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

2018-05-25 04:44:10 科幻世界2017年10期

索何夫

一切皆有终焉。

属于守卫者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许久,久远到甚至连他的计时器界面也已经不足以显示。古老的事物化为尘烟,美好的愿景与虚妄的梦想一同如朝霜般消散,只有记忆仍在硬件中被忠实地保存着。

不过,那台包含在他核心硬件中的铯原子钟仍然在精确地运行,因此他知道,时间并未终结,那条无尽之河还在流逝。

当然,就算不参考钟表,守卫者也能通过其他方式察觉到世易时移。

在这颗堡垒化的战斗卫星表面,以及环绕着它的同步卫星轨道上,许多自动防御设施的光学观测系统还能运转。透过这些“眼睛”,守卫者一直默默地注视着斗转星移,与这颗战斗卫星刚刚被移出行星系边缘的岩质小行星带,然后改造成武器平台时相比,璀璨的星河已经变得非常陌生,唯一不变的,只有这颗卫星、守卫者自己,以及守护的使命。

不过,守卫者知道,他的使命其实早已失败。在距这颗战斗卫星二十万标准里之外,那颗一度繁荣的行星已经成了满目疮痍的废墟。巨大的弹坑截断了山脉与河川,毁灭性的爆炸在大陆边缘曾是城市的地方制造出了一系列以地质学标准而言仍然相当年轻,灌满了有毒海水的海湾。由于地质灾难导致大量物质被抛入洛希极限之外,这行星的大气比过去稀薄了不少,许多板块已经不再稳定,大规模的普林尼式火山喷发和强烈地震导致的海啸,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频繁地在行星表面肆虐。除了原生生物、囊泡藻类、病毒和几种原本作为极端条件下的紧急粮食作物而开发出的转基因苔藓,在这个世界上很难再找到多少生命的迹象。而一度存在于此的文明,则只留下了些许在时间之河中不断磨损瓦解的残迹。

但守衛者仍然在守护着,他的使命未被取消,而他所拥有的自由裁量权也不允许他取消自己的使命。他仍然警惕地监视着、准备着,并将继续警惕下去,直到自身存在的尽头。

一切皆有终焉。

有时,守卫者也会做梦——当然,这种描述其实并不严谨,因为他从未拥有过人类所特有的活体大脑结构,也不会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想象”。但是,每当它关闭大多数思维能力,开始自检和阶段性休眠时,那些古老的记忆总会重新出现。

漫长的争议、分裂,以及最后的战争。孤注一掷的毁灭性突袭,两败俱伤的灾难性结局,整个文明体系逐渐沉寂衰败,以及在一切行将结束时,由那些因为绝望而疯狂的人所发起的最后报复……

这些记录,被完整地保存在守卫者的记忆之中,就连最细微的片段也未尝模糊。他还记得,在战斗卫星密集的火力网拦截下,那些被用作诱饵的破旧舰艇是如何分崩离析、坠向卫星荒凉的地面的——但与此同时,真正的死神却从一旁悄然绕过,径直砸向了他所竭力保护的那个美丽世界。

那次毁灭极为彻底,他的使命也在那一刻宣告失败。

然而即便如此,守卫者仍然永远警醒,时刻注意着周遭的任何异动。

每一年中,他的预警系统都会发现几个可疑的物体接近,不过它们最终都被鉴别为小行星、彗星或者其他乱窜的微小天体。

但这一次,情况似乎有所不同了。

在告警系统的接连催逼下,守卫者离开了那个已经原封不动地重复了无数次的梦,按部就班地将自己的所有子系统在不到一百纳秒内全部开启,并开始检查预警系统刚刚截获的目标。

正如他估测的那样,这个目标的位置颇为模糊,忽隐忽现,仅仅确定目标大致的位置、航速和航向,就花掉了多达数十秒的时间——由于年代久远,构成星系预警网络的探测器已经有一大半失灵,还有一些处于次要位置上的则被拆解成了零件,用于对更加重要的探测器进行必要的维护。

不过忙了好一阵,到最后守卫者还是确定了自己想知道的几件事。

首先,那东西正在朝他接近。

其次,那不是陨石,不是彗星,也不是任何非人造物体。

那是一头生物,一头经过了高度改造的能够在吸气式冲压推进器的协助下进行短途太空航行的生物!

