共享契约模型[J].系统管理学报,2013(3):371-378.

[2] 刘涓钰.供应链回购契约与收益共享契约研究综述[J].商业时代,2013(7):39- 40.

[3] 陈文涛刘浪.收益共享契约应对非常突发事件的三级供应链协调[J].灾害学, 2014(4):23- 28.

[4] 王宁宁,王晓欢,樊治平.模糊需求下考虑公平关切的收益共享契约与协调[J].中国管理科学,2015(8):139- 147.

[5] 申成霖,张新鑫.消费者策略行为和成员损失规避下的供应链协调[J].软科学, 2016(4):114- 119.

[6] 朱宝琳,戚亚萍,戢守峰等.风险规避下不确定供应链收益共享契约模型[J].东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1):138- 142.

[7] 徐维阳,宫大庆,刘世峰.基于结构方程的供应链协同发展路径分析[J].当代经济研究,2014(8):79- 85.

[8] Nitzl C, R oldan J L, Cepeda G. Mediation analysis in partial least squares path modeling: Helping researchers discuss more sophisticated models. 2016, 116(9): 1849- 1864.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