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机器人大赛看“机甲战争”

2018-08-01 06:22:53 环球时报

本报赴深圳特派记者 李司坤

7月29日,第十七届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Ro⁃boMaster2018机甲大师总决赛在深圳湾体育中心落幕。该大赛由共青团中央、全国学联、深圳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由大疆创新发起并承办,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机器人赛事之一。在今年的比赛周期中,全世界有近200支战队和近万名学生参与角逐。《环球时报》记者近距离感受了这一极具看点的“机甲大战”。

机器人对战版“王者荣耀”

“我们就是要把这项赛事打造成机器人版的‘王者荣耀。”赛事负责人高建荣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道。记者在现场看到,每支参赛队各派出6个机器人:两个步兵、1个英雄、1个哨兵、1个工程机器人以及1个空中机器人,攻击方式以发射弹丸为主。每个机器人都有各自技能优势,也承担不同分工,例如,步兵小巧灵活,在赛场上负责突击;英雄火力最强,是全队的核心及最主要的火力输出点;哨兵为全自动机器人,类似“王者荣耀”里的“防御塔”,在己方“基地”附近沿着固定线路巡逻,对闯入视线范围内的敌人能够做到主动追踪、精确打击;工程机器人是战场上的“军需官”和“医疗兵”,负责采集并补给弹药,还需要将阵亡的战友拉回己方复活点“回血”;而空中机器人则为队友提供全局视野,并可居高临下对敌方机器人进行空地打击。

对战双方机器人在复杂地形的战场上展开“空地一体战”,终极目标为摧毁对方基地。在此之前,双方队员要尽可能地打击敌方机器人,来为完成最终目标扫清障碍。

不同于欧美等国举办的《机器人大擂台》或《博茨大战》里角斗场一般的机器人“互殴”,该大赛更讲究团队配合与战术运用,强队被弱队抓住破绽奇袭成功是常有的事。例如,在本届赛事季军争夺战上,哈工大代表队在英雄、工程机器人都已阵亡,仅剩一名步兵的情况下,空中机器人偷袭对方基地,成功绝地反击。

“机甲大战”背后技术含量不低

尽管机甲大师在形式上与电子竞技类似,但如果据此就认为这个比赛仅仅只有观赏价值,那就错了。《环球时报》记者通过在比赛现场的观察与交流,对赛事的科技含金量有着很深的感受。首先,赛事科技水准很高。参赛队普遍给机器人装备了自动瞄准技术,该技术能够最大程度保障机器人在“移动对移动”的对抗中,尽可能精准地击中对方。赛事技术总监杨硕告诉记者,自动瞄准技术运用了计算机视觉、信号处理、图像处理等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技术。此外,在赛场上,工程机器人为了采集弹药,需要上到有两级台阶的“资源岛”上。为了克服“上台阶”难题,不同高校给出了五花八门的解决方案:有的队伍运用了月球全地形车的原理,而进入决赛的华南理工大学和东北大学的机器人则用机械臂抓住资源岛旁的抓杆,并借助机械臂的力量将机身“抬”上了岛,令人叹为观止。

其次,赛事创新亮点层出不穷。以刚才提到的自动瞄准技术为例,该技术在上届比赛中首次出现,而在这届比赛中,进入八强的队伍又已经在无人机的稳定性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无人机的作用被更大程度开发出来,因此才会出现无人机成功奇袭对方基地的战例。此外,今年新设的哨兵机器人,能够做到自动识别、自动瞄准、自动打击,具有较强的自主决策与战斗的能力。赛事技术总监杨硕告诉记者,上届赛事中,仅有极个别队伍采用了自动瞄准技术,到了本届比赛,这一技术已成机器人的“标配”。先进技术通过比赛实现了非常好的渗透与传播。

“机甲战”意义不止于观赏

赛事负责人高建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通过机甲大师比赛在全社会真正树立一种工程师文化,甚至引领整个社会的工程师文化,“让工程师成为这个社会上真正受人崇拜的对象,也吸引更多青年立志成为工程师,而不是歌星或影星。”

“这个赛事对我国机器人领域人才梯队建设有很好的作用,意义很大,”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易建强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以前的机器人比赛的对抗性不强,对整个机器人从机械设计到控制,甚至到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相对比较弱,但机甲大师的比赛全方位对机器人提出较高要求。他特别提到,机甲大师的比赛重视团队协作,而多机器人的协同控制在学术圈也是研究热点。“从大学阶段就开始培养学生,不管他们以后是做工程师,还是搞科研,都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大赛技术总监杨硕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比赛与产业应用的结合问题上,主办方“并没有考虑这么多”。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机甲大师系列比赛的价值不仅仅在赛场内,它为参赛选手走出赛场后,在机器人领域的进一步发展种下了良好的种子。正如杨硕所说,对工程机器人稍加改造,就可以赋予其物流运输的功能。此外,机器人在赛场上的各种动作,例如拿放、搬运物体,或跨越复杂地形,这些都是比较前沿的机器人研究中会涉及的一些内容。“我们每年的另一大关注点就是,把这些机器人从机甲大师的赛场拿走,它可以做更多其他事情,而且这个事情是有意义、有价值的,是非常实际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