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薄情的世界里温柔地活着

2018-08-10 08:34:10 做人与处世2018年13期

荆承

身份证有效期快过了,于是我抽空回了趟老家办理。路过一个居民小区时,我忽然想起,朋友小雅就住在这附近,迫不及待地给她打了个电话。我说我已经在你家的小区附近了。她说:“等我一分钟。”不一会儿,她就骑着自行车风一样地来了。

到她住的地方,她正在电脑上看电视,旁边的屋子里,她帮忙照看的几个孩子在笑,在闹,在睡觉。她抱起我的孩子逗,说:“叫妈。”

我在一旁笑。她找出一件小裙子给她穿,是她女儿以前穿的。她不经意说了一句:“我現在又见不着她……”

我不太敢接话。我之前很偶然地知道,她离婚了。只是,两年来,她从没跟我说起过这件事。我也只好假装不知道。我无法安慰她,也无法医治她。能说什么呢?多喝点热水?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类似这种隔靴搔痒的话再情深意切也显浮皮潦草,不说也罢。

她曾经的老公我只在他们婚礼时见过,看起来憨憨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在一起了,我想,结婚,或者离婚,不都是为了幸福吗?我只是盲目地支持她。

小S问蔡康永看过黄子佼的书吗,他答:“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不会擅自看他的书。”真的好朋友,就是盲目地支持你,盲目地陪在你身边。我会永远站在她的这一边。

还记得,上学时,我们曾在走廊里就着昏暗的灯光看书复习。我是学霸,和人交往却木讷,不知怎么和人相处。她成绩中等,和每个人都处得很融洽,待每个人都真诚。我们这样互补,所以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

工作后,她在南城,我去看过她两次,在叫做海棠的公园里打球,她教我轮滑,累了我们去她出租屋旁边的小店吃米线,桌子上有美丽质朴的花纹,小店的老板娘和她很熟。

再后来,我参加她的婚礼,看假小子一样的她穿上洁白的婚纱,心里为她默默地祝福。

一晃三年未见。相见亦无事,不来常思君。即使不见,我们见面仍没有客套。她和人交往一向直入主题,真诚灼热。

女儿小睡,我们或坐或卧,看电视。电视并不见得多精彩,我只是喜欢这段重聚、相伴的时光。她笑起来依旧大声,行事依旧豪爽,走路依旧是风一样。重要的是,她依旧真诚地爱。这样才好。大概,人生最大的勇敢,就是经历欺骗和伤害之后,还能保持信任和爱的能力。

我们只在一起待了片刻,我离开时,握着女儿的小手朝她挥手,她在后视镜里越变越小。我们转了一个弯,终于看不见了。

不能常相伴,但是我希望在你一个人的日子里,冬天穿暖,夏天吃饱,好好工作,领教过这世界深深的恶意,对过往情深意重,但不会回头。愿你特别美丽,特别平静,特别勇敢,也特别温柔。余生很长,不必慌张。活着不易,温柔地活着不易,在薄情的世界里温柔地活着就更不易。

(编辑/张金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