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吴军博士聊聊如何避免“伪工作” 每天看起来忙忙碌碌,为何一事无成?

2018-05-16 02:54:33 人物2018年5期

韩逸 刘斌

你每天看起来忙忙碌碌,为什么什么事儿都没做成?有可能是你的工作方法不对,也有可能这些工作根本不该纳入日程。在吴军博士看来,不少工作需求是人自己想象出来的,属于没有任何意义的“伪工作”。吴军曾担任过腾讯公司副总裁,著有《浪潮之巅》,是谷歌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他在新书《见识》里,为年轻人提供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看待日常工作的视角。

P:你最早什么時候发现有“伪工作”的存在?

W:大概是2006年。我发现有的人每天很忙,但是公司发布的产品中,这部分人的工作只占很低的比例。还有的人(做产品)迭代了10次,可能没有达到人家一次的效果。很多人觉得这叫快速迭代,但是如果一开始就把问题想清楚,可以省很多时间。

P:“伪工作”只是看起来很勤勉?

W:对。为什么不少日本人下班都很晚呢?不是说有事要在那加班,只是他们课长没走,其他人不好走。大家坐在那儿发呆,熬到晚上8点半,课长走了,剩下的人慢慢就走掉了。这就叫“伪工作”。他们实际上没有做有意义的工作。

P:如何衡量什么是“伪工作”?

W:第一,没有结果,这很重要。第二,这些工作实际上可有可无,有很多需求是你自己脑子里想象出来的。第三,在简单容易的事情上投入了太多时间。

P:我今天来见你之前化妆算是“伪工作”吗?

W:这不算。分两种人,销售还是要化妆,可工程师之类的工作就不需要,做到基本的整洁就可以。

P:有哪些是看起来很厉害但实际上没什么意义的工作?

W:人天生喜欢做加法,不喜欢做减法。比如说找融资,有人一谈谈30家。作为一个创业者,你其实没有精力一个个去沟通的。30家都对你感兴趣,不如真正有一家把钱投给你。

P:可是不做怎么会知道是否有结果?

W:在美国,每次投票是否同意一件事或反对一件事,大家公认的一条就是,如果你搞不清楚这件事的好和坏,说NO是最好的。比如我在硅谷的时候,国内一些地方代表团经常来谈合作,邀请我做顾问。可后来我发现,我一天只能工作18个小时,答应了太多人但没有精力把事情做完。所以不如一开始就集中精力去做好力所能及的事。

P:管理者的“伪工作”会体现在哪些方面?

W:一个领导把没关系的人全叫来开会,生怕落下哪一个;叫你去开个会,大概有三分之二的内容跟你无关;会议没有议题,开完以后跟没开一样,开始有多少问题,开完以后还是那些;一些地方政府为了照顾各个部门,弄上10个人来开会,要求每个人讲5分钟,一拖每个人又变成了讲15分钟,最后上面人在说,下面人都在看手机。这些都是“伪工作”。

P:在短暂的人生里,高效率地去做喜欢并擅长的事情,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但是大多数人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W:那就要尝试。有些时候要少做一些事,真能意识到人生太短了的人,反而是一种智慧。大部分人会说,我觉得我的命长得不得了。昨天我们同学聚会,大家都很有信心活到90岁,说我们还能聚会40年。我寻思用不着两年,我们这儿就要发讣告了。因为人的寿命比例就是这样的。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不是说我有无限的时间来尝试什么事,而是说哪些事值得做,哪些事不值得做,可能需要更多考量。

P:那些可能被人工智能淘汰掉的工种,未来要怎么办?

W:原创的工作不会被淘汰。比如提问这个工种是不会被取代的,回答问题可能会。人工智能的产生实际上是大数据的延伸和机器学习,它一点也不聪明。数据要有一个原始来源,不能计算机自己在那儿产生数据。就像无人驾驶汽车,大概需要有至少一个亿里程的数据,才能够真正上路。机器出现大部分是给人解决95%的问题,最后会留5%左右的问题给人自己来解决。

P:格拉德威尔在《异类》中提到,做一件工作需要10000小时的努力之外,是否能够成功还要受智商、运气和家庭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你在书中引述了这个观点,你是否觉得阶层固化已经相当严重了?

W:阶层固化是永远有的,世界上任何国家、任何时间点都不例外。如果没有固化,反而大家都不努力了。如果明天重新洗牌,那我今天还努力干什么?如果不管你钱多也好,钱少也好,等你死的时候大家平均分,你的儿子分学区随机抽签,你一定没有动力去努力。从现实情况看,往上走的通道确实不宽,往下走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总体来讲,中产家庭很辛苦,一方面要学习谋生的技能,另一方面还要往上走。但是很多这个阶层的人见识不够。

P:你说过,靠30万年薪想在北京好一点的学区买一套说得过去的房子,门儿都没有。那么买套好的学区房是成功的标准之一吗?

W:不,其实这是一个因果关系。从理论上讲,如果你对这个城市的贡献超过了平均值,你是买得起一套房子的。在北京一个大公司里工作,开了30万的年薪,实际上肯定没有超过平均值。

P:富裕和颜值高有任何坏处吗?

W:会有问题。那天我和一位美女高管聊起来,她说中学时会有隔壁班的男生趴着门看她,20多岁的老师会悄悄在她的座位里塞纸条。她就无法安心读书了,马上意识到自己长得很漂亮,这个优势可能某种程度上又变成了一个劣势。有的年轻人家里很富裕也不是绝对的好事,美女高管说他们公司里也有一些富二代,虽然说有了钱以后可以追求自己的理想,但她发现他们有了钱以后真是很缺乏工作动力。

P:该怎么去对抗焦虑?

W:焦虑是各个年代都有的。很多人说,你看我们身处的时代,对未来变化看不清,又有了很多新的东西,以至于我过去熟悉的东西不存在了,所以我焦虑。

你往前看,书写开始普及的时代,写笔记部分代替了大脑的记忆。柏拉图就说,写东西这事真是一个糟糕的事,使得人类的记忆力大为衰减。今天很多人说手机真是个糟糕的事,使得时间全被碎片化了。对比这两个说法,其实是一回事。每一个人都会觉得今天的道德沦丧了,过去是好的。这些事在历史上永远是发生的,所以也不用焦虑了,反正也赶不走它,只是说怎么对待它的问题。

P:我们如何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同时又能避免把自己的时间碎片化?

W:很简单,碎片化的时间写书,整块时间用来看微信。花1小时,就可以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全部处理掉。元末明初有个教书先生叫陶宗仪,种地空闲的时候就把想写的诗词写在树叶上,写完了丢在大缸里,埋在树底下,10年时间攒了几十缸。后来就整理成一本书,叫《辍耕录》,这就是很好的利用碎片化时间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