这是一艘外观如同蠕虫与鲸鱼混合体的半有机飞船。

如果守卫者拥有与真正的人类一样的可以产生情感冲动的大脑,那么他在这一刻,应当感受到的是惊讶和欣喜——尽管那艘一半以上由有机体构成的穿梭机的外观和识别信号,与他的资料库中所储存的一切信息均不符合,但它本身就足以引起守卫者的瞩目。守卫者还记得,在千古之前的那场战争的最终阶段,他所要守护的人们曾经大量制造过像这样的军用航天器。这种半活体设计,或许不是最优秀的,但在资源短缺、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却是最合适的选择。

当然,那个时代早已结束,而那些活体飞船也大多沦为了星际空间中永恒的冰冻残块,或者在行星表面无休止的碳循环过程中化为乌有。守卫者原本以为,他在有生之年里,都不会再看到像这样的设计了,但今天的发现却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于是,在仅仅片刻的思考之后,守卫者启动了战斗卫星表面的一处发射器,向对方发出了一道最为普通而且完全未经加密的质询信号。

你是谁?

“我们是‘传承舰队的先遣分队,来自‘九星联盟。”对方的答复以语音形式进行,而且是守卫者所熟悉的那种语言,正是他奉命守护的那些人所使用的语言。

“我们没有武器,没有敌意。”对方继续说道。

“是吗?”守卫者改用语音模式问道。平心而论,他并未料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与来者进行交流——从理论上讲,不会有任何被普遍使用的口头语言能在几个世纪后还大致保持原样,毕竟,新的词汇、语法和发音每时每刻都会出现,就像矿物质逐渐深入并取代深埋在地下的骨头里的磷酸钙,慢慢将其最终变成化石一样,所有的语言最终都会演化得面目全非。然而奇怪的是,这群来客虽然语调生硬,但其使用的却是货真价实的古代语言。

“那么,我可否知晓你们的目的?”守卫者试探着问道。

“我们前来寻找伟大的传承。”先前说话的那人继续用语法完全正确,但却充满棱角的语调说道,听上去就像是一位正在祭坛前念诵咒语的祭司。

守卫者突然意识到,这些人确实精通这种语言,但很可能从来都未曾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过它。

“这是我们的血脉与文明赋予我们的崇高使命。”那人字正腔圆地说道。

“抱歉,请你解释得明白一点儿。”

“我们知道您是谁,守卫者。”对方忙碌了片刻,终于成功地将一段视频信号传到了守卫者的通信系统之中。在那幅出现于守卫者“眼前”的图像上,守卫者看到了那个与他对话的人。这是一个个子矮小的男人,浑身上下的体毛都被精心剃掉,穿着一件让守卫者感到相当眼熟的没有半点儿多余饰物的灰蓝色短衫和一条以耐磨材料制成的连体紧身裤。

“作為光荣的阿卡迪亚同盟的继承者,我们前来寻回自己的历史。”这个男人说道。

如果守卫者有一张人类的面孔,那么他纵然有着远超一般人的自制力,此时也必定会露出些许疑惑地神色。没错,如果就着装打扮,甚至语言习惯来看,眼前的这个男人都和那些他曾全力保卫的人极为相似,但这个人的长相却大相径庭——阿卡迪亚同盟的居民们有着对基因优化工程高度宽容的文化传统,不同的人往往会在相貌与身材方面有着巨大的差异,但却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几乎没有哪个人看上去像是绘制在生物教材上的那种“原装”的人。

而这个男人却恰好相反。

守卫者立即开始了行动。

从理论上讲,在不掌握任何相关资料的前提下,远程入侵一艘航天器的系统的成功率几乎无限接近于零,因为试图入侵者甚至无法确认正确的入侵路径。

但守卫者有一种预感,而正是这一预感让他采取了行动:一段从古老的资料库中被找出来的伪装成普通入港定位协议的信号被发了出去,随即被位于那艘半有机飞船表面的一处传感器所接收。

