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驾卡车开通克里米亚大桥

2018-05-16 06:14:04 环球时报

●本报驻俄罗斯、德国记者 曲颂 青木 ●柳直

“千年梦想”,俄罗斯《消息报》15日以此为题报道称,俄罗斯“世纪工程”克里米亚大桥(公路部分)于5月15日正式完成,俄总统普京15日亲自驾驶卡车出席了大桥的通车仪式。这是普京在大选后首次视察克里米亚,两个月前,普京在大选前几天也曾现身克里米亚。俄罗斯于2014年收回克里米亚,这是西方与俄罗斯交恶的主要原因之一,但也被俄民众认为是普京最重要的政绩。普京4年来曾多次视察当地,花费巨资加强克里米亚与俄内地的联系。“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我们已经等了很久,但它是值得的——现在我们的生活更轻松,更独立。”克里米亚总理阿克肖诺夫14日说,随着克里米亚大桥的启用,克里米亚融入俄罗斯联邦的最后阶段即将开始。

俄“世纪工程”与“千年梦想”

普京15日参加了克里米亚大桥通车仪式。他亲自驾驶一辆卡玛斯卡车,率领着由30辆卡车组成的车队由俄南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的克拉斯诺达尔出发,仅用了16分钟便驶过大桥到达刻赤。普京随后发表讲话称:“这一大桥开通的日子具有历史性意义。还在沙皇时期,人们就梦想建造这座大桥。俄罗斯将继续在全国建设类似工程。我们将建设新的大桥、机场和码头。我们将让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的经济以新的速度和质量发展,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

克里米亚是一个半岛,但其陆地与乌克兰相连,与俄南部隔刻赤海峡相望。连接刻赤海峡两岸的克里米亚大桥被称为俄罗斯的“世纪工程”,该桥于2016年2月开建,大桥全长19公里,是俄罗斯最长的大桥,也是目前欧洲最长的大桥。目前建成的是大桥公路部分,铁路部分将于2019年完成。《消息报》称,早在1064年,名为格列勃的亲王就曾有过在海峡建桥的设想。沙皇尼古拉二世时制订了具体的建桥计划,但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而被迫放弃。1944年苏联再度开始建桥,但次年2月因为桥墩缺乏保护而遭浮冰撞毁。1950年这座大桥的建设最终被取消,当地政府在海峡两边建造渡口取代大桥。2010年,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和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签署联合建桥的意向书。2014年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后,普京总统决定立即开始建设这一大桥。

俄罗斯BFM网15日报道称,克里米亚大桥对俄罗斯人来说是值得骄傲的工程。当地政府认为,大桥将给当地经济带来强大的推动力。克里米亚经济发展部部长恰班称,大桥开通后,前往克里米亚的游客将增加40%,达到每年1000万人次,这将彻底改变克里米亚居民的生活。俄罗斯银行协会副会长梅利尼科夫预测,大桥开通后,当地经济增长速度将翻一番。

乌克兰要求“补偿”

普京亲自出席克里米亚大桥通车仪式也引起了西方媒体的关注。“普京最大的声望工程”,德国《明星》周刊15日称,这象征着莫斯科用巨大的桥梁把4年前“吞并”的克里米亚和自己连在一起。普京的声誉与这项工程项目直接相关。在每次重大演讲中,克里米亚大桥都会被拿出来作为其政绩的例证,他从克里米亚发起大选冲刺时也曾视察过大桥工地。

对于克里米亚大桥开通,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15日在脸书上发文称:“克里米亚大桥的建设是克里姆林宫忽视国际法的又一个证据。乌克兰将向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仲裁法庭提起诉讼,要求保护乌克兰的主权利益,关闭非法在刻赤海峡上建设的大桥。”

在建设克里米亚大桥过程中,乌克兰曾想方设法企图阻挠大桥建设。乌克兰一个名为“克里米亚鞑靼人民族议会”的组织曾宣布将“竭尽全力”阻止刻赤大桥上的交通运行,以封锁克里米亚半岛。该组织2015年曾破坏乌克兰向南部供电的4条输电线路,致使克里米亚半岛大停电。乌克兰有政客提议记录所有过桥车辆,并对所有乘车或驾车进入克里米亚的人实施制裁。大桥完工前,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议员又呼吁俄罗斯向乌方移交克里米亚大桥,以此作为俄方“侵略半岛”的补偿。乌克兰这些举动在俄罗斯看来有些可笑。俄国家杜马议员贝利克回应称,俄方开建克里米亚大桥时,乌克兰当局曾信誓旦旦地表示,大桥不可能建起来,俄罗斯人最多只是画画远景图而已。现在乌政客们又妄图从俄方获得克里米亚大桥作为所谓“战争赔偿”,但战争赔偿通常是由战败国支付,而乌克兰永远不可能战胜俄罗斯。

为了保护这座大桥,俄方将设立20个大桥保护岗。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15日引述俄联邦安全局局长博尔特尼科夫的话称,俄强力部门准备击退任何破坏克里米亚大桥的企图。在海上,大桥有黑海舰队保护;在空中,有S-400防空系统和“铠甲-S”防空系统保护;在水下还有一个分队的作战潜水员和“企鹅”无人水下机器人系统保护。

欧洲“心态不平静”

就在克里米亚大桥通车前一天,欧盟14日以俄在克里米亚组织大选为由对俄罗斯进行追加制裁。此前欧盟还曾对负责建造克里米亚大桥的俄罗斯企业家进行制裁。

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14日回应称:“看起来,2014年之后,克里米亚的积极变化给欧盟带来了不平静的心态,因为这里的情况与乌克兰完全相反。在乌克兰,人们感到被欧盟欺骗了,欧盟曾向他们承诺过一个更好的明天。”扎哈罗娃称,欧盟所有人都清楚,反俄罗斯的制裁已经变成了所谓“欧盟团结”的仪式,这完全是徒劳的。她说:“他们这样做的唯一结果是令俄罗斯人民积累更多的不满,阻碍与俄罗斯的互利合作。”扎哈罗娃补充说:“俄罗斯将保留采取针锋相对回应的权利,这是又一个不友好的举措。”

对欧盟顽固坚持对俄制裁,德国新闻电视台15日称,“现在是与普京重新开始谈判的时候了”。报道称,尽管克里米亚问题没有解决,但欧洲应该推行新的东向政策,与普京携手合作。没有普京,许多国际问题无法解决,一些地区没有和平。西方对俄制裁不是明智的政策。俄国家新闻社15日也引述法国政府代表的话称,法国准备与俄讨论取消对俄制裁。“虽然目前讨论这个问题还为时尚早,但一切都有可能。”下周法国总统马克龙将对俄进行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