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的“畸形审美”源自急功近利

2018-08-10 04:30:07 环球时报

本报记者 邢晓婧

出现在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的“园林”等中国建筑风格古朴典雅,而现在中国城市中光怪陆离的建筑却层出不穷。为什么?李翔宁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是国家发展过程中必经的阶段,西方也曾走过这样一段路。比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受到后现代思想的影响及市场环境的主导,西方出现了很多和城市环境格格不入的奇怪建筑。

李翔宁认为,所谓“畸形的审美”其实是人们急功近利的表现,这种对于量和技术的过度追求体现在建筑上。在世界文化史上,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建筑文化和自身的文化发展非常稳定、沉静,没有受到外界影响。因此,这种畸形的建筑文化可能只出现在某个特定时期,主要是由整个社会的浮躁心态造成的,不应该把这种现象简单归咎到建筑师身上,这其实是开发商、设计师、大众等方面共同犯下的错误。

北京CBD地区的高级建筑

全是清一色的“玻璃房”,在玻璃的笼罩下,形成温室效应导致人待在里面非常不舒服。建筑应该以人为本,可是为什么还会出现这么多病态的“玻璃房”?李翔宁表示,从前的传统社会是封闭的、互相割裂的,而现代性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很多东西都是透明的,室内室外可以互相看到,代表一种进步。但由于中国的建筑技术没能解决好玻璃建筑的问题,导致人在里面不舒适。其实,现在西方使用的很多技术非常节能,可大大改善玻璃建筑物里的舒适度。“中国很多建筑只是模仿了西方建筑的形象,没有真正解决技术问题。或者说,我们在经济发展水平还不具备解决这些技术问题的时候,就盲目建造了这些高层建筑,并将其看成是现代化的象征。”

李翔宁认为,玻璃在现代社会中的广泛运用是有好处的。一方面为室内的人创造了良好的景观,心情愉悦。另一方面,在夜晚,这些高层玻璃的办公楼散发出通透的灯光,为夜景增加了玲珑剔透的感觉,比如以纽约曼哈顿为代表的国际城市就喜欢玻璃风格的建筑。因此,不能简单说玻璃建筑就一定不好。以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建筑技术会很快跟上,可以在保持玻璃建筑视觉良好效果的同时,解决好内部舒适度的问题。

谈起未来建筑的发展潮流,以及中国建筑师将拥有的机会,李翔宁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未来中国建筑师可尝试在设计中融入人工智能等元素。此外,中国建筑师的设计中不该割裂历史与传统。回归人性和传统,观照人的心理和生理都是未来建筑要解决的问题。

“从建筑设计的能力和品质来说,我们已经超过了美国,但现在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整个工业化的系统跟不上。”李翔宁表示,建筑师的好设计需要有一整套工业制造系统,与这些产品的细部设计相匹配,如何做到这一点是中国未来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