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P—3C反潜机成军评析

2018-06-23 07:42:44 航空世界 2018年1期

孙晋蔚

随着12架P-3C正式入役台军,台湾地区反潜能力有了一定提升,但能否满足台当局预期,前景并不乐观。

“神鸥专案”采购反潜机

在台湾主政者看来,大陆潜艇部队近年来快速更新换代,柴电动力与核动力潜艇实力大幅增长,连美国海军也颇感威胁,台海军既有的S-2T反潜机无法满足作战需求。有鉴于P-3C反潜机在美国及其盟友中广泛使用,性能远优于S-2T,台当局从1997年开始积极向美国争取采购,按照作战需求提出采购12架。

不过美国基于政治考虑,始终没有吐口,直到2001年4月1日发生南海撞机事件,在中美双方强烈对峙氛围中下,美方于当月23日宣布总价值超过40亿美元的对台军售,包括4艘基德级驱逐舰.8艘柴电潜艇和12架P-3C反潜机。台湾军方旋即提出代号“神鸥专案”的P-3C采购计划,该专案于2002年6月25日得到“海军司令部”核定,但受到陈水扁当局时期严重的“蓝绿政争”拖延,台“立法院”直至2007年6月15日才勉强通过采购12架P-3C的预算,总计490亿元(新台币,下同)。

2007年12月20日,台“国防部”与美方签署采购协议书,从美军退役飞机中选出12架P-3C进行启封、延寿和升级工作。后续项目日程在美国海军计划管制室的协助下,相继完成各项节点作业,包括选机、选择各项机载设备、飞机与各项新装备的拆装与翻修、飞机与各项设备的测试、台军人员赴美观摩视察、空地勤人员培训、种子教官赴美等。2013年9月25日,首架P-3C在从美国佛罗里达州飞抵台军屏东基地。至2017年7月,12架P-3C全部移交台军。按照台军计划,P-3C正式服役后,台军现役的26架S-2T反潜机全部退役。

P-3C比S-2T性能提升明显

P-3C是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民用客机的基础上改进的反潜飞机,绰号为“猎户”,诞生至今已经50余年。尽管已是一员老将,但在海湾战争中披挂上阵,为多国部队提供了大量情报。自第一架“猎户”诞生到现在,已经过多次改进。洛马公司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停掉生产线。之后的外售版本都是从美国戴维斯一蒙森军用飞机封存基地扒拉出来的二手P-3B机体改装的。据报道,台湾空军拿到的P-3C反潜机属于“反潜作战升级计划”的配置,是美国在前几年推出的较新机型。该机长35.56米,翼展30.36米,机高10.27米,最大起飞重量62.89吨,巡航速度644千米/小时,最大速度745千米/小时.升限8626米,最大任务航程4410千米,乘员11人。

台军现役的S-2T反潜机是美军S-2系列反潜机家族的一员,最早是美国格鲁曼公司为海军研制的一款舰载反潜机,早在上世纪50年代加入美军,70年代中期以后逐步从美军退役。台湾则从60年代起引进这一机型,到2017年已经使用长达半个世纪,机型老旧问题越发突出。P-3C比S-2T性能优越于三个方面:首先在平台性能方面,P-3C属长程反潜巡逻机,航速是S-2T的两倍,至少可滞空12个小时,S-2T则不超过3个小时。在任务装备方面,机载设备的功能和性能完全无法相比。P-3C配备有ASQ-78A/B声呐浮标接收系统、AN/ARR-72声呐浮标接收仪和磁探仪浮标、AQA-7定向声学频率分析仪和声学记录指示仪、AQH-4(V)声呐记录机、ASQ-222任务计算机、APS-137逆合成孔径雷达等。相比之下,S-2T的雷达、水下探测装备、导航系统则简单得多。在武器系统方面,P-3C机身内和翼下共有10个挂架,可挂载武器和声呐浮标,最多可挂载9吨武器和87枚声呐浮标,主要武器有AGM-84D“鱼叉”导弹、鱼雷、水雷等。而S-2T虽能挂载MK-46型鱼雷、深水炸弹、水雷等,但是其载弹量远低于P-3C。

