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峰山游记

2018-05-16 01:44:24 大理文化2018年3期

杨源忠

祥云县地处云贵高原与横断山脉的交接地界,中山、河谷、盆地相间排列,地形错落有致,四周群山怀抱,横穿中部的飞凤山把全境分割成城川、下庄、米甸、禾甸四个坝子,形似四朵绽放的梅花,绚丽开放。县境内汉、彝、白三个主体民族,基本是以“丫”字形的坝间黑龙山——禾甸东山——下川东脉为界生活着,彝族集中住在县境东北部门的米甸山区和东部东山、普溯等两三个民族乡镇,形成了三族鼎立和睦共居的十分特殊的民族居落景观。

祥云的彝山天峰山深处,是个弥漫着彝族风情的地方。天峰山的魅力吸引着游者去目睹、去饱览、去品读那里的彝族风情“盛宴”。

生态的乐园

天峰山风景独好,早有耳闻,我初临天峰山,特别兴奋。我怀着一睹神奇秀美天峰山的心境,去追寻这圣德千秋、领略景致俏丽、讴歌心中的天峰山。

天峰山,又名老君山,位于祥云、姚安、南华三县交界地,主峰海拔2570米,山体呈金字塔状,是祥云县的道教名山和主要风景名胜区之一。距祥云县普溯镇11公里,我们一行文友,乘车沿起伏的弹石路,“跃上葱笼四百旋”。一路上风悠悠地扬过山谷,阳光幽幽地透过林子,路边野花盛开,杜鹃映火红,缤纷点缀,不多时就到了三天门前。

从下向上看,“百步云梯”宽阔渐高,老君殿院掩映绿中。更显雄伟壮观,古朴凝重,八面来风。我们一行人顺着用红沙石镶砌的400多级石阶步步登临,直上三天门,石阶两旁春意盎然,一棵棵高大挺拔的野樱花、劲松、柏树向我们招手,那白色的野樱花正开,劲松滴翠、柏树吐绿,林壑清幽,一片绿茵,布满山体。那白里透红的景致,沁人心脾的爽气,让你心旷神怡,令人飘然欲仙,忘却了尘世间的悲欢得失,喜怒哀乐,进入了超然闲逸的境界。到了三天门,笔力潇洒遒劲的“天峰山”三个大字,烘托在古木参天、群峰秀色蜿蜒的三天门牌坊上,牌坊两边楹联“山白几时有起,峰从何处飞来”以问句点出“天峰”二字,既切景,又寓意撩人。

进入殿门,殿内一步一景,景中有景,景景有别,金碧辉煌的道院、阁楼、殿宇建筑,雕梁画栋,檐角飞空,错落有致,仿佛振翅欲飞的山鹰,宏伟壮观。那雕刻着龙凤、人物花鸟的网形、方形石柱和石门、石窗上的石雕,其精湛的装饰雕刻技法,既有简练粗犷,又有精雕细刻,使整个殿宇更显庄重典雅而又富丽堂皇。这些雕刻,无论从刻工技艺和描绘表现手法,堪称旷世绝作。游人和名家曾赞:“木雕、石雕艺人运用手中的雕刻钢刀雕就的图案,一点也不夸张,实实在在。”不得不佩服古人的雕技。这些杰作,是古代T匠把美好的憧憬和希望,把勤劳和智慧注入这天峰山的瑰宝。

