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梅生的家业治理案例

2018-08-09 17:40:52 投资与合作2018年5期

王增武

从现有可得的资料来看,无锡王梅生家族并非如李鸿章、曾国藩和盛宣怀等名门望族那样,具有典型的家族财富管理特征。即便如此,王梅生家族在家业治理方面的诸多经验同样值得借鉴,如利益共享的营销策略、兵分两路的区域配置、洋为中用的家业保全以及软硬兼施的跨代沟通等。

一、家族发展简述

当下为我们熟知的无锡青祁村王家缘于王梅生,追溯而言,岳飞为其家谱写过跋文,苏东坡为其家族写过《三槐堂铭》,由此显见王梅生家族的先祖并非凡夫俗子。作为一名普通的教书匠,王梅生在教育两个孩子方面颇下功夫、要求严格。长子王尧臣生性憨厚、熟读经书,次子王禹卿对四书五经的兴趣不大,但当学到《货殖列传》时则兴趣浓厚,所以其父王梅生也认为次子王禹卿未来或许能成就一番事业。所以当次子王禹卿14岁准备去上海打拼时,王梅生和他说“不混出个人样不要回来”。

事实的确如此,王禹卿14岁到上海,从一个打工仔混到荣氏家族企业的销售主管乃至“职业经理人”,并成立属于自己的公司——福新面粉厂,中间还经营面粉交易所等。在经营企业的同时,本人及家族也积累不少财富,如1956年,仅上海一地在王禹卿及其子王亢元名下参加公私合营、记录在册的房产就有152栋(见附录),其中王亢元名下资产净值32.53万元,据考证之前王禹卿带到香港的现金也有百万之余。作为王梅生家族的代表性创业人物,王禹卿的成功离不开其哥哥王尧臣的鼎立帮助,哥哥管内,弟弟负责外面的事务,成就王家在上海乃至全球的翘楚地位。

从家族财富管理或财富传承的角度而言,王家并非典型案例,因为从目前现有的资料来看,王家的财产基本都充公了,如前述的公私合营情况等,再如“后人按王禹卿本人的遗愿,将其遗产捐给其本人在无锡建的蠡园作为维护基金”。最后,1983年,王尧臣女婿曹启东捐给普陀区的50万元人民币中有王禹卿夫妇及其孙子的财产38万元,详见专栏。为给读者一个直观的现代感觉,这儿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曹可凡是曹启东的孙子。

鉴于此,本文我们不再对王家的家族财富管理内容进行评述。下面,我们简述王家三代和四代的代表人物情况,在此基础上给出王家在家业治理方面的些许经验,以供参考。王家三代的代表人物是王尧臣的三儿子王云程,小时候在无锡老家读私塾和小学,10岁时离开无锡,叔叔王禹卿送他到苏州东吴大学附中,中间又入读辅仁中学和沪江大学附中,后以全班第一的成绩入读沪江大学。事实上,早在这之前,王禹卿和王尧臣就都认为王云程是王家最有希望接班的一个,虽然王禹卿是二代中的主导者,但其子王亢元对家族企业治理并不放在心上,而是专心于自己的兴趣爱好——花草园林,所以蠡园是王亢元一生的钟爱。也是因为此,当家族企业需要管理人员时,为了进一步增强王云程的管理能力,王家还没等王云程沪江大学毕业,即于1928年安排他到美国罗威尔大学专修纺织。也是王云程天资聪明,他最终以3年时间修完了4年课程的全部学分。1931年回国后,21岁的王云程出任其家族企业申新一厂厂长。