P-3C成军影响探析

台“立体”反潜能力进一步提升。美国国防部发布报告称,中国大陆在台湾方向上部署了6艘核動力潜艇和34艘常规动力潜艇,预计2020年中国潜艇总数可能达69至78艘,其中8成是新式潜艇。这样鼓动性的报道让台当局倍感压力,台军高层透露,在反制解放军潜艇的策略上,台湾必须以空中、水面及水下的三度空间联合反潜作为,才能有效达到反潜效果。据透露,台军基隆级驱逐舰、济阳级巡防舰和佩里级巡防舰是水面反潜的主力。值得关注的是,台湾从美国新购入的两艘佩里级护卫舰加装了SQQ-89综合反潜系统,具备自动探测、识别、跟踪、定位和攻击水下目标的功能,能利用计算机把各种声呐探测系统、信号数据处理系统与反潜武器有效联接。水下反潜部分,由于台军四艘现役潜艇年事已高,在外购不成的情况下,台当局不得不谋求自造。台军方透露,自造潜艇的概念设计已于今年9月完成,2018年初拿出初稿。由于台湾毫无自造潜艇的技术经验,势必需要外部援助,而美国政府不愿意授权军火商参与,所以台湾自造潜艇进展不大。12架P-3C反潜机是台军空中反潜的主力,台军计划P-3C成军后,另搭配S-70C直升机以及服役40余年的500MD直升机执行空中反潜任务。12架P-3C全部抵台并成军,标志这一阶段性目标基本达成,也说明台“立体”反潜能力进一步提升。

提高美国在东亚地区的反潜能力。长期以来,美国始终担心单独防范中国潜艇的反潜能力不足,为此,美国刻意运用其亚太盟友来构筑“防华反潜网”。从更广的视野来看,新世纪美制先进传感器在中国周边呈现激增之势,如台湾地区的铺路爪大型相控阵雷达已将探测触角伸入中国内陆上空:日本准备在钓鱼岛使用“全球鹰”长航时无人侦察机,可以对东海的中国水面目标实行24小时不间断探测。据统计,日本海上自卫队至少有100架P-3C在役,韩国海军则配备16架P-3C。由于美军已能自由使用菲律宾境内的空军基地,P-3C完全可视需要进驻当地,加上美国已表态向越南出售P-3C,形成了从韩国、日本、台湾地区,再到越南的反潜封锁链。由于P-3C的电子数据库与美国的整个机载、舰载电子数据库联通,也与美国的军事通信卫星联网,一旦发现了解放军潜艇的讯息,都可以立刻顯示在美国的中央数据库上,联网各方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准确定位解放军潜艇的位置,所以台军的P-3C或将成为美国在这些海域的传感器,进一步提高美国对于这些海域的监控能力。

台军或将重视空投水雷的建军选项。空投水雷是P-3C反潜机的重要职能,相较于耗资350亿新台币只能建造6艘猎雷舰,还触发弊案,制造水雷和布雷的价格远比扫雷和猎雷便宜。台军高层已开始思考,低成本的空投水雷应是建构台海防卫的优先建军选项。台军指出,经过多次“汉光”演习推演验证,水雷在台军反登陆作战过程中具有很强的吓阻和迟滞效果。一方面能打乱对方攻台节奏。一旦台军在相关航道、泊地和滩岸布满智能型水雷,对方登陆船团硬闯势必严重战损,排雷、除雷则耗时耗力,这对对方两栖登陆可产生强烈心理吓阻。另一方面能避免遭到海上封锁。鉴于解放军航母战斗群未来可能部署于台湾东面海域进行“反介入”作战,台军在“敌情”威胁明确时,抢先用P-3C反潜机于东面海域或南、北航道进行空中布雷,避免遭到解放军的海上封锁。

台军侦查反潜区域大幅增加。台军装备P-3C以后,侦查反潜区域大幅增加。如果P-3C从台湾岛北部机场起飞,可以覆盖整个东海地区,并延伸到黄海上空,向南可将作战范围扩展到南沙群岛以南海域,基本覆盖了解放军海军的主要活动区域。因P-3C来回南海不用空中加油,能持续8小时对南海各种水面、水下目标进行探测,机上挂载“鱼叉”、“小牛”等导弹与空投MK-46反潜鱼雷等武器,显示P-3C战力已达到南沙太平岛的周边海域。台“国防部”近期证实,P-3C已在去年下半年配合海军海疆操演,首度完成东沙与南沙太平岛等地的战备侦巡任务。需要指出的是,P-3C侦察区域增加并不意味着其具备在这些区域的作战能力,因其空战自卫能力差,一旦碰到对方作战飞机,只能被动挨打。

