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耐得住寂寞才是赢者

2018-08-09 17:40:52 投资与合作2018年5期

饶霞飞

中美贸易争端、CDR的推出、A股纳入MSCI、火热的医药板块……这些热点问题令投资者时而对投资机遇趋之若鹜,时而又陷入恐慌。随着国内外经济形势的急剧变化,国内投资环境也深受影响,消费和投资依然会面临下行的压力。与此同时,中美贸易摩擦态势的变化深刻影响着国际投资环境。

而随着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创新以及资本的注入,使得一批以新经济为代表的头部公司对资本产生了巨大的“虹吸效应”,背后体现的是对商业核心的坚持;另外,LP(有限合伙人)越来越青睐头部GP(普通合伙人),资金也更多往头部机构靠拢,这也使得投资市场整体环境并不乐观。

但是,随着投资市场以及绿色科技、智能出行等行业的风生水起,业内人士预计,2018年将会有更多优质稀缺项目浮出水面,其价值也将被进一步深挖和重估。在此投资环境下,价值投资的重要性体现得尤为重要。

日前,在投中信息与投中网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12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上,来自私募股权行业的投资人士、行业专家就以“价值的力量”为主题,共同探讨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新格局、新机遇和新挑战。

“当前,整个行业结构性温差现象显著,投资和退出难度提高。”在会议上,投中信息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投中资本管理合伙人陈颉表示,在这样一个整体焦虑的时代,价值思考判断的核心原点应该是从“价值创造”出发,而不是从现有的竞争格局和优势出发,去把握那些“看得懂和够得着”的相对确定性的机会。

“无论环境如何变幻,从自身优势出发,做价值投资,是投资者稳中求胜的基础。”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深圳澳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银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熊钢就当前的投资环境及投资策略进行了分享。“投资人应摒弃短期投机心态,坚持价值投资,以长期投资的眼光选择优质项目。”

事实上,熊钢的观点始终贯穿在澳银资本的投资策略中。在过去近10年的时间中,澳银资本完成了近80个项目的投资。其中,人民币创投基金投资项目近50个,累计总规模超过30亿元人民币。人民币创投基金所投项目中超过50%已实现了有效退出,另有40%已有明确退出渠道。

生物医疗是澳银资本比较擅长的领域。在澳银资本的四期人民币基金中,有30%用于投资医疗项目,但投资收益有70%来自于医疗。熊钢认为,相对于模式创新,以技术为驱动的企业每个成长环节都有固有的标志,也能更好判断和预测未来发展。按照这样的步调和逻辑,澳银资本投资的新产业生物为其带来了近百倍的收益。

有效地掌控投资节奏是澳银资本的重要技巧。“澳银资本并不急于规模的变量,而更在乎符合投资节奏、均衡的增长状态。”熊钢表示,在投资中尽量避免高风险,通过对行业提前预判和对项目的精准干预,是获得高退出率和稳定优质回报的不二选择。

“澳银资本不追‘风,不急功近利,耐得住寂寞。”认清自身优势,不盲目追风是澳银资本成功的秘诀所在。熊钢笑言,真正做价值投资的投资人,就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情怀。“比如说现在流行的‘独角兽,我们并不会盲目地追求投出。”在熊钢看来,能够投出独角兽企业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被迫的,是捆在里面熬出来的;另一种是赌对了运气。即使投出一个“独角兽”,也并不能说明一个机构的投资实力。

“价值投资最为本质的特点是通过公司内在价值决定自己的投资行为。”在深圳市远致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致富海”)总裁程厚博看来,价值投资是求“本”的,一家公司的价值与其所处的环境息息相关,但是环境的变化毕竟是外部因素,不应被价值投资者所重视,价值投资者应该强化对内部因素的深入钻研与预判。“远致富海在进行投资判断时,就会重点分析项目的内在因素,比如好的产业方向、好的团队等。”

远致富海将新能源汽车、互联网应用、人工智能及先进制造、大健康、节能环保等作为重点投资方向进行产业链布局,投资业绩得到市场广泛认可。程厚博表示:“目前,远致富海着力在重点投资领域进行布局,为下一步的产业链并购整合做准备。我们投资的项目,如科达利、德方纳米等在细分行业内均处于领先地位,未来会有非常好的发展前景。而这些标的都在相应的产业领域有着明显的优势。”

“中国的投资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无论在实体经济层面还是政策层面,这就使得投资者必须对自己的投资领域有着清醒的认知。价值投资之所以能够成为一种成功的投资理念,就是因为其扎根于内在本质,并有意识地回避对外部变量的关注,这才是价值投资的灵魂。”程厚博认为,价值投资不是爆米花、不是风口,而是追本溯源:“一家公司的长期发展,取决于这家公司的内在价值,如管理制度、技术水平、商业渠道、信誉等。价值投资者对是否投资这家公司的决策,应该立足于这家公司的内在价值。否则,盲目追逐于环境的变化也就走向了一条与价值投资截然相反的道路,也是一条价值投资所反对的道路。”

“当然,除了企业的内在价值外,理性的定价也是价值投资的重要因素。”程厚博表示,在进行价值投资时,除了要分析被投资对象的内在价值,还要考虑出价。“一个企业固然优质,如果没有标价,我们就不能判断它是否具有足够的安全边际。再优质的企业,如果价格过高,也没有投资的性价比;如果质地平庸,但价格却足够低廉,这样的企业是不缺乏投资机会的。”

打铁还须自身硬。投资机构如何从自身出发做好价值投资?在成都鼎兴量子有限公司总經理金宇航看来,投资机构的自我修养很有必要。

“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投资机构面临着多重压力,比如钱难募、项目难投。”金宇航认为,原来传统互联网时代相互“抬轿子”“吹泡沫”的投资方式已经很难继续,投资机构的产业能力变得越来越重要。金宇航告知本刊记者,为此,鼎兴量子在2017年对整体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逐步从财务投资的1.0阶段转向产业投资的2.0阶段。

“首先是投资团队的迭代:机构更加关注前台投资成员的专业背景。”据金宇航介绍,目前,鼎兴量子一线投资团队基本都是业界专家;要求中台的法务和风控前移到项目中,而不是光坐在办公室里;与此同时,鼎兴量子还组建了后台庞大的技术专家顾问团队,包括专家、教授等技术大拿,为其投资业务进行指导。

“鼎兴量子的投资理念是投资项目不在于多而在于精。我们不干体量和覆盖面的事情,而是干基于专业主义的精品投行的事情。”金宇航认为,公司成功要有四大要素:团队、管理、产品、模式。这四大要素又包含4个关键点:团队方面要狼性十足,管理方面要大道至简,产品方面要定位精准,模式方面要循序渐进。“基于这4个因素,我们依然会苦行僧一般地去寻找更多、更好的合作伙伴,回归并坚持价值投资的本质,相互认同价值观,一同努力将退出从一个战略问题简化成为一个战术问题,实现多方共赢。”

专注投资本质是价值投资的核心所在。“投资最终要从粗放型向精细化转变,从财务投资向懂产业的战略投资转变。所有的价值投资,都必须建立在专注主义之上。”金宇航告知记者。“未来3年,不管东南西北风往哪边吹,鼎兴量子始终会坚持做产业投资。不动摇、不跟风,精耕细作,希望可以成为产业投资的领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