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2018-05-16 02:49:41 读者2018年11期

余生很长,何事慌张?

——成都一处茶摊悬挂的对联,被网友称为“成都哲学”

阅读并不是我们的刚需,虚荣才是。

——出版人张立宪说,我们买书、晒书太多而读书太少,网上点蜡烛向某人表示敬意太多而看人家的书太少

人应该拥有抗拒哪怕是最好的东西的权利。

——导演许鞍华说,即使是最好的东西,如果要强迫所有人接受,都会变成一种暴力

穷人是小心翼翼地大方,有钱人是大大方方地小气。

——论如何判断一个人是真有钱还是装有钱

中国学者的头衔,可以开一场武林大会。

——很多学者评不上长江学者,就巧立名目,搞了一些以名山秀水为名的称号,但其实他们还是原来的那个学者

当这个国家所有的精英都想往金融上转的时候,我认为出了大问题。

——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认为,我们的优势是经济体量,而非科技实力、创新能力;核心高科技领域的优势需要匠心、日积月累的寂寞积累与投入

越无知越骄傲,正是当代人留给自己的最后的遮羞布。

——看别人玩抖音、打《王者荣耀》、开直播,觉得自己被时代抛弃了;看別人创业套现几个亿,怀疑自己被同龄人抛弃了,我们已经进入“全民焦虑”的时代

容器人。

——看似与他人保持着良好的社交关系,其实并不愿意倾注过多真挚的情感。如同两个容器外部相触,却无法深入对方内部

三种令我充满感激的记忆:一个装满书籍的家,一个在外省乡村度过的童年,一位可以倾诉衷肠的导师。

——奥登在《染匠之手》中为我们描绘的一幅充满柔情的画面

别指望“农二代”回村庄,也不该把他们当作城市的局外人。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守英认为,“农二代”相较于过去的“农一代”,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这种变化将会对中国未来城市化的整体格局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

长远看来,更重要的是刊物演进的方式,它提出并讨论的问题,或是它回避的问题,它如何看待同时代的政治和文化,以及它为塑造它们所付出的努力。

——《伦敦书评》主编玛丽-凯·维尔梅斯谈论刊物的定位和意义

思考有时是苍白无力的,所以尽量避免匆忙下结论。正如马克斯·韦伯所说,当你做出判断的时刻,意味着思考结束了。

——央视主持人邹悦

要想瘦,常吃饭。

——研究发现,不规律的饮食可能是发胖的关键因素,而那些一日三餐规律进食、从未尝试过减肥的人,反而更容易战胜“天增岁月人增肉”的无情规律

梦想近看是悲剧,远看是喜剧。

——悲剧是因为上天给了你希望,却让它与你相隔甚远;喜剧是因为加上时间的维度后,你可以反复回看咂摸

害羞的人就像加载很慢的网页——他可能是有史以来最酷的网站,但没人想坚持那么长的时间来发现这一点。

——与此同时,过于外向的人就像是网页里的弹窗广告,你可能根本不想看,但他总是自动蹦到你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