不可忽视的软肋

P-3C空战自卫能力差。P-3C体积大、速度慢、机动性差,要想在战时从容地执行反潜、反舰和巡逻任务,首先必须保证有制空权,否则别说执行任务,连自身生存都有问题。而且其执行搜潜任务时高度低、速度较慢,容易遭到对方舰船攻击。更关键的是,P-3C是美军开始淘汰的机型,虽然理论上可继续操作1.5万小时(约20年),但由于已届服役晚期,未来难免再次遭遇“消失性商源”问题。

维护保养严重欠缺。台湾媒体爆出,目前能够执行战备任务的P-3C“热机”仅3架,其余9架均在“趴窝”状态。随后,台空军的相关后勤人员指出,P-3C部分零件确实无法买到,难以保证正常执行任务。颇为尴尬的是,成军典礼时,空中分列式仅出现1架P-3C飞行,而地面展示也仅一架,和以往成军典礼、“三军统帅”校阅的场面差异甚大。

相关水域诸多天然限制。专家指出,美国及其主导的东亚反潜网络主要针对解放军机舰经常出入的“第一岛链”之内的东海,这片水域对反潜一方来说有诸多天然限制。整体情况是水浅、水文混乱、海底地形复杂。黄海深度仅60-80米,东海大陆架边缘平均水深约200米,由日本九州岛经西南诸岛到台湾海峡所形成的岛链呈现200米的水深斜坡,穿越冲绳后深度急降为2000米。大陆沿海有黄河与长江等大小河川交会入海,形成淡水、海水混合与泥沙沉积,台湾海峡两侧也有不同的河川,且有强烈的海流。而且航运交通与渔业非常热络,这些在浅水海域所产生的人为噪音较大。有不少美国海军军官认为,这样的水域有利于解放军柴电潜艇甚至核潜艇隐蔽出击,利用这些近岸环境,若运用中悬、坐底等特殊战术,对美国及其盟友来说是“反潜作战的梦魇”。

美国的军售讹诈。P-3C自购入以来,战斗力形成一直受到美方阻挠,美方当年出售P-3C时,并没有出售深水炸弹、鱼雷和反舰导弹,还禁止台军在P-3C上挂载自制反潜武器,想要需单独购买。台军空有飞机,无法进行武器使用训练,长期处于能搜潜而不能攻潜的窘境。直到2016,台军才完成美制MK-46鱼雷的投放测试工作,算是有了基本的攻潜能力。但是“鱼叉”和“小牛”等对海攻击弹药的投放还没进行过,仍属于能攻潜而不能攻海。美国这样做有双重目的,一方面深水炸弹和鱼雷均属于攻击性武器,政治过于敏感。另一方面美国还想再大赚一笔,要求台湾另行购买。台军方在今年“美台年度国防检讨会议”中向美方提出空投水雷等武器采购需求。

台军内部制度束缚。P-3C入台后,台军比照美军设立,角色形同“P-3C大脑”的“海上任务支持中心”。能在陆地上直接支持前线机队执行任务.并能实时掌握海上任务全景。台“国防部”打算废除管制官空勤身分,还考虑将人员移交空军。如此一来.机上侦潜官到“海上任务支持中心”工作必将失去空勤人员身分,失去飞行加给,必然导致没人愿意前往,彼此人力交流将中断。未来第一线飞行部队人力短缺,也不能递补增援。台海军官员忧心,省下二十余人的飞行加给,却导致P-3机队“大脑弱化”,新制度导致P-3战力成军即打折。

总之,尽管P-3C反潜机比S-2T性能有所进步,台军的反潜能力也有所提高,但台当局企图利用P-3C改变海峡两岸军事实力对比纯属痴心妄想。实际上,在两岸军事实力愈发倾向大陆的形势下,台湾当局不可能通过一两件外援装备改变两岸军事力量对比,更不可能达到“以武拒统”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