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日探访,感受新疆之美

2018-08-16 04:08:28 环球时报 2018-08-16

本报赴新疆特派记者 白云怡 单劼

“去新疆?安全吗?”这是旅行爱好者们常常发出的疑问。这个问题早有答案:当地安全形势已根本性好转,暴恐袭击被刹住,各族人民对久违的稳定与安宁备加珍惜。但一段时间以来,新疆的形象蒙上阴影,一些“躁动”的西方国家和媒体不时推波助澜,肆意指摘新疆的治理,导致当地各种迷人的元素被掩住或忘却。其实,找到它们很容易。七月底八月初,《环球时报》记者赶赴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6天时间,从首府博乐到边境小城阿拉山口,从赛里木湖到夏尔希里,在这片被称为“青色草原”的土地上辗转500余公里。当地延续至今的文明交融和令人惊叹的生态之美让记者大开眼界,而途中遇到的那些人和事,则展现着新疆眼下安定发展的现状,讲述着这块内陆之地走向开放的故事。

“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

和“金色的山梁”

呵护生态之美的努力无处不在

赛里木湖是《环球时报》记者在博尔塔拉采访的第一站。由于是大西洋暖湿气流到达的最远地方,这块像蓝宝石般悬于西天山断陷盆地中的纯净湖泊拥有一个美丽的别称——“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而周遭的森林、冰川、草原、净湖,也都折射在这滴最纯净的眼泪里。

七八月份正是赛里木湖最好的时节。记者来到时,湖畔凉风徐徐,盛夏的酷暑一瞬间烟消云散。或黄或紫的野花如碎金般撒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和远处的山岚与流云交相辉映;湖水则是语言难以形容的清透湛蓝,天容山影倒映其中,让人感受到一种深邃的渴望和热情;草丛中,偶然能看到如音符般起起落落的蚱蜢和蝴蝶,与被风吹动的草叶一起发出沙沙声。

这里有的不仅是大自然的瑰丽神奇。作为“古丝绸之路”新北道的必经之地,博尔塔拉和赛里木湖在历史的长河中一次次成为东西方文明交流的见证者,目睹了无数远征将士和骆驼商队从天山北路出入伊犁河谷,东去长安,西至波斯。

赛里木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宣传科长纪洪福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湖周边散落着数十座大型乌孙人古墓,这些被认为距今2000多年的古迹出土过各式铁器、陶器与丝织物。上至距今3000多年的“青铜时代”,这里已形成多个史前聚落,从西亚向中亚与东亚输送着青铜与游牧文化。“从古至今,这里就是一条传播文明的路。”他说。

和赛里木湖一样让人情不自禁感叹造化神奇的,还有位于中哈边界的夏尔希里。这个听起来陌生的地方,是1998年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就边界争议地区谈判时才正式划归中国的一个山谷。当地的蒙古族司机聂卡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夏尔希里”本是蒙古语,意为“金色的山梁”。要探寻这里的美景,必须经过一段崇山峻岭中的崎岖道路,在约20公里的距离中盘旋上升1600米的高度,正可谓“路悬头顶”。

进入夏尔希里后,景色豁然开朗:笔直的雪松和白桦,开满各色鲜花的灌木,奔跑其间的马鹿、北山羊与野猪……夏尔希里的自然资源极其丰富,故而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设立为自然保护区。除了边防驻军哨所,区内没有任何经济活动和常住人口。有说法称,夏尔希里曾在300年间无人进入,是“最后一片绝美的净土”。而这里的边防军人维护和平之余,也会缉捕偷猎者,救助野生动物,牧民们亲切地称他们为“夏尔希里的守护神”。

这样呵护生态之美的努力在新疆无处不在。纪洪福说,从2002年起,当地政府就将原本在湖畔举行的“那达慕草原节”迁出湖区,避免一年一度人车践踏植被、垃圾污染等问题;2007年拆除赛里木湖核心区3万平方米违规建筑,取缔达不到环保要求的游船,使这片湖泊的原始风貌逐步恢复;2011年起,政府进一步实施退牧还草,将禁牧面积从12万亩拓展到38万亩。

夕阳下的多民族广场舞

与午夜时分的繁华夜市

老百姓对治安信心满满

除了纯净的自然景观,多彩的民族风情也吸引着每个来到新疆的客人好奇的目光。八月初的一天傍晚,《环球时报》记者来到位于博尔塔拉首府博乐市中部的风帆广场上。

当时正值夕阳西下,广场上回响着一段欢快优美的维吾尔族民歌。一名身着维吾尔族服饰的汉族女子正随着乐声翩翩起舞,和她共舞的则是一名哈萨克族老汉。围绕在他们四周的,既有身着鲜艳服饰的维吾尔族小姑娘,也有戴白色头巾的回族老妈妈,以及体格强壮的蒙古族小伙子。这一幕不禁让记者想到千年前汉人、回鹘人、吐火罗人、粟特人等云集此地互市商品、胡舞汉乐交织的盛景。