进入老君殿内,大殿正中塑着坐在青牛上的李耳神像,他一手拄杖,一手擎塔,状如武神。在老君像两旁神台上,塑有南斗和北斗,东西两边还各塑九尊站立的神像和北斗九星。

走,到药王殿去抽上一支药签,以求健康长寿。到了天柱门,有竖匾“擎天柱石”四字,门旁的四柱,前两柱为滚龙圆柱,柱基为石狮;后两柱为方柱,柱基为大象。那柱墩下前狮(思)后象(想)的石像,别具一格,活灵活现,它给人一种隐隐的警示:“遇事你要前思后想呀!”这天柱门的造型及其机智含意、精巧的石刻,让人禁不住近前抚摸,赞叹造化的神工。书对联:“问仙山古来如一太极;瞻杰阁高处御九重天”,书法谨严浑厚,苍劲飘逸,“高峰建仙阁使宇内风流人物似驾祥云终有歇息地;低岭安灵阶宜普天文澜骚客如踏彩霞始得上天梯”,两副奇巧对联道出了天峰山的中心位置和惊险。大殿周围,朝奉香烟缥缥渺渺,一片空明幽静,让人忘记了这是极乐净土,还是人间灵光盛境。站在殿外静听轻轻敲响的钟声,让你如置身于太虚幻境,浊气顿无,六根清静,忘却了人间几多烦恼,几多忧愁。瓦铄流金,金碧辉煌的老君殿、灵官殿、观音殿、药王殿、玉皇阁、三天门、功德坊等建筑物和古石雕、古碑,灿烂的古文化,可让聪慧的游人感悟这一精髓。植于殿前的牡丹,葱笼茂盛,聚集了一年一度的绚丽风姿,含苞怒放报春的绝唱。似乎灵性长存。

走近玉皇阁前,抬头仰望,气势雄伟,令人景仰。我们登上三楼到达玉皇阁极顶,倚窗远眺,碧空万里,远山重重,一片碧绿,一切尽收眼底,已进入超然物化之境地。似有“山登绝顶我为峰”的快慰,近阅盛开的白茫茫樱花和参天古林。

古往今来,历史总有许多吻合之处,在这有形的老君殿背后,却隐着永恒无形的东西,铭记民心,将是千古的永恒。拜谒天峰山不仅在奇观异境与古迹,还在于有关太上老君变成骑青牛的白髯老翁告之于牧羊人罗五“此地乃仙都也”的传说,后人以为吉祥,这是神仙显灵,仙家的旨意,于是決定在天峰山上建院,以示灵山上建院,功德无量,这就是天峰山成为仙都的精髓所在。在历史的车轮里这里也经历了很多的故事,好在这个道教寺观,在被毁后又几经修复。

天峰山还是一片真正的生态乐园。山上树木葱茏,遮天蔽日。山中空气沁心,凉风习习,枝叶飘拂,让人赏心悦目,就像一个不施粉黛、素面朝天的山村少女,纯净和清新。古人云:“有客空亭闲眺远”,在天峰山门前看风落云起,阅阳光走河,闻静中花语,悟神仙禅意,观天峰奇景,读原野风光。

是啊,天峰山作为生命个体的精神印象的一面却是厚重的,不容忽略的,是可堪以绵密的思绪编织、用浓黏的情感濡润的,对于我而言,它是实实在在的故土,在我初游往返时,它总是撩拨着我的心弦,应和着我的情韵,轻轻地,闪烁着我灵魂的光影。

我相信,经日月精华的洗礼,历经干百年世态沧桑的天峰山,定会以它千年的雄浑,焕发它青春的活力、照人的风采,向游人一展雄姿。

酣畅的歌会

天峰山在很长的时间里充满着引人注日的魅力,除了道教文化对周边群众的影响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当地周边彝族群众的歌舞仙都,爱情的圣地。

天峰山上有座老君殿,是西南道教名山之一。相传为了庆祝老君的生日,每年农历二月十五,附近村民都会聚集到天峰山,举行祭祀活动,进行民族民间传统歌舞展演。乾隆五十七年碑文载:“每逢二月+‘五,四方民众,蜂蛹蚁附,云集天都,吹笙鼓舞,荑人尽口错之歌,尚存上古之浮仇。”

天峰山歌会按照传统习俗,每年农历二月十四,村中毕摩老者在天峰山“老君殿”击鼓鸣钟,并在会场中间竖一棵青松立起歌会大旗,村民们纷纷系上红色彩带,在旗杆下供上象征吉祥喜庆的茶、米、油、酒、糖、葫芦笙等物品。