作为王家的第三代代表人物,王云程不仅守业,而且还创业,将家族企业拓展到中国香港、台湾地区及阿根廷、菲律宾和加拿大等国家,不过,最终的落腳点还是回到了内地上海。王家的第四代代表人物是王云程的儿子——王建民,1933年生于上海,1948年离开上海到了香港,1949年被送到美国读书,父亲王云程是以一种不近人情的方式对其进行严格训练——供给足够的学费和吃穿用的生活费,但要获得零花钱,对不起,必须自己假期里打工赚取。后来,王建民在美国安家落了户。直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当在身边的两个儿子接班无望且家业越做越大时,王云程才想到了远在美国的大儿子王建民,亲自到美国接他们“出山”,帮忙料理家族企业。

当王家再次将家族企业做到国内的时候,也就是王云程父子三人同台的时候,即王家第五代代表人物王*祖出场的时刻。在筹建“上海福乐食品有限公司”时,王云程亲自挂帅董事长,60岁的儿子王建民负责具体筹建厂房,30岁的孙子王*祖留学美国回来,原先分管台湾“福乐”,也经营过台湾“申一”纺织,现在也加入了“登陆上海滩”的团队,在其中担任市场营销总监和副总经理。

二、主要启示建议

下面,我们以案例或故事的形式给出王梅生家族的财富管理启示。第一,利益共享的营销策略。王禹卿在给荣家做面粉销售时,为提高销售业绩,基本照顾到销售链条中的每一个参与方。对客户老板,放宽其收账的期限;对于中间人,他分出一部分自己的佣金,增加他们的佣金;对大饼油条店和面馆的伙计他也有招,他关照手下的人,在每袋面粉的线绳上,拴上一枚制钱。面馆的伙计在拆面粉口袋的时候,线绳一拉,这枚“小费”即可到手,下次进货的时候他就会对老板说:“还是荣家的面粉好,色白、筋道、出货……”王禹卿三管齐下,效果非常令人鼓舞,生意出奇得好。

第二,兵分两路的区域配置。1948年,国内时局动荡,王家开始一分为二,大房王尧臣、陆氏夫人,王尧臣的二儿子王乐水和夫人张敏时一家留在上海,王尧臣的三儿子王云程和夫人姚翠立一家去香港;二房王禹卿和继室候铭仙去香港,儿子王亢元一家及女儿王素言一家留在上海。在此过程中,两位老太爷没有忘记孙辈们的培养和教育,纷纷让孙子出国留学,期望他们能学成归国,继承家业。

第三,洋为中用的家业保全。1940年的敌伪时期,为避免日本飞机的轰炸和骚扰,福新系统的面粉厂和其他一些大厂一样,想方设法在租界里寻求外国人的保护。为此,王禹卿通过一个姓殷的洋行买办和英商通和洋行取得联系,以送给该洋行经理7万元股权为代价,将福新面粉厂注册为英国国籍,获取了英国企业的注册,成了一家“外国企业”。但是,王禹卿是个很有城府的人,他觉得兹事体大,外国人都是老奸巨猾之徒,鸡蛋不能全都放在他们的篮子里,一旦事情有变化,还应有个退路。于是又出一招,另外弄一个证明,说明这个企业并不是外国企业。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美国人、英国人不仅保护不了中国人,他们自己也成了日本人的敌人了,原先的保护顿时化为乌有,这样,王禹卿的第二招又帮了自己。

第四,软硬兼施的跨代沟通。在王云程祖孙三代共同经营家族企业的过程中,儿子王建民基本对父亲王云程言听计从,孙子王*祖可就不一样了,非常有自己的主见和想法,在与祖父的沟通中也有自己的“小伎俩”。如在祖孙争执冰淇凌的含奶量是8%还是14%更好时,王云程认为是14%,要改家族企业“圣麦乐”的含奶量。于是,王*祖将3盒含奶量不同的冰淇淋放到爷爷的面前,请其品尝,然后让爷爷说出哪一盒好吃?最后,王*祖说爷爷认为好吃的那一盒含奶量8%,而不是14%。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王*祖为增加自己的可信度,还带了两名质检员一起,并请他们也说老爷子说好吃的那一盒含奶量就是8%。幸好,老爷子没要求当场化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