随后发生的事,证明了守卫者预感的正确性——那艘航天器没有出现任何异动,而一段非常简单的无线电信号则在不久之后被传回了战斗卫星。这段信号本身只有区区几个比特,没有任何信息含量,不过,对于事先准备好的暗号而言,这就够了。

行动的第一步已经圆满成功,而且对方毫无察觉。

“你说,你是来寻回历史的?”在行动的同时,守卫者若无其事地继续着对话,“而且你还自称为阿卡迪亚同盟的继承者?”

“当然!‘决定人之所以为人的是人性,不是基因。”对方用拳头敲了敲胸口,以祷告式的虔诚语句念出了这句守卫者耳熟能详的箴言,“在大战之后,我们经历了漫长的衰退与蒙昧,但感谢伟大的导师阿提夫阁下和他的弟子们的努力,我们成功地复归了进步与理性,开始寻回文明、重新崛起。而且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通知您。我相信,您大概会为此而感到十分宽慰。”

“哦?是什么样的好消息?”

“我们的敌人,万恶的‘圣体兄弟会,已经彻底落入了没落与遗忘的深渊,不复存在了。”那人微笑着说道,“当然,这也是他们应得的下场——这些残忍的恶徒从来都不能正确地认识到人的本质,愚蠢地将所谓的遗传纯洁性当成人类存续的根本目的,而灭亡就是历史规律赋予他们的唯一且不可逃避的下场!自从‘传承舰队出航以来,我们探索了十六个在大战时代的古籍中被标注为‘敌对的行星系,但均未发现文明的痕迹,少数行星和卫星上还有那么一点儿活人,聚居在被炸毁的废墟附近苟延残喘,不过也都倒退回了前技术时代。”

“有意思。”守卫者说道,“那么,你们是怎么对待这些可怜人的?”

“我们基于一贯的原则,将他们迁移到更适合生活的文明世界,并为他们建立了自己的社区。”对方答道,“至于那些被破坏废弃的行星,我们正在计划进行环境复育工作,未来它们将会成为自然保护区,只进行最低限度的开发与殖民活动。”

“很好。”就在守卫者回答的同时,他收到了一条系统自动发出的提示——先前的那个简单入侵程序已经成功地进入了对方毫无防护的系统之内,迅速进行了自我复制,并建立起了一条完全保密的通信频道。更重要的是,它也神不知鬼不觉地接入了那艘半活体航天器内的一部分系统,其中就包括了最为重要的医学子系统。

下面就该干正事了。

正如守卫者先前的预感一样,这艘航天器的计算机所使用的程序语言,与他自己所使用的几乎一模一样。因此,他植入的自主型入侵程序很快便畅通无阻地“繁殖”了起来,并破解了这个子系统中唯一的一道安保程序,然后通过从系统中获得的权限访问了正在数十天文单位之外的星系外围巡弋的那几艘大型星际飞船——它们显然就是所谓的“传承”舰队——的系统,从中调出了船员的医疗记录。这些记录显示,这支“传承”舰队使用的是与过去的阿卡迪亚同盟相同的时间单位,在出航后的一千零一十九个标准日中,它的船员中有三分之一接受过飞船上的医疗服务,其中五分之一的人留下了遗传学记录。

守卫者发出了一段信号,让入侵程序对找到的东西迅速进行了一遍筛选,并开始下载那些经过筛选的记录。

在守卫者大显身手的同时,那艘航天器上的人却显然对此一无所知,仍在滔滔不绝地解释着他们此行的目的与一路上的所见所闻。

“……我们总共找到了七个被遗忘的聚居世界,让三百五十万人口回到了文明的怀抱,在另外十一个旧同盟的废墟世界中,我们找到了大量珍贵的文物与历史记录,以及被遗忘的古老技术。”那个男人——守卫者决定暂时称呼他为“使者”——如是说道,“这一切都是我们伟大的祖先所留下的无价遗产,有了它们,我们就能真正摆脱困顿的泥沼,回到伟大的黄金时代!”

