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手电

2018-08-09 03:34:06 时代青年(悦读)2018年8期

法月纶太郎

———— ·分赃不均·————

片桐是个盗窃惯犯,矢岛是个普通的银行职员,两人相识于一场赛船赌博。矢岛欠下了巨额赌债,他主动找到片桐,提出想和他合伙干一票,抢劫自己就职的银行,在事成之后,一人一半。片桐同意了。

10月25日这天,银行里只有矢岛和一名外勤科长值班,片桐顺利抢到了1000万日元,两人约好等到周六再分赃。警方经过侦查,认为这起抢劫案有里应外合之嫌。这让片桐十分担忧,矢岛会不会成为警方的重点怀疑对象?若是矢岛被抓,他会不会供出自己?

到了星期六的深夜,片桐开车来到事先约好的地点,他看到矢岛后,不禁松了一口气。矢岛一坐上副驾驶位,就说:“钱在哪儿?快点分我那500万日元吧。”

“我藏在郊外了,这就带你过去。”片桐说着,发动了汽车。

矢岛摆弄起车上的一个手电筒:“这个手电筒不亮了!” 片桐说:“电池旧了,我们去找一家便利店买两节新电池。”不一会儿,片桐把车停在路边,让矢岛去不远处的一家便利店买电池。

很快,矢岛回来了,上车后就说:“一号电池两节,270日元,一会儿分钱的时候要算清楚。” 片桐“哼”了一声,显得有些不快。矢岛把新电池换进了手电筒里。一路上,他似乎一直在摆弄着开关。片桐也不理睬他,开车直奔市郊的墓地公园。

在墓地公园前有一片杂树林,当车驶入林子深处时,片桐突然停下车说:“到了!”两人下了车,片桐从矢岛手里拿过了手电筒,照着地面往前走,矢岛则跟在后面。

没多久,两人来到了一个丢满废弃材料的场地,片桐用手电朝一个角落照了照,说:“我把钱藏在那里了。”

矢岛惊讶道:“在这堆破烂儿里?我去找找!”他伸手拿过手电筒,走过去在废料里扒拉着。

片桐从上衣口袋里取出手套戴上,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根角铁拿在手里,悄悄来到矢岛背后,狠狠地朝他的头部砸了下去。他觉得,如果不封住矢岛的嘴,自己迟早会被警察逮捕。为了自身的安全,为了独占这笔巨款,他必须杀死矢岛!

杀死矢岛后,片桐把沾有血迹的角铁远远地扔了出去,然后捡起手电筒,照了照矢岛的尸体。他见矢岛的裤子后兜里有个钱包,忍不住把钱包拿了出来。钱包里只有不到5000日元,他摇摇头,再也没有兴趣去翻矢岛的上衣口袋了。

接着,片桐打着手电筒,回到了停车的地方。他打开后备厢,确认了装有1000万日元的黑色提包还在,他满意地笑了,然后关上后备厢,发动了汽车,驶出了杂树林。途中,他把衬衣和手套都扔掉了。他想这样一来就不会留有任何杀人证据了,除非警察查出自己和矢岛的关系,否则自己根本不会成为杀人的嫌疑犯!

———— ·意外落网·————

第二天,矢岛的尸体就被人发现了。警方经过侦查,断定这是几天前发生的银行劫案中,因罪犯分赃不均导致的内讧杀人,但始终找不到同谋的凶手。

一开始,片桐有些紧张,但之后见警方一直没什么动静,便放下了悬着的心。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将1000万日元挥霍一空。为了生活,他不得不重操他的老本行。可这次,片桐在一家事务所行窃时,不小心将手电筒掉在了现场——就是那个在杀死矢岛的深夜里拿着的手电筒。

第二天,片桐就被抓捕了,他被带进了警局的审讯室。室内有两名男子,一名警察是审讯盗窃犯的老手,片桐记得他叫松尾;另一名男子片桐是第一次见到,精干的脸庞、敏锐的目光让片桐有些不安。

松尾首先审问片桐:“这个东西你还记得吧?”说着,办公桌上“咕噜”一声滚过一个手电筒。片桐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自己逃跑时落下的那个,但他还是谎称不记得了。松尾“哼”了一声说:“不承认是没用的。这就是证据,我们在这上面查到了你的指纹!”

“胡说!”片桐脱口而出道。他在行窃之前曾十分仔细地擦拭过手电筒,而且盗窃时自己一直戴着手套,所以手电筒上根本不可能留下自己的指纹。

松尾冷笑道:“这个手电筒的表面确实没有你的指纹,但里面你想过没有?里面有电池!” 糟了!片桐想起来,几个月前,他曾换过电池。这次行窃前只是擦了擦手电筒的表面,里面的电池却忽略了。片桐叹了一口气,算是默认了。

松尾接着说:“上个月5日,在我们管界内的一栋公寓里发生了一起盗窃案,犯罪手法和你一模一样,最重要的是,受害方的被盗物品清单里有一个手电筒,和你这个样式、颜色是一样的。那起公寓被盗案也是你干的吧?”