不弹弦子不上路,不唱山歌不出门。二月打歌何处去,天峰山歌会等你来。农历二月十五,是天峰山老君圣诞会,也是彝族群众一年一度的民族歌会。这一天,来自祥云县普溯、下庄、刘厂等乡镇及大理、楚雄、昆明等地数万信徒、香客、游人从四面八方赶来,不约而同地众集万人,齐聚天峰山,朝山敬香,诵经拜唱,弹弦打歌。其中,最为热闹、最为丰富多彩的当属打歌,彝家兄弟姐妹们身着节日盛装在打歌场上踏歌起舞,热闹非凡。

我有幸来到盛会的现场, 一大伙身着盛装能歌善舞的彝家人蜂拥而来,汇聚在老君殿下的打歌场,在天然的山林舞台上举行跺脚舞、芦笙舞、彝族服饰表演等庆丰收、祝太平活动。竹笛吹起来,唢呐响起来,三弦弹起来。山花般靓丽的彝家少女,身着争芳斗艳,绚丽多彩民族服饰,脚穿绣花鞋,头带绣花饰、银耳环,带着山月般的娇羞,笑盈盈地登场了。中青年男子身着各具特色的护身上衣马甲褂,佩上饰有虎头、龙、花、草、虫、鸟等各种图案的谈情说爱互赠信物褡裢,充分显示出彝家青年英勇无畏的阳刚之气。他们跳在一起,融为一家,场面热烈壮观,气氛亲切感人,动作简练明快,音乐悠扬流畅,乡土气息浓郁,时代色彩强烈,用歌舞共同讴歌美好生活,歌者随着音乐的变化,舞步不断翻新,队列的形式也就变化多样,有大网圈构图,有两横行,二、四竖行等。还有那彝家打歌少不了的喜气连连打歌调,“会打歌呢来打歌,不会打歌来瞧着,阿苏支呢瞧着,爱玩爱要呢听着。”打歌的套路不胜枚举,有“三跺脚”、“六步翻花”、“三翻三转”等。这是彝家儿女展示醉人的聪明与智慧,你会情不白禁地觉得有一种热闹的气息感染了自己。

民歌敦厚朴实,轻柔优美,民族特色浓郁,有的表现耕牧的勤劳,丰收的欢乐;有的表现征战的勇敢、爱情的追求;有的直接模仿劳动情景,如“七月种茄”有的模仿飞禽走兽动作步态。彝族男子边跳边搞点乐器,主要是三弦、笛子、葫芦丝、所演奏的曲调虽然简单,但步调整齐,轻重有度,感情奔放,粗犷动人。跳到酣畅时,往往显示出如痴如醉的状态。

跳歌的速度是先慢后快,开始跟散步差不多,和风细雨,犹如催眠曲一般,高潮时则如万马奔腾,个个满头大汗,神采飞扬,黄灰弥漫了打歌场,跳歌者用力而有序地拍打羊皮坎肩,又似即将上阵拼杀的勇士。

这歌会也是年轻男女互诉爱意,寻找另一半的好时机。跳歌中,小伙子瞅准了自己的意中人,就唱出自己奔放、粗犷、外刚内柔、有气度的歌,这歌声抑扬顿挫,能让人产生山呼海啸、柔情似水的感觉。若姑娘对你有意,也会回对似春风,像彩虹,又柔情蜜意的歌,彼此都用歌的眼睛打量对方,羞涩、甜蜜、向往、企盼,不但悦耳而且人心,只有那对歌人才真正体味感受得到。一日,跳歌结束,男方很快拉任意中人的手,姑娘会假装挣扎,边挣扎边跟你走。比较漂亮的姑娘会同时被几位小伙子拉住,来拉的小伙子越多,姑娘会很光彩,但姑娘也有自己的选择,拉扯中,姑娘会向意中人方向用力,使意中人得以成功。