“这很有趣,”守卫者沉默了一小会儿,“你能解释一下何谓‘真正吗?难道你们之前都……”

“仅仅是重获一些失落的技术,并不足以让一个伟大的文明复活。”使者答道,“文明不是来自某一样事物,甚至也不基于血统,而来自于我们的思想与意志,来自于守则、规范与其他行为模式。因此,我们真正的目的,是寻回这一切的传承。”

如果守卫者是一个人,他现在肯定会下意识地点头表示赞许,“我相当赞同这种说法。那么,在开始下一个话题之前,你能否为我简略地介绍介绍你们的联盟的状况?”

使者又一次开始了陈述,但守卫者并没有听——他指示自己的一个子系统将对方所说的话记录下来,以备将来分析查验,随后就将注意力转向了另一批资料:这是大约四百份基因档案,来自那支“传承”舰队的医学档案库。在漫长的航行中,这些船员因为在陌生的行星环境中过敏,或是遭受辐照诱发了癌变,或者受伤后克隆替换用的身体组织等原因,而在他们的舰船上就医,并在这一过程中进行了必要的基因测序工作。而入侵程序随后窃取的信息则表明,这些留下基因序列信息的人,来自这个“九星联盟”的每一颗星球,涵盖了所有主要居民点。虽然区区四百人的样本量实在不算太多,但守卫者认为,至少在目前的状况下,这些样本的代表性已经足够充分了。

在设计之初,守卫者所操作的这颗战斗卫星,就被定位为纯粹的无人战斗平台。负责建造它的工程师们,在这颗直径超过一百标准里的岩石小行星内,修建了数以千计的弹药库、反应堆、有重装甲防护的武器系统、地下运输管道、备件制造车间和截击机机库,甚至还有功率可观的后备推进器,但却只准备了寥寥无几的生命维持设施,用来在必要的情况下让少量人员能够进驻并修复它。然而即便如此,这规模很小的生命维持设施仍然包含了一个多功能医学模组,以及数量可观的遗传信息库。

开始比对分析。守卫者下达了指令。

医学模组自带的程序迅速而忠实地执行了守卫者的指令,开始对一个又一个人类个体的基因序列展开分析与对比,并将结果编纂成一份简明扼要的统计表单。

仅仅四十二秒后,全部工作就完成了。

守卫者开始检视这份表单。

然后,他深深地震惊了。

尽管守卫者的思考程序严格地限制了他对事物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以减少偏见与思维定式造成误判的可能,但这份表单上的数据仍然大大地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没错,就像历来以包容著称的阿卡迪亚同盟的公民一样,这些人的遗传基因有着相当大的差异,他们分别来自数十个不同的种族,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人有着曾接受过遗传学优化改造的迹象。但是,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守卫者没有发现任何来自阿卡迪亚主要民族的遗传特征。

守卫者足足将表单检查了三遍,接着,他开始构思下一个问题。

“抱歉打断你一下,”守卫者在通信中说道,“但我希望知道,你们的这支‘传承舰队的船员是如何选拔的?”

“主要是按照个人能力与素质,”使者答道,“但是,出于政治与文化层面的考虑,再加上符合条件者的人数足够多,联盟内每个人口超过百分之一的民族,都按照其人口份额在舰队内得到了相同比例的职位。”

“也就是说,你们舰队的人口组成与你们联盟的人口结构……”

“基本吻合,顶多有一点儿可以忽略不计的微小出入。”使者兴致勃勃地解释道,显然相当以此为傲,“还有別的问题吗?”

