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D、颈部血管B超对缺血性脑血管病的诊断价值研究

2018-03-12 21:44:41 医学信息2017年26期

郭志勇

摘要:目的 分析缺血性脑血管病应用TCD(经颅多普勒)、颈部血管B超的诊断价值。方法 回顾性分析2016年3月~2017年7月本院收治的64例缺血性脑血管病患者,均给予TCD、颈部血管B超,并对比分析检查结果。结果 以病理诊断为标准,TCD符合率为72.90%,颈部血管B超符合率为67.50%。结论 TCD、颈部血管B超均可用于筛查缺血性脑血管病,且两者的诊断符合率也比较高。对于颈部血管狭窄病患来说,可对其施以颈部血管B超检查,而颅内血管狭窄病患则比较适宜做TCD检查。此外,TCD也能作为患者治疗后复查的一种重要手段。

关键词:缺血性脑血管病;TCD;颈部血管B超;诊断价值

中图分类号:R445;R74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1959(2017)26-0184-02

Abstract:Objective Analysis of ischemic cerebrovascular disease by TCD(transcranial Doppler),the diagnosis of cervical blood B ultrasound. Methods Retrospective analysis of March 2016~2017 year in July the hospital treated 64 cases of ischemic cerebrovascular disease patients were given TCD,neck vascular ultrasound,and compared the results.Results The pathological diagnosis as the standard,the coincidence rate is TCD 72.90%,neck vascular ultrasound coincidence rate was 67.50%.Conclusion Both TCD and B-wave of the neck can be used to screen ischemic cerebrovascular disease,and the diagnostic accuracy of the two methods is high.For patients with cervical stenosis,it can be applied to the neck of the B-ultrasound,and intracranial vascular stenosis is more appropriate to do TCD examination.In addition,TCD can also be used as an important means of patient review after treatment.

Key words:Ischemic cerebrovascular disease;TCD;Cervical artery B-ultrasound;Diagnostic value

現阶段,我国临床比较常用的动脉检测法主要有如下几种,即颈部血管B超、全脑数字减影血管造影检查(DSA)以及经颅多普勒(TCD)等。其中,DSA乃全面评估血管的一个金标准[1],而TCD则是评价脑血管颅内段血管的一种重要方式。此次研究,笔者将以2016年3月~2017年7月收治的64例缺血性脑血管病患者为对象,所有患者均接受TCD、颈部血管B超,回顾性分析诊断结果,取得了一定成效,现将研究结果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回顾性研究2016年3月~2017年7月本院收治的64例缺血性脑血管病患者,35例男性,29例女性,年龄42~78岁,平均年龄(59.3±10.71)岁。其中,5例脑叶梗死,41例基底核梗死,9例脑干梗死,3例小脑梗死,6例短暂性脑缺血发作。64例患者均符合全国第四届脑血管病会议制定的缺血性脑血管病诊断标准[2],本方案已获得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

1.2方法

1.2.1 TCD 采用ORY 9900 TCD,由“北京欧瑞鑫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提供,使用4 MHz连续波或脉冲波探头,对颈部血管进行检查,随后,应用2 MHz探头,顺着颞窗与枕窗,对颅底动脉环进行检查,其中,两侧颈总动脉、锁骨下大动脉、大脑前动脉、舒张期血流速度、流向音频等均属于检查内容。借助血流动力学异常,对血管狭窄程度进行判断,一般情况下,血流速度变化≥50%,可作为判断颅内血管狭窄存在的一个指标。

1.2.2颈部血管B超 采用飞利浦HD15彩超,产自“南京恒腾公司”,对双侧颈总、颈外、颈内动脉颅外段与椎基底动脉进行常规检测,对各段动脉直径大小进行测量,分析狭窄处直径与管壁斑块情况。颈内动脉狭窄≥50%,以狭窄段峰值流速>120 cm/s为标准。颈内动脉闭塞,二维超声显示,动脉腔内充填为均质或不均质回声,或者彩色B超显示,颈内动脉分叉水平上方,约1.0~1.5 cm,未出现血流信号,或者是颈总动脉末端,多普勒频谱以低流速双向不连续为显著特征。

1.3统计学处理

在EXCEL表格中,录入本次研究所涉及到的所有数据,采用SPSS20.0软件,用百分比(%),对计数资料进行表示,予以?字2检验,用(x±s)对计量资料进行表示,予以t检查。当P<0.05时,表示存在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 TCD

64例患者,经TCD检查,轻度狭窄23例,血流速度有所降低。严重狭窄4例,闭塞者2例,血流速度下降明显,且血管搏动指数呈下降趋势,频谱形态发生变化,以舒张期抬高为主要表现,呈低搏动状态。正常患者31例,因无法穿透颅骨未完成检测的患者4例。endprint

2.2颈部血管B超

64例患者,给予颈部血管B超检查,血管正常35例,25例颅外颈动脉与椎动脉血管壁有所增厚,或者形成有动脉粥样硬化斑块,CDFI不能引出彩色血流信号者4例,表现为椎动脉闭塞。

