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向左

2018-05-10 02:53:54 北京文学2018年5期

1

千叶第一次到我家来,买了一束花。我问这花多少钱,她说两百八十元。我说,我买花都不舍得花这么多钱。我说的是真的,前段情人节,知道不会有人给自己送花,我跑花店买了两支紫玫瑰。其实我喜欢绿玫,但因为多了几块钱的缘故,我放弃了。紫玫有点小,品种一般般吧。但放上几支银柳和满天星,也热热闹闹。给自己买花已经是进步了,要放过去,根本舍不得。

[2][3][4][5][6][7][8][9][10][11][12][13][14]存入我的阅览室

北京文学 2018年5期

北京文学的其它文章
生死“中介”人
朱千叶及其他
假发
老女新手
柳絮飞成白花
特殊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