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呼唤更多“钟扬式”的“种子”

2018-05-15 16:54:04 湖南教育·B版2018年4期

赵霞

“标志性的双肩包、褪色的卷檐帽,留驻在雪域高原的永远的微笑”,钟扬这一最清晰的样貌,于2017年9月25日凌晨5点永远定格在了人们心中。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他只有53岁的生命。

回顾钟扬的一生,无人不惊叹53岁的人生会有如此的厚度:15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33岁就已经是副局级干部,却毅然放弃所有的职级待遇,做一名普通的大学教授。教育专家、植物学家、种子达人、援藏干部等,哪一个身份都可以以一种完整的人生角色在他身上呈现。他跟植物打了大半辈子交道,一直在收集和播撒种子。他的一生是与种子相关的故事,而他本身也是一颗爱国、科研、教育的“种子”,是人们学习的标杆和榜样。

學习他坚定的信念,做“爱国的种子”。钟扬说:“生命就这么长,要把最宝贵的时光献给祖国最需要的地方!”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怀着“一种基因可以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一颗种子可以改变一个民族的未来”的“种子观”,钟扬开始了自己16年的援藏生涯。从藏北高原到藏南谷地,从阿里无人区到雅鲁藏布江边,到处都留下了钟扬忙碌的身影。无论考察环境多么艰难,身体多么不适,他从不退缩,而是事事顶在最前线,用生命在高原行走、攀登,用满腔热忱投身科研一线。他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到为国家守护植物基因库的伟大事业之中。

学习他执著的态度,做“科研的种子”。不是杰出者才做梦,而是善梦者才杰出。在熟悉钟扬的人眼中,他不仅是个“善梦者”,更是一个执著的追梦人。为了实现“种子梦”,为国家守护好植物基因库,他如“铁人”一般地进行考察、科研,而将生命健康风险、物质生活简陋、家庭疏于照顾、学术成果显示等,都置于脑后。正是这种执著的态度和敬业的精神,让他用53岁的生命,做了别人100年才能做出的事情:将全世界仅存的、在西藏的3万多棵巨柏全部登记在册,填补了这一领域的研究空白;为国家种质资源库收集了上千种植物的4000万颗种子,对我国西南植物种质资源库建设和西藏生物多样性保护作出了重要贡献。

学习他奉献的精神,做“教育的种子”。教师是钟扬最在意的身份,他把学生视为上帝,善于发现学生的兴趣点,根据每位学生的特点因材施教。植物学野外考察多,一有意外和危险,他总是冲在最前面保护学生。他在复旦大学任教17年,培养了107位研究生和博士后。他还愿意招收少数民族学生,尽管有些人基础相对薄弱。在援藏期间,钟扬不仅做研究,还抓教育,累计培养了6名博士、8名硕士,为西藏大学申请了第一个生态学博士点、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带出了西藏自治区第一个生物学教育部创新团队。在钟扬的帮助下,西藏大学建立了植物学研究“地方队”,在进化生物学领域形成了与日本、欧美三足鼎立的格局,在高原上播下了“教育的种子”。

钟扬用自己并不漫长、却无比厚重的53载人生,生动地诠释了一名教育科研工作者对民族的大义、对祖国的责任。虽然他已长逝,但那颗名叫“钟扬”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必将茁壮成长。我们也期待更多的教育、科研工作者能像钟扬一样,坚定信念、至诚报国、甘于奉献,为国家、民族,乃至全人类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