“我需要你们联盟各主要行星的确切坐标。”

“没问题。”守卫者没能从使者的语音模式中分析出半点儿怀疑的成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这就把星图发过来。”

“谢谢。”

对星图的分析甚至比对比基因图谱还要简单,数十个世纪对于人类而言或许是一段漫长到近乎永恒的时光,但对于群星而言,却仅仅只比弹指一挥间强那么一点儿。在按照恒星运行所造成的相对位置变化进行了小幅度的方位修正后,确定对方发来的星图中行星的具体位置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虽然名称已经与过去不同,但守卫者可以确信,这些行星全都存在于战前的记录之中。

事实上,他对它们再熟悉不过了。

那些地方,全都是“圣体兄弟会”的核心控制区,是敌人的老巢,是他曾经誓要消灭的那些家伙。

接下来的第二轮遗传学分析,也证明了这一点——在排除基因漂变和基因改造后,三分之二的“传承”舰队人员,都是守卫者的敌人,那些以所谓“纯正的人类血统”为傲的家伙的后代。

虽然已经度过了漫长的闲置时光,但这颗战斗卫星仍然是一柄锋刃未钝的利剑。仅仅一个念头、一道简单的指令,数以百计的激光发射井、导弹荚舱、动能武器炮塔、重力扭曲发生器和微型黑洞炸弹生成器,就悄无声息地在它们的掩体中被激活了。而散布在行星系周边的无数探测器、观察站和被动式光学/电子侦察信标,也都恢复了工作。密布于关键位置的主动防御系统开始接连上线,损管系统也进入激活状态,随时准备在交火开始后进行抢修工作。

用不着进行任何形式的战术评估,守卫者也知道,他有能力摧毁这些闯入者。而要做到这一点,需要的只是他的一道附上了启动秘钥的简单指令而已。

但守卫者却迟迟没有下达指令。

他本该这么做。他发下过誓言,要为他所守护的那些人消灭一切敌人。他的道德子程序允许他采取必要的方式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而他的情感子程序在数千年前积累的愤怒与憎恨直到如今也没有减少分毫。守卫者懂得复仇为何物,也从未遗忘自己的责任,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迟迟没有下达开火指令,而是对入侵程序发出了另一道指令。

根据这道指令,在数十微秒后,这个程序成功地用被绑架的对方的医疗子系统侵入了一台微型终端机中,而这台终端则远程连接着植入整艘航天器上所有人员大脑内的医疗芯片,用以随时监测他们的健康状况。当然,对守卫者而言,这些芯片测得的信息也能派上别的用场。

测谎程序启动。

“谢谢你的配合。”在下达完指令之后,守卫者对这些访客的代表说道,“我现在已经对你们有了大致的了解,但我还是想知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当然知道。”使者兴奋地点着头,“这里是最后一战发生之处——我们伟大的导师从古老的历史记录里找到了这段记载!在走投无路、被迫签署停战协议后,‘圣体兄弟会的那群奸贼并没有善罢甘休,反而秘密研制了被称为‘末日预言的超级动能武器,并用它袭击了同盟的首都阿卡迪亚星,而同盟的最后反击则将他们送入了地狱。根据记载,当时负责反击行动的是一颗战斗卫星,我相信,那就是……”

“是我,没错。”守卫者答道,“我是复仇者。”

“……而在那之后,我们也因为战争导致的巨大破坏而陷入了蒙昧与退步之中,沉沦在苦难的岁月里,直到先贤重新发掘了历史,恢复了传统,终于再度启蒙了人民。”使者说道,“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亲眼见证这段历史的真实性——在今天之后,再也不会有人敢质疑过去所发生的一切!”

“是的。”一秒钟后,守卫者答道。在给出这句回答之前,他干了两件事:取消了整个作战系统的待命状态,并指示那个入侵程序自我删除。

那艘半活体航天器上的人并没有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远在若干天文单位之外的“传承”舰队也同样对此一无所知。

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件事,因为守卫者明确无误地意识到,他们的代表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

“我们现在要去行星表面,到实地去探寻历史的痕迹。”使者谦恭地将双手交叠在胸前,行了个标准的阿卡迪亚式问候礼,“请您允许我们通过。”

“可以。但我怀疑,你们不会在那儿找到多少有考古价值的东西。”守卫者说道,“当年的战争所导致的毁坏已经十分严重了,而时间则磨去了更多的……”

