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移植,中国把西班牙当老师

2018-07-03 04:07:19 环球时报 2018-07-03

本报赴西班牙特派记者 范凌志

足球早已成为西班牙的“国家名片”,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个南欧国家有一项事业在全球的地位比其足坛地位更加稳固,那就是器官移植事业。7月1日,由国际器官移植协会主办的第27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TTS)在马德里举行开幕式。在这个全球器官移植领域规模最大、最权威的学术会议上,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器官移植的“中国模式”借鉴了西班牙的先进经验。“中国首先是做好学生,现在我们发展了,中国还要做好老师。我们愿意把中国的经验分享给其他国家”。

当天,西班牙元老级的巨星拉斐尔在开幕式上为来宾献唱,而他正是一名肺移植患者。《环球时报》记者在现场惊叹于他极具爆发力的嗓音。拉斐尔接受移植手术后身体状况良好是这个国家健康有序的器官捐献事业的一个缩影。据西班牙官方数据,2017年,该国有2183人去世后成为器官捐赠者。也就是说,西班牙每百万人口的年器官捐献率达到46.9,创下新高。在这之前,西班牙的器官捐献率已连续多年居世界首位。

人口不足5000万的西班牙为什么能成为世界器官捐献第一大国?《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首先根据西班牙器官捐献法的规定,该国所有公民都被视为器官捐献者,除非本人在生前口头或书面表达过相反意愿。不过,法律的支持并非唯一原因。根据西班牙器官移植组织的研究,设立高效的器官捐献与移植架构及运作机制,让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朝专业化方向发展,才是问题的关键。

以器官捐献协调员制度为例,1989年,该制度开始在西班牙实行。在该国可以进行器官移植的100多所医院中,协调员每时每刻都在关注医院急救病房内的潜在捐助者。一旦他们死亡,协调员就会出现,婉转地和死者家属沟通,以获得捐献许可。在和协调员接触沟通后,只有约15%的家庭会拒绝器官捐赠。在一些医院,拒绝率几乎为零。而这一比例在上世纪80年代曾高达40%。

黄洁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吸取了西班牙器官移植事业的很多宝贵经验,现在工作在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第一线的2000多名协调员都是西班牙帮助培养的。西班牙器官移植研究院院长马蒂·马尼亚利奇告诉记者,2014年12月黄洁夫宣布中国将把捐赠作为器官移植的唯一来源时,自己就在身边。黄洁夫邀他见证,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即将改变。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截至2018年5月,中国已累计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达1.76万例,捐献大器官突破4.9万个,实施器官移植手术超过6.5万例(包括活体移植)。其中,2017年已完成器官捐献5146例,实施器官移植手术超过1.6万例,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