片桐忙摇头道:“不,不是我干的。这手电筒是我自己买的。”

“是吗?”松尾眼睛一亮,问道,“在哪儿买的?”

片桐拍了拍额头,努力回忆着:“这个嘛,是三年前我在新宿的一家小商店里买的。”

松尾追问道:“也就是说,这手电筒是你买的,不是你偷来的、捡到的或是别人送你的?”

“是的。”片桐肯定地回答道。

松尾突然莫名地笑了笑,并和旁边那名警察交换了一下眼神。片桐见了,心中更不安了。这时,松尾站起来说:“好了,下面警视厅的葛城警部有话问你。”

———— ·致命物证·————

葛城开门见山道:“一年前,有一名叫矢岛的年轻男子,在郊外被人用角铁殴打致死,你听说过吧?”

片桐心虚地摇摇头。葛城不紧不慢地说了下去:“就在矢岛被杀的前5天,在蒲田的一家银行发生了1000万日元的抢劫案,矢岛就是这家银行的工作人员。在后来的调查中,我们发现这起抢劫案和他有关。我们分析,凶手是为了独霸那抢来的1000万日元,从而杀死了矢岛。但我们至今没有抓住凶手,你认识矢岛吗?”

“不认识。”片桐斩钉截铁道。

葛城微微一笑说:“是吗?凶手杀死矢岛后,从死者的裤兜里掏出钱包逃走了,但他好像没有动死者上衣的口袋。我们在死者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了两节一号电池。”

“两节一号电池?”片桐慌了,他记得自己确实让矢岛去买电池,换电池的也是矢岛,至于换下来的那两节旧电池,片桐没有留意,没想到矢岛放到了上衣口袋里。这么说,那两节旧电池上也有自己的指纹?可若是如此,警察为什么这会儿才找上门来?

想到这里,片桐装出无辜的样子说:“你想说电池上有我的指纹?那是不可能的。”

葛城摇摇头说:“我并不想这么说。在矢岛的上衣口袋里還装着电池的包装袋,所以那两节电池是新买的。我们查到,这是案发当晚矢岛在青梅大街上的一家便利店里买的。从便利店到案发现场的距离以及死亡的时间推断,死者是乘车到达案发现场的。当然车内不会只有他一个人,肯定是和他一块儿去现场的人杀死了他。”

“至于矢岛买电池的目的,考虑到深夜没有照明条件的野外,买电池只可能是用于手电筒。特意在中途停车买电池,我们只能认为手电筒是空的,或是旧电池没电了。然而,为什么死者的口袋里还装着那两节新电池?对此,我们进行了大胆的假设,但始终没有找到任何实质性的线索。好在一年后,凶手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说到这里,葛城突然止住了话头,用威严的目光盯着片桐,又重复了刚才松尾的问话:“片桐,你刚才明确承认手电筒是你自己的,对吗?”片桐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松尾刚才说的公寓盗窃案是个圈套,目的是为了让他承认手电筒是自己的。

葛城紧紧地盯着片桐,继续说道:“我们不妨再现案发当晚的情形。凶手开车去案发现场的途中,发觉手电筒不亮了,因为里面的电池旧了,凶手就让死者买回了新电池。但死者换上新电池后,手电筒还是不亮。于是,死者拧下了手电筒盖,察看灯泡,发现真正的原因是灯泡松了,并非是旧电池没电。他拧紧灯泡后,手电筒亮了,然后他把新电池连同包装纸,放回了自己的上衣口袋……”

葛城说完,拧开手电筒的前盖,指着灯泡对片桐说:“最关键的物证就是这个!这灯泡上有两枚右手食指和拇指的指纹,十分清晰,就是矢岛的指纹!你还敢说不认识矢岛?”

片桐蒙了,他这才明白,矢岛那家伙是想把新电池和买电池的钱,全捞到自己的口袋里,仅仅是为了那270日元!想到这里,片桐忍不住大笑起来,甚至笑得喘不过气来。

葛城平静地问道:“是你杀死了矢岛?”

片桐止住笑,绝望地看着葛城说道:“是的,那家伙是个超让我讨厌的小气鬼!”

时代青年(悦读) 2018年8期

时代青年(悦读)的其它文章
夏天的愿望清单
美好是因为我们
他热爱
我依恋
你喜欢
我不怕吃苦,我怕不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