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春纪

2018-04-13 06:29:03 时代青年(悦读)2018年4期

梅影三叠

有诗人说:逢春不游乐,或恐是痴人。

那风,从窗外钻进来时,不是把一个美好的信息传递给你了吗?红颜已重上枝头,还等什么?千山万水都在远方向你发出邀约,闭门读书的你,没有得到一份感染吗?

海棠花下,姑娘们合影,灿烂飞扬,一如花的盛放。每一棵玉兰树下,均是一地落英。一朵玉兰,便是一盏献给春天的美酒,有些“酒”已等不及人来饮,便兀自醉了,散落一地。也不妨,让我们扬起一把落花,下一场紫色梦幻雨,如同那些失散在时光里的青春。

桃花,朵朵娇媚,叶叶轻盈,芬芳在心中泛滥。它绽放在诗里,是这样明眸美质,朴素无华,一笑越千年。問柳柳不语,只垂丝线钓水波。微风扶柳,风儿何其多情,把每一根柳线轻轻抚弄,细细梳理。那些长而直的柳线,绝无一丝翻卷,就那样坦荡地摇摆,摇的是风格,摆的是胸怀。

微风一吹,红叶李的花儿便满怀柔情地飘落,把细碎的美覆盖满地。你站在花下,心情荡漾,随手便扬起一把春天。最妙的是一道木质长廊,落满这样的花瓣,回头望望,你会荡漾起一丝忧伤的情绪,像席慕蓉诗中写的,“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

花雨纷飞最能契合青春易逝、不可挽回的凄美,让人睹物而生感,流年如水,亦如此花,此时不惜,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