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世锦赛,中日各入两金

2018-08-06 04:08:45 环球时报 2018-08-06

本报特约记者 许云峰

在5日收官的2018年羽毛球世锦赛中,中国队摘得男双和混双冠军,最终以2金2银4铜位居奖牌榜榜首,日本队以2金2银2铜紧随其后。日本《产经体育》称赞,带走6枚奖牌的日本羽毛球队改写队史——世锦赛奖牌数新高。

桃田贤斗,从禁赛到冠军

日本球员桃田贤斗连下两局击败中国小将石宇奇,拿到男单金牌。“桃田贤斗以特有的防守能力战胜石宇奇,帮助日本队首次实现世锦赛男单称雄”,雅虎日本如此表示。去年7月解禁后,桃田贤斗强势复出——今年4月亚锦赛男单夺魁、5月汤姆斯杯6战全胜并率领日本男队闯入决赛,及至本届南京世锦赛连胜6场封王。

值得一提的是,桃田贤斗在2016年因在日本参与非法赌博被逐出里约奥运名单,“这位挑战里约不成的悲情男人下一步目标直指雅加达亚运会和东京奥运会男单冠军”。首次来到世锦赛男单决赛舞台的石宇奇,决赛前战胜世锦赛五冠王林丹、中华台北一哥周天成、里约奥运会冠军谌龙,表现同样可圈可点。马来西亚《星洲日报》称,“中国新星石宇奇未能在主场加冕新王,但连挫两大师兄林丹与谌龙后,其已正式接班,并完成新老交替任务”。

中日交锋,最大看点

本届羽毛球世锦赛,中国队和日本队同在5个项目中斩获3个项目决赛权,且在备受关注的男单和男双的金牌之争中两度交锋。日本男单和男双同时跻身世锦赛决赛,还是队史首次;日本女队方面,女单有山口茜的1铜兜底,确保近两届世锦赛都有人登上领奖台。女双则包揽四强中的三席,并提前锁定冠亚军。

反观中国队,“阴衰阳盛”依旧。尤其是曾经的优势项目女双无人晋级四强,创下1983年征战世锦赛以来的最差战绩。马来西亚《星洲日报》直言,世界第一陈清晨/贾一凡止步八强,中国女双世锦赛14连冠就此终结,松本麻佑/永原和可那为日本女双终结长达41年的冠军荒。女单方面,中国选手何冰娇和陈雨菲打入八强,何冰娇更是把世界一姐、中华台北名将戴资颖挑落马下,顺利跻身四强,但两人均无缘决赛。

非亚洲球员女单登顶

除了日本,丹麦、西班牙、印尼、马来西亚、印度、中华台北等球队在个别项目上有冲冠实力。西班牙队和印度队分别以1金和1银位列奖牌榜第三和第四位。

5日的女单决赛,西班牙选手马林成为当日赛场上唯一的非亚洲球员。她复制了里约奥运会女单决赛击败印度“一姐”辛德胡的一幕,继2014年和2015年第三次在世锦赛中封后,荣膺世锦赛女单三冠王第一人。“马林成为羽毛球历史上的女王”,西班牙《马卡报》赛后如此评论。

上届世锦赛收获1金1铜的丹麦队此番成绩不佳,男单卫冕冠军安赛龙的过早出局让欧洲羽毛球霸主丧失最有希望的夺牌点。法新社4日称,得益于地方羽毛球俱乐部、国家队训练基地的两级建设,丹麦羽毛球始终在与亚洲强队的对抗中占据一席之地,其男单和男双处于世界一流水平。但是近年来丹麦羽毛球的发展出现一些隐忧,单从参加人数看,羽毛球在丹麦甚至不如体操、高尔夫或手球那么受欢迎。用丹麦羽毛球协会体育总监詹斯·梅鲍姆的话称,丹麦羽协目前大约有9万名会员,而20年前该数字是16万名左右,“我们依赖孩子们参与到(羽毛球)这项运动中来”。

印尼队以1铜收官,较上届(1金1银)有所下滑,当然这与奥运冠军组合、混双卫冕冠军阿玛德/纳西尔的退赛有一定关系。中华台北队以往凭女单世界第一戴资颖独撑门面,今年男双陈宏麟/王齐麟的爆冷摘铜,宣告男队员也可以扛起大旗。台湾“中央社”4日称赞,陈宏麟/王齐麟的“双麟配”虽然无缘金牌,不过拿下铜牌仍创台湾男队在世锦赛该项目的历史最佳战绩。▲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