小伙子成功以后,伙伴们会围拢来把情侣双双包围,以防外人再来争夺,直到日落西山,按规矩恋爱已成定局,不会再有人来+扰,伙伴们陆续散去,而一双双情们则甜甜蜜蜜携手钻进打歌场旁边的“情人林”里对歌约会,通宵达旦,直至天明。

彝族的踏歌起舞,疯狂成一种民族的氛围,展现着丰富的民俗和上^之淳風。热闹了彝族人民的团结。

“天峰山歌会”也因其历史悠久,规模宏大,风格独特,于2015年被大理州人民政府公布为第四批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日。2017年,“天峰山歌会”入选云南省第四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推荐名录。

近几年来,农历二月卜五天峰山的打歌会,骚人墨客争相攀跻,男女老少从四面八方如潮涌来,在宽敞的圆形打歌场上,用歌声浸润林海,用舞步踩动山谷,通宵达旦沉浸在欢乐、祥和的“左脚舞”海洋之中。

记得2017年初,备受期待的第一届“唱响天峰山,祥云少数民族歌王”大赛在普溯天峰山举行。我也有幸到了那里来一睹少数民族歌会的魅力。歌会在折苴么村雄浑的《过山号》中拉开了帷幕,普溯镇彝族唢呐、三弦、芦笙、正音歌、南山调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也一展风采。还有普溯村精彩的歌舞《金花花哟遍地开》把大家带人了欢乐的胜境;刘厂小波那村的《春天蝴蝶飞》歌舞表演,更是引得观众哈哈大笑。刘厂镇王家庄村的舞蹈《老人当自强》,让大家看到了老人不甘落后的喜人景象。

彝家的调子数不清,三天三夜唱不完,这边唱来那边和,唱得星星打瞌睡,唱得山花朵朵开。歌手们以天地为舞台,自信满满的展示着自己的才艺,不论是喜气连连的《好运来》,还是欣欣向荣的《欢乐中国年》,亦或是风光无限好《天峰山上好风光》的表演,深深地打动了现场所有观众,把歌会推向了高潮。

欢快的左脚舞蕴含着彝乡人民真挚的感情,承载着彝族文化优秀的传统。“打歌”男女老少不分地界,不论民族,在宽敞的圆形打歌场上,紧紧地围在一起,随着欢快的音乐声,踩着相同的鼓点,迈着欢快的步伐,用歌声浸润林海,用舞步踩动山谷,通宵达日.沉浸在欢乐、祥和的“左脚舞”的海洋之中,共同讴歌美好生活。

火红的精灵

人们说,阳春三月,进入祥云普溯天峰山,就进入杜鹃花的世界。这里奇峰雄峙,深壑盘回,纵日望去,杜鹃花漫山遍野,一树树、一簇簇、一堆堆、一片片,伴云环山,如此壮观景象,精心的构图,成了当地一绝。

天峰山的杜鹃花朴实无华纯真淡雅,临风笑傲自然天成,独具峻挺。别看花儿开得不太硕大,显得零散,却茂盛耀眼。这里的花朵之多,花瓣之丰腴,花色之纯赤,花蕊之抖擞如斯者,诚非闲花杂卉可攀。古人常喻鲜花以美女,我观天峰山的杜鹃花绝非窈窕淑女、小家碧玉,实乃经风雨、见世面之大家闺秀。不以“绿叶衬红花”之俗谓为由争艳枝头,舍生取义,腾出舞台,全力推出树的名牌。尤以群芳齐放之时,花的魅力淋漓奔放。

