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评价而活

2018-08-10 08:34:10 做人与处世2018年13期

姜涵

电影《芳华》中的男主角叫“刘峰”,这名字拖长了音节念,便是“雷又锋”,而这个人恰恰也正是一个雷锋般的存在——大伙儿工具坏了找他修,脏活累活找他干,连猪跑了都找他去追。刘峰自己也一直都是以“满足所有人的需求”这种“螺丝钉精神”来要求自己的。

我们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特别提倡这种“螺丝钉精神”。所谓“螺丝钉精神”,就是在社会这架机器上,只要需要,无论将你装配到什么位置,你都能无怨无悔,安居乐业。用一句曾经很经典的话来诠释,就是“叫我干啥就干啥”。

实际上,每个人都有个性,每个人都有特点,没有哪个人能真正做到“哪里播种哪里发芽”。所以那些甘为“螺丝钉”者,不少人都是勉为其难或者委曲求全。这些人,要么真正具有牺牲精神,愿意牺牲个性成为大众所需的“万金油”;要么就是过于看重别人的评价,追求有口皆碑。富于牺牲精神固然令人钦佩,而一味看重别人的评价就不值得称道了,因为每个人的需求不同,口味各异,所以他们的评价都会带有各自的主观色彩,如果我们处处以别人的要求来塑造自己,别说难以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活活累死都有可能。人只有真正成为自己的主人方可活出自我,活得出色。

读过一个故事,有一个小和尚问师父:“我清扫寺院,有人批评我只知做杂活,不去念经修行;我若不清扫,又会有人批评我好吃懒做,连寺院都不扫。做和尚好难啊!”师父回问:“那你觉得你要怎么做呢?”小和尚说:“我要做佛陀,那就能合了天下人的心意。”师父笑道:“即使当成佛陀亦有人指责,你又何必过于在意呢?”这是一个充满了禅味的小故事,道理很让人受用。《逍遥游》中曾提到一位“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的宋荣子。这个“定乎内外之分”很有嚼头,什么是“内”?什么是“外”?你心中的自我是“内”,别人眼中的你便是“外”,能界定“内外之分”并处理好二者关系方能活得洒脱,活出自我。真正“定乎内外之分”的人首推屈原,正因为他能够认清自我,才会有“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自我认定,正因为他能够坚守自我,才会有“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坚定信念。

但是完全不在乎他人的评价,置身于他人目光之外,这又谈何容易?即便是那些已经颇有名气的人,也会为外人对自己的说三道四而纠结。面对着众人对其小说创作的种种非议,海明威一度十分为难,他晚年在巴黎湿冷的小旅馆中写作,写不下去时,便会剥一个橘子,让汁水溅在炉子里,跃出噼噼啪啪的蓝色火焰。他凝视着,沉思着,徐徐地对自己说:“不碍事的,你以前是怎么写出来的,现在还怎么写,你只消写出最最真实的句子就行。”是的,只要是“最最真实”的自己就行,休要理会别人的非议。

如果可以选择人生的走向,我不愿仅仅做一颗只知道顺遂他人意愿的“螺丝钉”,因为我不想仅仅为了收获他人的口碑而牺牲自己的个性。即使我无法做到如宋荣子、屈原那般超脱,我也更愿意做更真实、更具个性的自己。清初画家八大山人有言:“个,个,无多,独大。”对,就是要有这样一种张扬自我的生命自信,我就是我,我的生命只有一次,凭什么只是为了别人的目光而活?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高级中学王淦生老师点评

文章由电影主人公名字的戲解,引出对“螺丝钉”精神的重新认识,即大众化的人与追求个性的人之别,一家之言,但选择的讨论角度让人耳目一新。作者以充足的论据和富有激情的议论阐述了这样一个道理——人要为了自己而活,而不是活在别人的需求里。纵然“牺牲自己,成就他人”是值得赞美的品质,但不应成为每个人的人生义务。这个世界需要的是一个个个性鲜明的生命体。

(编辑/张金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