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铺的首任女社长

2018-08-09 17:40:52 投资与合作2018年5期

饶霞飞

2013年7月,日本古都奈良,在拥有120年经营历史的百年老铺日本清酒制造企业梅乃宿酒造株式会社,诞生了一位年轻的女性社长,她就是梅乃宿酒造的第五代社长吉田佳代。

梅乃宿酒造株式会社位于日本奈良的葛城,创立于1893年,其注册资本3300万日元,员工人数52名,平均营业额20亿日元。企业规模不大,但实现持续经营121年,历史悠久。

2013年7月,在梅乃宿酒造创立120周年之际,吉田佳代接替第四代社长、父亲吉田晓出任公司第五代社长,这也是公司创业以来的第一任女性社长。

日本是一个男权社会,在女性的社会地位较低的现实状况中,尤其是在清一色男性世界的日本清酒酿造业,女性社长的诞生无疑是一个非常稀有和特殊的案例,而作为社长的吉田佳代也需要承受比其他人更多的压力,接受更大的挑战。梅乃宿酒造第四代社长吉田晓(吉田佳代之父)是如何将企业的经营权传给吉田佳代,而吉田佳代又是如何脱颖而出,成为父亲和员工眼中合格的接班人的?

从贴牌到企业经营的独立

清酒酿造业是日本古老的传统产业之一,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全球化和多样化让消费者有了更多的选择,也让传统的清酒市场逐渐缩小。

创立于1893年的日本酒酿造企业——梅乃宿酒造株式会社,位于日本古都奈良中西部的葛城市。企业虽然规模不大,但实现持续经营125年。事实上,梅乃宿酒造的发展同样也经历了数场生死攸关的磨难,而管理者的决策,让梅乃宿酒造得以顺利传承。

发生于1970年代的、席卷世界的两次石油危机,为从1950年代末开始的日本经济的飞速增长期画上了句号。从1970年代末开始,日本经济增长开始放慢,而1985年的广场协议加速了日元汇率的上升,严重影响了日本的出口,给本已放慢的日本经济雪上加霜。而日本清酒业界受此影响也开始陷入低迷,原先拥有4000多家企业的日本清酒制造业界,到1980年代迅速减少到1700多家。

在这样大浪淘沙的严峻大环境中,为了存活,大部分的中小规模清酒企业纷纷放弃自己原有的品牌经营,开始为大企业做贴牌酿造,梅乃宿酒造也不例外。然而,这种依存于大企业的经营方式,使中小企业的破产风险迅速增大:一旦大企业单方面停止进货,企业经营就会瞬间陷入绝境。

为了尽快从这种寄生于大企业的尴尬经营中摆脱出来,1984年,公司第四代社长吉田晓毅然做出加大设备投资、强化吟酿酒事业的决策,开始着手扩大梅乃宿吟酿酒的品牌知名度。“只有将自己公司的品牌做大做好,才能从寄生于大企业的尴尬经营中彻底解放出来。”

然而,由于本身是中小企业,可使用的资金并不宽裕,增大对吟酿酒事业的设备投资,对于梅乃宿酒造来讲实际上就是一场生死赌博。当时为了削减成本,吉田晓亲自进行灌装作业,奔走于各大城市进行营销。

吉田晓的努力没有白费。1985年,梅乃宿酒造的吟酿酒首次在日本全国新酒鉴赏会上获得了金奖,这使得梅乃宿酒造瞬间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梅乃宿品牌在日本国内的知名度大增。

知名度上去了,但销量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突破。吉田晓潜心研究和分析了个中缘由,最终将目光锁定在公司的营销环节。“以前一直认为只要是好酒就一定能卖出去,其实并不是这样。我们公司一直以来没有在提高营销能力上下功夫,营销力很弱。所以即便我们的酒得到了金奖,获得了好评,销量却没有达到预期的增长。”他开始制定在近畿地区(大阪、京都、奈良等)的营业额扩大战略,招兵买马,增强营销队伍的建设。

一系列的组合拳,让梅乃宿酒造的吟酿酒产品作为地区品牌在近畿地区的销量迅速增长,势头也逐渐扩大到了全国。1980年代后期,梅乃宿酒造正式停止了向大企业提供贴牌清酒产品的业务,实现了企业的独立经营。

进军果实酒新领域

虽然梅乃宿酒造的吟酿酒事业在1980年代后期逐步进入了轨道,但随着啤酒、葡萄酒等对市场的冲击,日本清酒市场规模的缩小仍在继续。

“与其他公司做同样的事情,最终必然会走向毁灭。”经历过了20世纪80年代的背水一战,吉田晓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在其他中小企业疲命于为大企业做贴牌酿造的时候,梅乃宿酒造就大力发展吟釀酒事业,力图摆脱贴牌酿造的尴尬经营局面;而如今,整个日本清酒市场规模越来越小,大企业的经营都不容乐观,更何况本来抗风险能力就比较弱的中小企业。

梅乃宿酒造的吟酿酒虽然味道芳醇、质量上乘,但面对竞争愈演愈烈的吟酿酒市场,吉田晓强烈地感受到了危机。“不能与其他列强做同样的事情。”经过反复考察与思考,1996年,他最终做出了以青梅酒为切入口,向果实酒领域进军的策略。

青梅酒,一般是采用优质的青梅和酒精度较高的烧酒或白兰地,加上冰糖等原料浸泡酿制而成。在当时日本的青梅酒市场上也已经是群雄逐鹿、竞争激烈。吉田晓考虑的青梅酒当然不是传统的青梅酒,他所要做的,是用酒精度较低的日本清酒为原料来酿制青梅酒。