远眺杜鹃,如华灯万盏,似火炬千擎,长空红遍,人间尽赤,直觉一睹舒愁眉,再睹振颓情,三睹顿生鸿鹄志,扶摇欲上九重霄!近观,那每个枝头挺立的串串花蕾,每朵吐蕊绽放的片片花瓣,却都枝枝缀锦,朵朵流霞,使人眼花缭乱日不暇接,将天峰的旷野装扮得瑰丽多姿,把普溯之春点染得绚丽多彩,真是红了杜鹃绿了天峰,更陶醉了普淜人民。她迎霜斗雪栉风沐雨,挑战严寒初春绽放,具有一种不屈不挠的傲骨精神和执著追求的信念,在春风拂煦下,山坡上那一团团笑傲在千树万树,碧绿灌木、乔木中的杜鹃花红艳似火,把整个天峰山都映得彤红,扮美了天峰山体,丰富了色彩,所以当地人们又常把杜鹃花叫做“映山红”。

若亲临天峰山,就可以亲眼目睹纯红一色的杜鹃花的体态风姿。娇艳的花朵抢占地盘,争夺空问,如霞染岭,如火触天,殷红似火、金光灿灿、热情奔放,仪态万千,片片诉说着娇羞;有的全部绽放,层层的花瓣中间露出几枚高高的花蕊,像亭亭的舞女;有的含苞待放,羞涩地藏在花叶之间,宛如“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歌女。站在杜鹃花前凝望一阵,就像欣赏一首优美欢快的轻音乐似的令人心旷神怡,溢彩浓馥的花香熏得人无端的沉醉。唐代诗人成彦雄写的“杜鹃花与鸟,怨艳两何赊,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就是对杜鹃高歌啼得满嘴流血之时,杜鹃花盛开颜色鲜红之际的真实写照。

游移在杜鹃花影里,你会从杜鹃花一片真情无限的艳红中看到一种精神,默默悄然绽放,耐得住大干世界的寂寞和冷清,从不与百花万艳争风夺彩,终生信守奉献为先的名言。山岗缓坡,沟壑峰峦,都是鲜花生命的诞生地。“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天峰山涵着杜鹃花的精气,荡着杜鹃花的神韵,蕴着大山的清梦,深刻地摄录在普淜人民的心头,印记在意志不衰斗志昂奋的永恒彝乡。

杜鹃花,天峰山的精灵。如果有意来与普溯天峰山的精灵一结芳缘,在参差花影里游移穿行,一定选择在阳春三月。

素娟的樱潮

80年代初期,我在昆明上大学时,就被圆通山盛开的樱花美景所倾倒。圆通山樱花,满山殷红,到处是云蒸霞蔚,粉妆玉黛,灿若云霞,一大片一大片艳阳夺日,互相映衬,互显俊美,是一幅多彩的闹春图。而天峰山独特的高海拔、低纬度、多崇山、富密林的地理环境孕育的是天然野樱花,它虽不能与网通樱潮相媲美,却是盛开清一色纯白的花朵,别具一格,值得一看。初春时满山热烈、洁白的天然野樱花,仿佛是散发出无数的请柬,在明媚的阳光中邀请着任何一个人,在天峰上为我们举行了另一场别具风情的视觉盛宴,让你不得不去“品尝”。