2.3符合情况

2.3.1 TCD与病理诊断 以病理诊断为标准,关于血管狭窄,TCD检查的符合率为72.90%(27/37),见表1。

2.3.2颈部血管B超与病理诊断 同样以病理诊断结果为标准,对于血管狭窄,颈部血管B超符合率为67.50%(25/37),见表2。

对比颈部血管B超与TCD血管狭窄符合率,并无显著性差异,不具统计学意义(?字2=0.697,P=0.403)。

3 讨论

缺血性脑血管病(ischemic cerebrovascular disease),又称脑缺血性疾病(ischemic cerebral diseases),是不同程度缺血性脑血管疾病的总称[3]。临床上,可将其分为6类,即短暂性脑缺血发作(TIA)、可逆性缺血性神经功能缺失(RIND)、进展性卒中(PS)、完全性卒中(CS)、边缘区(分水岭区)梗死(WI)以及腔隙梗死(LI)[4]。临床诊断时,不仅需结合患者病史,例如,起病形式、诱因、既往史、症状持续时间以及发作频率等,还需进行体格检查,例如,生命体征、眼底检查以及神经系统检查等,必要时,需进行特殊检查, 例如,CT(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MRI(磁共振成像)、PET(正电子发射型计算机断层显像)等。

现如今,经颅多普勒(transcraninal Doppler,TCD)、颈部血管B超以及全脑数字减影血管造影(Digital subtraction angiography,DSA)是检测动脉的常用方法[5]。其中,TCD主要用于评价脑血管颅内段血管[6]。TCD(Transcranial Doppler TCD),是一种新的检查方式,具有无创的特点,以颅内动脉血流动态信息为依据,分析颅内动脉狭窄、痉挛情况,掌握动脉硬化程度,了解供血状况[7]。由于TCD技术无创,深受患者青睐,在各大医院得到广泛应用[4]。

彩色多普勒超声,主要用于对血管狭窄程度及范围的检测,尤其是CDFI,不仅可分析是否存在粥样硬化,了解严重程度,而且可用于判断血管狭窄程度,具有快速、操作简单、无创、安全等特点[8]。但是,检查颅内段血管时,存在缺陷,难以准确显示严重闭塞或狭窄现象[9]。现目前,多普勒超声包括5种常见形式,即脉冲式多普勒、连续式多普勒、高脉冲重复频率式多普勒、多点选通式多普勒与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而应用最为广泛的是脉冲式多普勒[10]。彩色多普勒超声,不仅可用于诊断心脏疾病、肢体血管、体表器官,而且适用于腹部疾病、妇科疾病。

本次研究中, 以64例缺血性脑血管病患者为对象,均给予TCD、颈部血管B超检查,以病理诊断结果为标准,TCD血管狭窄符合率为72.90%(27/37),与颈部血管B超符合率67.50%(25/37)并无显著差异(P>0.05)。可见,针对缺血性脑血管病,TCD、颈部血管B超均可用于早期筛查,准确率高,具有推广价值。

综上所述,在缺血性脑血管病患者的筛查工作中,TCD与颈部血管B超都具有非常高的应用价值,可为患者病情的诊断以及预后的评估提供重要参考。但颈部血管B超检查比较适用于颈部血管狭窄病患,而TCD则比较适用于颅内血管狭窄病患,并且,TCD也是患者治疗后复查的一种首选检查手段,值得臨床借鉴。

参考文献:

[1]郭学文.缺血性脑血管病相关因素及认知功能的相关性分析[J].中国保健营养,2017,27(15):60-61.

[2]刘玉涛.缺血性脑血管病患者介入治疗前后的影像学评估研究[J].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16,19(11):42-44.

[3]李昂,丁里.CT灌注成像在缺血性脑血管病诊断及治疗中应用的研究进展[J].山东医药,2016,56(30):110-112.

[4]谢小晓.TCD与MRA对缺血性脑血管病颅内动脉狭窄或闭塞诊断的准确性比较[J].工企医刊,2014,27(4):926-927.

[5]尤国庆,耿云平,刘蕾,等.颈动脉双源CT血管造影和脑CT动态灌注成像在缺血性脑血管病诊断中的应用[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4,34(2):388-389.

[6]王志刚,张志鹏.缺血性脑血管病颅内动脉狭窄TCD、CTA与DSA检查的对比分析[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6,10(18):39-40.

[7]齐珊珊.49例缺血性脑血管病DSA和TCD的分析[J].中外医疗,2013,32(3):53,55.

[8]蔡成仕,黄立军.CT血管造影在缺血性脑血管病诊断中的应用[J].中国基层医药,2015,22(2):167-169.

[9]陈萍,秦琴,漆晓东,等.颈部超声和脑血管造影术在老年性缺血性脑血管病诊断中的应用[J].西部中医药,2016,29(7):131-133.

[10]郭晓倩.TCD、MRA与DSA在缺血性脑血管病颅内动脉狭窄37例诊断中的对比分析[J].中国民康医学,2012,24(3):273-275.

编辑/钱洪飞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