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高岗上

2018-05-15 16:54:04 湖南教育·B版2018年4期

李礼

相遇:看到孩子们纯真的眼神,一切都变得有意义

怀着一颗热忱的心,远离城市的喧嚣和浮躁,每天踏上前往姜畲镇棋盘小学的路途,在每一个平凡的支教日子里挥汗泼墨,播撒理想,用心谱写希望。

去年9月2日,载着韶西人的热情,带着农村孩子的期盼,我来到姜畲镇棋盘小学支教,担任二年级语文老师。与其说这是一所学校,不如说这是一座温馨的四合院,老师热情,待我如家人;家长和孩子纯朴,视我为朋友。下课了,学校成了孩子们的天堂。这边,三个一伙簇拥着来到教室门前的大树旁,树根稍稍倾斜带出泥土,他们正起劲儿地抓着一根树枝挖洞,整个身子匍匐在地,边挖边灌水,捧一手土糊一脸泥,看到的是凑在一起的小脑袋瓜子,听到的是呼来喊去的叽叽喳喳,好不自在。在那边,丢手绢的游戏声欢笑声不绝于耳。大家席地而坐,追逐着,嬉戏着,输的罚用屁股写字。小不点们一点也不拘束,赢的开心,输的偷着乐,屁股扭起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放学后,孩子们大多是自行回家。棋盘小学位于国道一旁,这条路上货车、轿车、卡车、大巴小巴、公交车,风驰而过。汽车轰鸣声不绝于耳。因为没有人行道,那几米长的大卡车仿佛贴着你的耳朵边擦过,一辆刚过,后面的轰鸣声又震上你的后脑勺。或许是没习惯,我是走三步望两眼,经过每一个路口时,跑得比兔子还快!孩子们就是这样,每天穿梭于轰鸣声之中。在成长路上,他们磨砺出比城里的大人还矫健的身手和从容的内心。

交流:聆听花开的声音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炊烟袅袅,鸟雀和鸣。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微风拂过,乡村特有的气息扑鼻而来,这边青菜农田,那边温馨小家,家访的脚步也变得轻盈了。为了更好地了解孩子们的情况,我每天穿行于田埂,寻访孩子们的家。

赵容家就住在学校后面不远,父母外出打工,“留守儿童”的称呼对于不懂事的孩子来说显得有点沉重。奶奶很热情,爷爷立刻去后院剪了好些个橘子。原来手机联系发的短信通知,对于不会看手机的老人家来说稍有心理负担,因为不熟更让家长与老师之间有隔阂,所以我的到来让老人家很高兴,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老师不光要和孩子交朋友,还要和家长交朋友,因为朋友之间才会坦诚相待。

宋涛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是爷爷最喜欢的孙子。农村家庭多少有点重男轻女,因此这个宝贝是说不得也碰不得的。小宋涛有个后妈,家庭关系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我的到来让宋涛母亲感到如释重负,临走她拉扯着我说了很久,希望在我的帮助下,让孩子感受到她的爱,能幸福成长。我感受到她的付出与不容易,同时也感受到老师与家长交流是如此重要。暮色降临,走在回家的路上,微笑始终挂在我们嘴角。

如果孩子不喜欢你的课堂,再好的老师也教不好学生。我努力让我的课堂变成他们的乐园,总想着让孩子们口若悬河,可是家庭辅导的缺失,便有了诸多的无奈“:计谋”就是煤上长毛的意思,“称赞”的近义词是称苹果。面对这群可爱却懵懂的孩子,我觉得肩上的担子一下子重了很多。孩子通过一年级的学习,养成了认真听讲的好习惯,可是注意力集中了,思维却不能自由驰骋。如何引导孩子思考成了我面临的首要问题。

思来想去,我决定从孩子们喜欢的、浅显易懂的诗歌入手,于是进行了几次诗歌仿写练习,让孩子们知道原来我也可以是句子的主人,感受到语言的魅力,一次一次,一首一首,渐渐听到不同的花开的声音。