“我们不需要找到很多东西。”当那艘半活体航天器重新开始移动时,使节答道,“归根结底,传承并不取决于某一样物件,甚至也不源自基因和血脉,而来自我们的信念与共识,来自我们世世代代的思想与精神所创造出的一切。我们需要的只是确认历史本身,仅此而已。多一点儿或者少一点儿古老的残迹,对我们而言无关紧要。”

“当然,你是对的。”守卫者答道,“你们走吧。通信结束。”

对方照着他的话做了。

与此同时,一道经过反复加密的通信开始传往许多光年以外,汇报这个最新的好消息。

他们终于确认了自己的胜利。

在足足二十个标准日后,当那道加密的信息被破译、还原,然后通过广播系统向整个行星播出时,凡-谢林的每座城市都陷入了狂欢之中。

千百万人欢呼着离开了他们那蚁穴般的狭窄住房,涌入了在上次大战中化为玻璃废土的荒芜原野,数以千计象征着万恶的“圣体兄弟会”的丑陋假人被欢呼着的人们付诸一炬。人们在欢呼,因为他们知道,在这个冷漠的宇宙中确实存在着某种意义上的正义。那些拘泥于“纯洁血统”的愚蠢凶残之徒,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连同他们那狭隘偏执的理论一起销声匿迹的结局。

在每一条街道、每一处会场上,源自不同世界、属于不同种族的人类与非人智慧生物拥抱在一起,为这迟到了千百年的胜利而欢呼。而那些历史学家则开始感慨万千地回顾历史,并对这胜利的来之不易唏嘘不已——根据他们手头的那些断简残编中的记载,那场久远的战争事实上是以毁灭性的两败俱伤告终的。在战火最终熄灭之时,曾经的社会早已土崩瓦解,残存的人已经像风中的沙尘一样四散,对过往时代的记忆更是在随后漫长的蒙昧时代几乎消失无踪。

事实上,联盟的一切都来自于文明复兴后重新发掘出的古老记载,他们确实胜利了,但这种胜利非常勉强,也相当侥幸:除了他们祖先留下的珍贵记载之外,兄弟会的歪理邪说也曾经在许多殖民世界的废墟中出土过,甚至还对某些心怀邪念的家伙与小团体产生了诱惑。那些家伙不仅全盘接纳了那套鼓吹“纯洁血统”和“正统传承”的鬼话,甚至还声称兄弟会才是他们真正的先祖。在文明重新崛起的那些日子里,联盟内部曾经不止一次因为观念的矛盾而发生过激烈的争执与冲突。当然,坚持真理的一方最终占了上风。但他们知道,一切其实很可能会与现在截然不同。

如果胜利的是那些家伙,那么他们或许会自称为兄弟会的后代。

他们原本有可能变成现在的自己最为厌恶的模样。

不过,这些可能性全都没有变成现实。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更不可能。而绝大多数参与欢庆的人也并不在乎这一点。碌碌众生在乎的只是在当下啜饮胜利的甘露,而不是探究已逝的陈年旧事。

庆典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就在结束与信使通信的同时,战斗卫星中蓄势待发的武器系统也默默地复归沉寂。传感器阵列停止了工作,彈药开启的保险被重新关闭,辅助战斗的A.I.也再度沉入无梦的长眠。

但是,在战斗卫星表面的一处毫不起眼的天然陨击坑下,一台通信设施的信号发射装置正缓缓升起,在那艘半活体航天器穿过卫星公转轨道的同时,用在这个时代早已无人能够解译的密码发出了一段信息——这段信息的接收方是守卫者的众多同类中仅存的一个,早在许多个世纪之前,它就已经不再与守卫者联系了。不过现在,通过那份最新得到的星图,守卫者再度确认了对方的存在,虽然在“九星联盟”的眼中,那仅仅是他们曾被战火重创的主星系边缘旋转的无数平平无奇的小行星中的一颗而已。

但它很快就不再是了。

从今天开始,你将不再是复仇者。守卫者在信息中如此写道,现在,你是守卫者……

【责任编辑:刘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