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搬使馆引发“加沙大屠杀”

2018-05-15 05:00:59 环球时报

●本报赴以色列特派记者 黄培昭 ●本报驻德国、美国记者 青木 萧达 ●柳直

浓烟、子弹、尸体,巴勒斯坦加沙地带14日遭受2014年以来最血腥的一天;60英里之外的耶路撒冷,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满面含笑,迎接嘉宾,欢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美国搬迁使馆恰逢以色列建国70周年,巴勒斯坦人则将这一天视为灾难日。有关圣城耶路撒冷的最终归属,是中东最复杂、最敏感的问题之一,美国总统特朗普搬迁使馆的决定无异于在该地区引爆一枚政治核弹,当天,据称至少52名巴勒斯坦人在冲突中死亡,2400多人受伤,巴勒斯坦外交部呼吁国际

社会阻止以色列进行“加沙大屠杀”。土耳其、黎巴嫩、伊朗、俄罗斯、德国……当天,多个国家发声,围剿美国搬迁使馆的决定。从退出伊朗核协议到激化巴以冲突,美国在中东是要布一个什么样的局?

血腥一日

“今天是一个大日子,我们将跨过以色列的防线,告诉以色列人和世界,我们不会接受永远被占领。”14日,加沙科学老师阿里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他称“今天许多人可能成为烈士,很多很多人会死,但世界将听到我们的信息,占领必须结束”。

在美国驻以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的庆祝仪式开始之前,成千上万的巴勒斯坦人开始向以色列边界集结,加沙地带约200万人中,有2/3是巴勒斯坦难民后裔,大规模边界冲突一触即发。以色列选择在边境增加部署步兵旅、狙击手和情报人员,并发传单警告巴勒斯坦人:你们在参与危及自己性命的暴力骚乱,不要成为哈马斯的傀儡。

冲天的火光和冲突很快弥漫加沙和以色列边境。示威者焚烧轮胎,以便蒸腾起来的烟雾能遮挡以色列狙击手的视线,以色列军方则抨击巴勒斯坦人借示威搞恐怖活动,并称击毙三名试图在边境放置炸弹的巴勒斯坦恐怖分子。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4日引述巴勒斯坦卫生部的数字称,已有52名巴勒斯坦人死亡,超过2400人受伤,包括122名儿童和40名妇女。美国广播公司称,死者多为以军开枪所致。

14日,《环球时报》记者在耶路撒冷城内感受到气氛的紧张,通往美国大使馆的各条道路都被荷枪实弹的士兵封锁,城内也出现示威人群,有人高喊“特朗普,我们不要你的战争”“圣地不是你的玩具”等口号,这部分人是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左翼人士,也有人高举“上帝保佑特朗普”“欢迎美国在耶路撒冷设使馆”的牌子。

“今天,我们正式宣布耶路撒冷美国大使馆开馆。祝贺!我们已经等了很久。多年来,我们未能承认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以色列的首都是耶路撒冷。”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发表连线视频称:祈愿和平,保佑美国使馆。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发表讲话称,这是光荣的一天,牢记这一时刻,这是历史。他赞扬以色列士兵当天的行为,强调“没有比美以更好的朋友”。在演讲结束时,内塔尼亚胡称,“上帝保佑耶路撒冷这一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

美国遭多国抨击

加沙的火光迅速点燃了中东。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14日报道,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沙姆哈尼称,美国决定将使馆搬到耶路撒冷使得以色列距离“被灭绝”又近了一步,“这种毁灭性的措施将让全世界的穆斯林更加团结,保卫他们的尊严,加速犹太分子政权的灭绝。”同一天,阿盟呼吁国际社会反对美国将使馆搬到耶路撒冷,称之为“不公平的决定”,这是对“阿拉伯人和穆斯林感情的无耻攻击”“严重违反国际法”,使这一地区陷入动荡。

14日,土耳其副总理博兹达发出多则推文称,“美国将驻以色列使馆迁到耶路撒冷,不会给地区带来舒适、安全、稳定与和平,将增加现存的不舒服、不安全、不稳定、危机以及冲突,引发许多不可预测的消极的东西。”“耶路撒冷将逐渐被完全解放,美国和以色列最终将不得不离开耶路撒冷。不正义和错误不会给美以任何长久的东西,但将加速不可避免的末日。”他说,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的首都毫无争议,历史、国际法、国际条约以及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都能证明,美国在以错误的决定和政策孤立自己。黎巴嫩总理哈里里同日发表声明称,美国搬迁使馆是一种挑衅,将把地区和平之路堵死,增加暴力和极端主义,“我们与巴勒斯坦兄弟团结一致,争取合法斗争”。

“加沙不仅是一个中东问题”,德国新闻电视台14日评论说,尽管美国搬迁大使馆不是巴以问题的根源,但它却打破了本就脆弱的中东地区危机的玻璃。而且这块玻璃的裂缝仍在不断扩大。这里不仅有以巴冲突双方,还牵涉到美国、俄罗斯以及阿拉伯地区,欧洲也会陷入其中。

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波格达诺夫14日接受国际文传电讯社采访时批评特朗普政府将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称这将进一步加剧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的紧张,并称美国搬迁使馆的决定“短视”。他表示,美国的决定有悖于国际社会大多数人的立场。他谴责美国“使加沙紧张局势急剧升级”,可能引发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的大规模对抗,带来伤亡。

据德新社14日报道,德国外交部发言人说,耶路撒冷必须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首都。该发言人还表示,美国驻耶路撒冷大使馆开馆的庆祝活动,德国大使不参与。此前几天,欧盟驻以色列代表团表示,欧盟将“尊重关于耶路撒冷问题的国际共识,包括其外交使团的位置,直到耶路撒冷地位问题得到最终解决”。

最后一根稻草?

“当以色列于1948年宣布独立时,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仅仅在11分钟之后就宣布予以承认。70年之后的同一天,美国正式将其驻以使馆迁到耶路撒冷。”《纽约时报》14日报道称,特朗普此举颠覆了美国数十年的外交政策,对此,以色列人发现很难高兴起来,因为他们仍然好像在做70年前的事:倾听民防警报声音,准备躲进防空洞,呼吁增援部队面对来自北方、南方以及东方的威胁。

事实上,推动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上世纪80年代美国就有人在做。1995年,美国国会的议员们通过了《耶路撒冷大使馆法案》,经克林顿签署后成为法律,授权美国在1999年以前将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不过,多位美国总统以国家安全为由,多次推迟。特朗普上台后选择推动此事。

特朗普显然为此要面临风险。“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4日引述俄议员普什科夫的话称,美国搬迁使馆是压垮中东和平进程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将让和平进程变为零。它几乎完全摧毁了该地区和平的机会。美以对中东国家的这种挑衅行为是不会被原谅的。

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14日报道,美国人已经因特朗普处理与以色列的关系而陷入分裂。41%的美国人认可,43%的人不认可。另一项民调似乎解释了特朗普为什么做出搬迁使馆的决定:今年初盖洛普民调显示,74%的美国人喜欢以色列,只有23%的人不喜欢以色列。2018年,美国将迎来中期选举,此前美国媒体曾报道说,如果共和党失去对国会的控制,面对“通俄门”调查压力的特朗普被弹劾的风险将大大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