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航空探访之旅(2)

2018-06-23 07:42:44 航空世界 2018年1期

史小刚

2017年12月9至10日,日本航空自卫队一年一度的航空祭(航空开放日)在冲绳那霸市那霸机场举行。冲绳岛的面积为2249平方千米,其本名叫琉球,明清时代一直是中国的藩属国,被日本掠夺后改名为冲绳,正式名称为冲绳县(相当于中国的省),县府所任地是那霸。

二战后期,日本被美国年事占领,冲绳由于战略位置重要,堪称扼守西太的咽喉要道,故此1945年至1972年间,美军都直接管辖着冲绳。直到1972年,美国才将部分冲绳上地归还日本,而其在冲绳建立的军事基地则仍由美军驻守,占用上地达冲绳岛面积的20%。

日本航空自卫队的航空祭,是颇具日本航空文化特色的航空开放日。为了使广大日本民众了解和热爱航空自卫队,以及吸引年轻人踊跃参加自卫队,航空自卫队各基地每年有1至2天向普通民众免费开放,每年的7月以后各基地会陆续举行航空祭,时间大多选在周末。举办期间,实机地面静展、装备演练、登机参观等为航空祭的主要内容,而飞行表演则为航空祭的重头戏。同时,为了吸引当地市民广泛参加,会场内还设有大量饮食摊点,兜售各种特色小吃、销售“军迷”们喜爱的军用纪念品、模拟体验、娱乐演出等一应俱全。开幕式和航展间隙,还有学生大型乐团和团体操的精彩演奏和表演。室内演出舞台上,由驻地军人担任的节目主持人,一边介绍着所开放基地的情况,一边穿插着各种舞台表演。会场上,富有当地特色的民间鼓乐演出,身着和服带着笑脸唱歌跳舞的本地姑娘,都会给参观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可谓日本航空爱好者们的嘉年华。

本届那霸航空祭比较2016年度的航空祭而言,参展飞机数量有所减少,航空自卫队的“蓝色冲击波”特技飞行表演队没来助阵,整体内容缩水,显得本届航空祭略有逊色。航空祭入场时间由以往的上午8时改为10时,被日本网友嘲讽为“冲绳时间”(意为时间拖沓,不紧凑)。整个航展飞行表演被日本网友吐槽为怠慢观众,一天的航空祭没有太多的飞行表演安排。对航空发烧友而言,这次的航空祭就像吃日本料理,吃完了饿劲儿还没过。当然在那霸机场举办航空祭,航空自卫队有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那就是那霸机场是一座军民两用的机场。而且那霸机场首先是以民用航空业务为主,众多航空公司在该机场开通航线。同时那霸机场又是日本航空自卫队、海上自卫队、陆上自卫队三位一体的重要军事基地。

冲绳岛独特的自然环境,赋予了其观光圣地的吸引力,每年有2000多万旅客进出该机场,穿梭于机场的民航客机络绎不绝,给航空自卫队机动飞行表演时间自然是少之又少。12月9号的三机混合飞行表演就因空中管制而被迫取消。当时,3架飞机已起飞在某空域集结编队,广播中突然通知因等待起飞降落的客机数量太多,飞行表演临时取消,引发现场一片哗然。

由于那霸机场容量达到饱和状态,年航班起降数量超过13万架次,那霸已开始建设第二跑道。据日媒报道,新建的那霸机场第二跑道竣工时间将比原计划提前1年零两个月,力争于2019年12月建成。据说第二跑道专为自卫队而建。

那霸机场是日本航空自卫队西南航空方面队的司令部所在地,它直接受航空自卫队总队的指挥与领导,其编制规格为日本航空自卫队4个3星级司令部之一。主要防空责任区为琉球群岛等日本西南群岛。它的前身是西南混成团,建立于1973年10月16日,下辖作战部队包括第83航空队、西南航空境界管制队、第5高射群、西南航空设施队等部队。在责任区内,主要承担空中警戒与监视任务以及面向中国东海和西太平洋方向的防空拦截任务,其核心任务是对来自中国东部沿海的中国军机实施查证拦截,同时还承担弹道导弹的防御作战任务,主要装备包括F-15J/DJ系列战斗机、E-2C预警机,“爱国者”PAC-2和“爱国者”PAC-3防空导弹。

