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本那巴瑶族:生在天堂 活在地狱

2018-06-19 17:09:54 旅游世界2018年5期

黄小仙

在马来西亚仙本那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国籍,不被允许登上陆地;他们居住在高脚屋中,可以不带任何设备潜入深海20米捕鱼;他们延续着祖先数百年前的生活方式,唯一的交通工具是手做的木船;他们,终其一生漂泊海上。

他们就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海洋游牧民族——巴瑶族。

巴瑶族:游荡在天堂和地狱间的民族

仙本那位于马来西亚东部的沙巴州,这里有银白色浅滩,荡漾的珊瑚礁,水因深浅不同呈现出丰富的颜色:近岸是透明的,越靠近大海颜色越深;从浅绿到绿色,再一点点变成蓝色、深蓝……这片美丽的海域就是巴瑶族生活的地方。

而与美丽的环境相比,他们的生活就显得十分不幸,他们沒有国藉、没有身份、沒有学校、沒有医院,过着贫困的海上漂泊生活。

每天清晨,巴瑶人就早早起床,开始一天的“航海”和捕鱼,孩子们则在小船周围的海里潜水游玩。那些小孩,你永远问不到他们的年龄,因为他们的父母也从未记住他们的生辰(这里的小孩特别多,由于政府不管,当地又缺少节育措施,因此这里的巴瑶人都严重超生,少的生五六个,多的生十一二个)。

巴瑶族人是自由潜泳的高手,能潜到30米甚至更深的海域捕深海鱼,寻找珍珠以及海参。海参不仅是巴瑶族的美食,也是过去几个世纪以来巴瑶族向外界兜售的珍品。不过他们的潜水工具却简陋的可怕:常常只有镶着玻璃镜片手工雕刻的木质护目镜,还有利用船上废旧材料改制的渔叉。

因为整日和海打交道,巴瑶人在学会走路之前就先学会了游泳。据说巴瑶人自幼便有意弄破耳膜,以适应海水的压力。巴瑶人有天生的潜水能力,一般人憋气1分钟左右,但巴瑶人可以憋气5~8分钟,他们可以不借助任何工具在水深20~30米的地方漫步,捕捉珍珠、海参和各种鱼类。

巴瑶族:谁也说不清楚的民族起源

时至今日,没有人能够确切知道巴瑶人是从什么时候生活在这里的。他们有共同的语言和一些遗传特征,例如较深的肤色等。生活中,他们通常用自己部落的名称来作称谓。

关于语言,巴瑶族使用的巴夭萨玛语属于菲律宾的马来-波利尼西亚语分支,这或许证实巴瑶族的起源很可能与菲律宾有关。不过,也有痕迹显示他们300年前从廖内群岛迁移而来。 荷兰人、英国人在18世纪就有过相关的考察报告。一种较为普遍的说法是:他们的祖先是为了逃避战乱而从菲律宾等国流徙到仙本那这个海上“世外桃源”的。

但据巴瑶族的传说讲,巴瑶族起源于柔佛州苏丹的皇家卫队,马六甲苏丹国被风暴肆虐后,他们改在秋天沿东海岸的婆罗洲定居。

另一个版本是,他们护送苏丹的新娘,路上被文莱苏丹将新娘绑架,因无法完成任务,就在海边住了下来。

第三个版本是,相传很久以前,马来西亚柔佛州的公主,在一次洪灾中被冲走。她的父亲沉浸在丧女的悲痛之中,便派遣部下出海寻找,并下令他们找到公主后才能返回。后来,这些奉命寻找公主的人,因无法找到公主只能留在海边,这些人就成了巴瑶族的祖先。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代又一代的巴瑶人也渐渐适应了海洋环境。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巴瑶人也发生了变化,大约200年前,部分巴瑶人脱离了居无定所、漂泊流浪的生活,开始在岸上定居,成为陆上巴瑶族。海上巴瑶族也逐渐改变船就是家的习俗,以海上高脚屋为居所,过着“半定居”的生活。

在巴瑶族人的世界里,他们相信自己和大海有一种复杂的联系。感谢上苍,这一带海域近千种的鱼类足以让他们不用发愁每天的食物。

海上吉普赛人群会消失吗

巴瑶人常年居住在“船屋”或“高脚屋”。“船屋”就是里巴里巴(lepa-lepa),传统的里巴里巴长约5~10米,宽约2米,船中间有蓬遮挡,用于起居,船头、船尾是开放的,用于撒网、摇浆、做饭和晾晒衣物;“高脚屋”建在浅海上,用树干撑起的简易木屋,犹如“吊脚楼”,一般“脚”高3—4米,有木梯方便上落。墙用椰子树叶或单薄的木板围成,房子通常有个露台,煮饭、洗衣、洗澡、晒渔获等都在那里进行。不少高脚屋的木桩很细,摇摇晃晃,墙壁四处漏风,里面除了锅、碗、瓢、盆等必要的生活用具外,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具,一般也没有任何电器,真可谓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穷得让人不可思议。虽然常年生活在水上,但水仍是巴瑶人生活中的最大难题——淡水奇缺。平日里的雨水是他们最便捷的饮用水,但远不够用,通常还要到仙本那镇上或较大的岛上取水。

近几年马来西亚政府开始重视巴瑶人的生活,一些国际公益组织也关注他们。他们跟现代化已经不是完全隔绝,逐渐受到现代社会的影响,例如使用煤气灶、内燃机引擎(舷外机)、柴油电机甚至电视。

不过,巴瑶人虽然开始离开船屋,以高脚屋的形式聚居,形成珊瑚礁浅滩上大大小小的“村落”,但在马来西亚他们依然社会地位低下,不受其他民族的欢迎,上岸也仅仅是为了补充淡水和通过卖鱼获换取必要的生活用品。每天除了劳作,他们就是在高脚屋的平台上望着大海呆坐。中午烈日当头时,全家人就平躺在空间很矮的高脚屋内,因为即使里面再闷热,也比在外面顶着烈日强。

不过,随着仙本那一带旅游业的开发,大量游客带来的现代文明不可避免地影响巴瑶人的生活。一些年轻力壮的巴瑶人也逐渐与现代社会有了接触,当地政府和一些国际组织也试图提供帮助。

当然,现代社会的负面影响也随之而来。虽然现在这里还没有明显的工业污染,但生活污染已经很明显。废弃的塑料制品在海上飘荡。人们不禁担忧,现代文明给巴瑶人带来的是祸是福?这个最后的海上吉普赛人群落是不是已经面临消失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