春天,很优雅且很浪漫的季节,翠绿的叶,白絮的云,蔚蓝的天,美得像是被晕染过的画。在这美好的季节里,我们开车沿崎岖幽深的山路,一路颠簸后,走进了天峰山。

一到老君殿的樱花区,我就被整个殿周围竞相开放着洁白的樱花所倾倒。那一棵接一棵高大的野生樱花树,樱花次第竞开,有的成片,有的成线,满山雪白,点染在常绿乔木和灌木之间,层层叠叠从下到上把老君殿渲染,一派粉白青翠的清新世界,最为集中处又几乎遍布整个山岭,这绿里透白的白然景色,给天峰山凭添了几分春意,更显得天蓝、峰高,自有一番“天白几时有起,峰从何处飞来”的妙景。那嫩白、娇艳欲滴的樱花,宛若丰润多情的清纯少女,她们枝干斜伸,互相连在一起,花并花漂浮在日光下形成轻盈透明的花海,放眼花潮,好一幅“无边花海云中来,起伏奔涌到身边”的动人画卷。看,那满山素洁的樱花,枝头闹春,一朵挨一朵,密密麻麻,一簇簇,一团团重重叠叠堆满枝,蕴万干生机。花瓣丰硕饱满,花蕾半开半合,朦胧矜持如浪如潮,气势磅礴,那花团,像漂浮的江雾,“漫天缟素连云开,四厢花影怒如潮”,我没有想到,在这远离城市的山问里,竟然有这么如此如醇香的酒一样醉人的野樱花,我们一群文艺爱好者徜徉在普溯人民引为骄傲的美與爱的海潮里,处在花落花飞雪飘一样的画境中,赏樱花,赞樱花,惜樱花,摄下樱潮春深的倩影,在饱蘸阳光的花瓣上写满美丽的诗句,留下满山樱潮的欢声笑语。此时一阵微风刮来,溢满花香的微风里,顿然问那些粉白的花瓣飘落下来,扑扑簌簌,纷纷扬扬,柔软芬芳,落我一身,芳香四溢而丝丝不绝于鼻,真是情趣雅妙,跃然眼前。我赞叹地欣赏着,璨然陶醉。若登上天柱峰的最高处——玉皇阁极顶三楼,倚窗往下看,这些樱花根据地势高低,错落有致相映成趣,开得满树烟雨,一片洁白的花海尽收眼底,其间杂着少许绿色,互相映衬,互显俊美,一眼望去的是花的海,是美的海,成了一片天然的白丝绢。

当你漫步在这野樱花树下,细心领略樱花的美丽,这里的美能使你精神焕发,生朝气,舍不得离开。

精巧的石雕

到天峰山,最让人难忘的是石雕,最具文化艺术的还是石雕。那雕刻着龙凤、人物花鸟的网形、方形石柱和石门、石窗上的石雕上百幅,其精湛的装饰雕刻技法,既有简练粗犷,又有精雕细刻,使整个殿宇更显庄重典雅而又富丽堂皇。这些雕刻,无论刻工技艺还是描绘表现手法,都堪称旷世绝作。游人和名家曾赞:“木雕、石雕艺人运用手中的雕刻钢刀雕就的图案,一点也不夸张,实实在在。”不得不佩服古人的雕技。这些杰作,是古代工匠把美好的憧憬和希望,把勤劳和智慧注入这天峰山的瑰宝。

天峰山石雕是民间艺术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琳琅满目,尽显天峰山石雕艺术之风流。可以说,天峰山石雕,不仅提升了当地人民的审美能力和生活情趣,还大大地提高了天峰山的知名度,增添了天峰山的神韵和魅力。

天峰山石雕,石料的质地为砂石、色泽为紫红色。石雕造型奇巧,刻工精细,奔放大气,细腻精巧,形神兼备。石雕艺人们根据石材的特点展开构思,因材施艺,依色取俏,将时代风采与艺术抒情的意境凝结在石头上,使天峰山石雕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天峰山石雕是一代石雕艺人创造的民族优秀文化,是有生命、有灵魂的艺术,是一种具有雕刻语言的石文化。其丰富的文化积淀使天峰山更具神采。

置身于天峰山的石雕,宛如进入艺术的宫殿,那美不胜收的山水风景,那千姿百态的花卉鸟兽,那庄重肃穆,惟妙惟肖的人物、蹲狮、龙柱等石雕,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动静结合,跃然石上。其中“前狮后象”横思巧妙,造型美观独特,体现了作者丰富的想象力。还有大小不同的石牌坊、石柱,石花屏一件件古朴、典雅,达到了巧夺天工的境界,令每一位旅游者赞不绝口。

天峰山石雕是祥云普溯民族文化的瑰宝,其艺术文化是社会文化的综合表现。天峰山以其原汁原味延续着它永恒的生命力,也吸引着各地的游人来这里观光旅游,来感受独特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民俗风情。

大理文化 2018年3期

大理文化的其它文章
新生曲
生日宴
俯拾仰取景
总在路上走
远去的乡村腊月
大雪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