近年来随着中国空军实力的增加、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的建立,中国对东海相关海域的管控力度加大及钓鱼岛争端的加剧,给原来的西南混成团带来了空前的压力。为针对中国海洋活动而强化日本南西诸岛防卫能力,2017年7月日本航空自卫队宣布将西南航空混成团升格为西南航空方面队(相当于中国的空军军区),航空自卫队将筑城基地第8航空团(8th Alr Wing,日文为第8航空)所辖第304飞行队(304th TactlcalFighter Squadron,日文为第304行)调往那霸基地,与第204飞行队合并组建第9航空团(新第9航空)。战斗机飞行队由一个增至两个。F-15J/DJ型戰斗机数量由原来的20架增至40余架,原第83航空队的番号不再使用。日本对西南混成团的升级并非一日之举,而是以所谓的中国威胁为借口,在近年来不断推进的结果。

那霸基地以F-15J型战斗机为主力的战斗机力量,其主要任务就是针对中国空军进行空防拦截。第204飞行队的部队标志为白头鹫,据说此设计代表其为日本航空自卫队中F-15的最强部队。在日本航空自卫队中这支标有白头鹫的F-15J战斗机机群应该是最紧张最“忙碌”的一支航空部队。

笔者连续两年造访那霸航空祭,两次身临其境地感受到第九航空团的“忙碌”。2017年12月9日,航空祭开始入场的清晨,那霸基地12架挂载了空空导弹实弹的F-15J战斗机和两架E-2C预警机紧急升空,和2016年那霸基地举办航空祭时的情景如出一辙。按照上一次的经验,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中国空军又开始了跨岛链训练。果真,据后来日本社交媒体发布的消息称,是中国空军当天上午有4架轰bK、1架运8G飞过了宫古海峡,西南方面队不得不紧急出动战机进行查证伴飞。

虽然本届航空祭飞行表演乏善可陈,但奔往宫古岛方向的军机却频繁起降,便成了主要的拍摄对象。下午开始准备特技飞行表演的两架T-4教练机,在地面精心准备多时后,在观众的掌声中滑向跑道,升空做了几个通场便草草收场。着陆后几名飞行员略显兴奋走向人群,原来亲朋好友带着飞行员年幼的女儿正在那里等待,现场氛围洋溢着温馨。

调防不久的第304飞行队参加此次航空祭正值其创立40周年,为示纪念,一架F-15J战斗机彩绘上日本家喻户晓的“鼻高天狗”图案。这架彩绘机在此次航空祭上成了出镜率最高的“明星”,也是原本就缺乏内容的节目单中最为航空摄影爱好者们期待的压轴戏。这个彩绘涂装十分吸人眼球,除了机背与垂直尾翼上的天狗头像外,副油箱上也写着“琉球天狗”字样。天狗在日本的传说里有很多种,这只彩绘天狗应该是“鼻高天狗”。据说“鼻高天狗”最大的特征就是鼻子长。日本人一般认为,“鼻高天狗”有高高的红鼻子与红脸,手持团扇,身材高大,通常居住在深山之中,具有令人难以想像的怪力和神通,随身带着蓑衣以便随时把自己隐藏起来,具有不可一世的傲慢。下午3时左右,终于等到“天狗”出場。彩绘F-15J打开加力拖着长长的尾焰,腾空而起。之后,钻入云霄的“天狗”在人们久久期待的目光中竟不见了踪影,此时现场广播通知由于空域繁忙,机动飞行表演队的飞行表演被取消,观众一片叹息!

这里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航空祭期间几乎不可能有充足的时间来满足飞行秀表演,因为那霸机场的商务航班起降非常频繁,只能期待第二天了。航空祭第一天晚上的夜间飞行秀表演,似乎是这里的传统保留节目,天空完全黑下来时,两架F-15J才开始升空,其实除了肉眼能看到尾喷口的火焰外什么都看不到。作为摄影人笔者暗自腹诽,为什么组织方不能安排早点起飞?但再仔细一想这场夜间秀本来就不是为拍照而准备的,而是让观众用肉眼直接观赏的一种模式。

编辑,石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