在仿写诗歌《假如》时,孩子们写道:“假如我有一支马良的神笔,我要给稻草人画一件衣服,这样他就不怕冷了;我要给小鱼画一个海滩,让它快活地成长;我要给同学画一本书,因为他没有书看;我要给爸爸画一辆汽车,他只有一辆摩托车,开得很慢很慢……”可喜的是,孩子们学会了思考,面对一些拓展性的问题能积极举手,让自己的脑袋瓜子转起来。

《窗前的气球》一课中有这样一句:“气球停了一会儿,开始一上一下地动起来。”这一上一下地动,让画面拉近到眼前。我问孩子们:“气球是在跟科利亚说些什么呢?”孩子们抢着回答:“科利亚,你还好吗?”“科利亚,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去旅游!”“科利亚,我们来看你了,你不会孤单了。”“科利亚,我请你吃橘子。”“科利亚,我永远是你的朋友……”

相识:精彩不断,感动的日子在继续

初冬,坐在操场一角,享受冬日阳光的眷顾,大人说笑着拉扯家常,孩子們在身边转来转去,关着铁门的四合院子,像一个温馨的大家庭。内心的充实,如孩子们脸上洋溢的笑容,让人感到恬静、温暖。不喜南来北往,不爱唇枪舌战,重新邂逅渐行渐远的平淡,一如初恋般美好。

走进教室,孩子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背书。李雨轩坐在第一排,也在认真地读着。有一次,我偶然发现雨轩有一只眼睛居然是彩色的,带着蓝蓝的异域色彩,在与他爸爸交流时才知是遗传。我笑着说:“雨轩很听话,读书要加油哦!”他爸爸应和道:“读得怎样是怎样,没关系。”怎能读得怎样是怎样呢?背诵继续,要求一致。安排了几个过关小组长,当然是成绩好,表现优异的。小组长则在李子翔手中过关。李子翔何许人也,呵呵,班上的“孙悟空”,据说一年级时曾扬言两百个人也打不过他,成绩则不尽如人意。利用早自习,我总结背课文情况,李子翔有意见了:“李老师,他们在我手上背书,搞得我都没有时间读书了。”听完后我大笑起来,无辜的大眼睛,认真的神情,还有漏风的普通话。本是想要成绩好的同学多背几遍给要加油的他听,多听总无妨吧。笑完后,心里却被那诚恳的模样所打动,是呀,怎能读得怎样是怎样呢?

课间,一年级的一个小朋友将我们班宋博的胸口抠了三条深深的印痕,看到红红的印子,让我心疼不已。宋博快八岁了,每天都乐呵呵的,他没有还手,我想或许是因为他母亲去得早,他不知道怎样还手吧。这孩子在学习上很不给劲,整天抄生字,但是一个都不认识,家里也没人辅导,很叫人担心。宋博虽然个头大,却经常是别人的跟班,说他什么他也只是咧嘴笑笑。在班干部竞选时他勇敢地举手上台,却没有人支持他,于是我选他当席长,午餐时安排人送碗的活,经常当跟班的他不知能否做好。果然,第二天吃饭时就有人大声嚷嚷说宋博安排错了,我说:“所有人都听宋博的安排,包括李老师。”吃过饭,透过餐厅窗户,宋博伸出个小脑袋往里看了看,见桌上还有碗,随后,就见他抓着班长大人过来了。呵呵,今天是锦州送碗整理桌子。虽然只是小小的官儿,但是上任一个星期以来他从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职责。每个孩子都是父母掌心的宝,对于这个娃,似乎心疼都不够。期末,终将迎来离别,看着这一张张笑脸,走进教室不免惆怅,从不黏人的宋博说了一句“李老师我舍不得你走”,让我又感到咸咸的东西欲夺眶而出的灼热。

冬日的太阳又爬上高岗,像孩子们的眼,与那温暖的话,继续温暖着我前行。

(作者单位:湘潭市雨湖区韶西逸夫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