青梅酒的消费者一般以女性为多,而传统的青梅酒由于用酒精度较高的烧酒或白兰地为原料,所以大多数女性消费者就不能轻松随意地消费。而用酒精度相对较低的日本清酒做原料,酿制出来的青梅酒的酒精度也就相对较低,能让更多的女性消费者享受到品尝青梅酒的乐趣。

然而,低度青梅酒的酿造却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首先,公司的技术人员们要迈过自己内心里的那道坎。实际上,由于青梅酒的制造工艺比较简单,普通家庭都可以自己酿制,所以对于常年以自己能酿制工艺复杂的吟酿酒而自豪的技术人员来讲,这无疑是“杀鸡用牛刀”。其次,在技术上也遇到了难题。由于日本清酒酒精度低,青梅浸泡在其中,相对于酒精度高的烧酒、白兰地来讲更容易发生腐烂变质和二次发酵。经历过了无数次的失败,吉田晓和公司的技术人员们并没有退缩和放弃。

直到2001年,梅乃宿酒造终于克服了技术难关,推出了以奈良西吉野本地产的优质青梅为原料的低度青梅酒。而且,梅乃宿酒造将泡酒用的青梅果肉进行加工后也放入青梅酒之中,这大大提升了青梅酒的口感和青梅风味。

梅乃宿酒造的带果肉的低度青梅酒在日本酒品市场上引起了巨大轰动,立刻成为女性消费者所青睐的时尚果实酒。梅乃宿酒造又连续重拳出击,接连推出了柚子酒、桃子酒、桔子酒、蘋果酒等一系列低度果实酒,迅速在日本国内果实酒市场上抢占了先机,并迅速向海外市场扩展。目前,低度果实酒事业已经成为梅乃宿酒造的主力事业,营业额占公司总体的八成左右。梅乃宿酒造顺利地完成了产品的转型升级。

第一任女性社长的诞生

“我觉得女性当社长没什么不好。” 对于自己成为梅乃宿酒造的第一任女性社长,吉田佳代如是说。“相反,这样倒能发挥作为女性的强项。而这也和父亲一直强调的不走寻常路相吻合。在男人世界的造酒业,正因为女性社长很少见,所以我进行一些新的挑战会更加容易。如果是男性的话,考虑到其他人的看法,可能有些挑战就不太容易去做,而女性做了,即便是比较离谱却也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作为吉田晓3个孩子中的老大,吉田佳代出生于1979年。在公司即家、家即公司的居住环境里,公司的清酒酿造车间就是其年幼时代最好的玩乐场,而看着父母辛勤劳作,她又自然而然对家业多出了一份浓厚的亲切。

1997年,吉田佳代考入奈良当地的名校帝塚山大学,学习企业经营和管理。在大学就读期间,她积极促成了梅乃宿酒造与帝塚山大学的合作,推出了帝塚山大学专供的特制清酒。

2001年从帝塚山大学毕业后,吉田佳代首先就职于一家从事牙科医疗器材销售的商社。3年多的商社总务部门的学习和锻炼培养了吉田佳代统观全局的开阔视野。2004年,接受父亲的召唤,吉田佳代辞掉了商社的工作,回到家族企业从事市场营销业务。

进入梅乃宿酒造之后,吉田晓一直没有向吉田佳代提起家业接班的事情,吉田佳代对于家业接班虽然内心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却也犹豫不决。2007年,在一次中小企业经营研修会上,主讲老师的一句话“经营者的大恶是不能当机立断”深深地触动了吉田佳代。

因为当时吉田佳代的妹妹和弟弟都没有接班家业的想法,而作为长女,接班家业就成了吉田佳代无可推卸的责任。一直以来没能积极地面对这个问题的吉田佳代听了主讲老师的一番话之后,没有办法让自己再继续沉默下去,就鼓起勇气对父亲吉田晓说出了接班的想法。

吉田晓听了女儿的告白,心里自然激动,脸上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他说:“公司有很多员工,为了公司的发展,如果你没有能力,我是不会让你接班的,可能会从员工中选接班人。”

父亲“冷酷”的回答并没有让吉田佳代感到失落,反而很高兴:“父亲这么回答,我非常高兴,因为我了解到了父亲非常看重我们的家业,不容许有半点闪失。当然,这句话也激起了我的斗志,一定要证明给他看。”

在接下来漫长的“试用期”中,吉田佳代一边积极努力地跟着父亲学习企业经营,一边虚心地向员工们学习各种各样的业务知识。吉田佳代要接班家业,在工作上不仅要令父亲满意,也需要得到公司员工尤其是老臣们的认可。尤其是在日本清酒这样的“男人世界”中,吉田佳代要得到老臣们的一致认可并成为社长,并非易事。

实际上,吉田佳代自幼在车间里长大,与父亲出生入死、同甘共苦的老臣们也都是看着吉田佳代长大成人。尤其是吉田佳代在大学期间曾经策划和促成了梅乃宿酒造与帝塚山大学的合作,吉田佳代的策划能力、执行能力和沟通能力以及积极努力的学习态度和处事风格,都给公司的老臣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经过了6年左右的“试用期”,积极努力又不失创新挑战精神的吉田佳代终于得到了父亲和员工们的一致认可,在梅乃宿酒造创业120周年的2013年起任社长一职。自此,梅乃宿酒造的第一任女性社长诞生了。

近年来,日本政府推出“Cool Japan”战略,积极向世界推广日本的文化产业,梅乃宿酒造这家拥有120年经营历史的百年老铺企业,也在女性社长吉田佳代的带领下举起了“打造全新酒文化的酒企”这一面大旗,朝着未来迈出了坚实的步伐。“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一边坚守我们传统的味道,一边紧紧把握时代脉搏不停地进行创新,要不断地创造出能让消费者从心底体味到感动和舒适的酒产品和酒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