这样的情景在西方媒体上是看不到的。对于新疆的民族话题,西方舆论更喜欢炒作和拱火,他们“坚称”,新疆是一个民族压迫和民族仇恨无处不在的地方,不同民族间无法理解。诚然,新疆的民族融合有其复杂的一面,但记者采访期间,接触到的受访者在谈及其他民族时释放的几乎全是善意,他们向记者回忆自己从小是怎样和周围的其他民族朋友一起亲密无间地长大。

在广场上跳舞的那名汉族女子徐进芝就是其中之一,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维吾尔族人热情奔放,一听见他们的音乐我就热血沸腾,忍不住想跳舞”。而经常和徐进芝一起到这儿跳舞的维吾尔族人帕提古丽则说,自己很早就开始学习普通话,因为“这是我们国家的语言”,周围的汉族同事一直待她很好,“大家不分彼此”。在采访临近结束时,帕提古丽特意拉住记者说:“(搞事情的)只是很少很少一部分人,我们绝大部分人相处得像一家人。”

常和民族问题一起被外界“质疑”的是安全问题——自“七·五事件”发生后,这里一度蒙上浓重的暴恐阴云。鉴于此,新疆近两年采取了极为严格的维稳安保措施。记者在博乐街头注意到,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便民警务站,里面有二十四小时待命的警察,随时应对突发事件。室外,特警巡逻车穿梭于大街小巷,在人流较为密集的地方,另有手持盾牌与武器的特警定点巡逻。

这样“超常规”的安保有时难免引起外界诟病,也似乎为新疆的“不安全”增加了可信度,但当地人的态度却恰恰相反。采访期间,许多当地居民对记者表示,这些反恐措施正在让新疆变得前所未有地安全。“外人可能以为新疆很乱,甚至不敢来旅游。但你瞧街上这么多警察警车,都是在保护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从小到大在新疆生活、工作的徐进芝说。

博乐市公安局巡逻防控大队副队长徐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新疆警方如今已能够做到在接警后1分钟内抵达事发现场,并在3分钟内做出快速处置。“目前我们有四种报警模式:一是电话报警,通话内容覆盖到相关片区所有巡逻人员的对讲机上,以便警员第一时间抵达现场;二是一键报警,在医院、学校、商场等重点场所均设有紧急报警装置,发生重大事件可一键通告警方;三是布控人员和关联车辆报警,通过街道探头自动向警方提醒嫌疑人员及车辆动向;四是异常形态视频智能预警,即当出现大量人群异常聚集或跑动等情况时系统自动预警。”

徐虎说,这些措施实施两年来,安全状况有了很大改观。“从我们各警务站的日常工作来看,现在我们已很少接到刑事案件类的报警,恶性刑事案件更是几乎销声匿迹,目前接警已经以处理群众求助类为主。”博乐街头便民警务站站长高举亦向《环球时报》记者证实,现在连偷窃、打架之类的案件都已很少,“毕竟新疆在安全领域是下了极大功夫的”。这名警务站长称,他和其他警员基本每天从上午十时工作至夜间零点,甚至经常24小时巡逻执勤。

老百姓的满满信心体现在生活细节中:午夜零点,博乐的夜市熙熙攘攘。在红柳烤肉的香气中,人们大声谈笑,小贩专注地煎炸烹烤,全然不是西方媒体描述的“生活在恐惧与担忧中”的样子。

从一粒枸杞到一座口岸

这里悄然成为开放的前沿

自打人类进入大航海时代以来,海洋文明逐渐被赋予多重含义:开放、兼容、创新……相形之下,内陆文明的光芒显得有些黯淡。然而,在位于海洋交通末端、欧亚大陆中心的新疆,《环球时报》记者看到的却是一个日渐成为中国对外开放前沿的地方。

博尔塔拉的精河县是著名的枸杞生产地,每年夏天,连片成熟的枸杞把这里变成一望无际的红色海洋。在这里采访时,记者有些讶异地发现,这样一个西部传统农业县城,从政府到企业都十分“前卫”,他们紧跟电商营销和消费升级潮流,正把枸杞变成当地的名片。

朱虹美是当地一家名叫“西域杞缘”的枸杞食品电商公司负责人。她的工厂里,除了原装枸杞,各种加工食品五花八门:枸杞酥、墨杞膏、“枸杞香辣脆”……更有意思的是,每款产品包装上的推介语都包含时下中国最新的流行元素,比如蹭影视热点的“春风十里不如你”美颜茶,以及主打“撩文化”的“枸杞撩胃早餐”。

“所有这些都是我的员工设计的。她们大部分来自附近村镇,有的是少数民族,但她们的想法真的很潮”,朱虹美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这样的理念下,精河枸杞正在完成从中国到世界的“华丽转身”:去年6月,欧盟正式发布公告,精河枸杞被纳入首批100个与欧盟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交换的农产品。

如果说精河枸杞的故事只是一段田园牧歌般的个体特写,边境小城阿拉山口发生的一切则称得上是一部有关星辰大海的宏大叙事。得益于“一带一路”项目的推进,过去5年,中国多个省份开通经阿拉山口发往欧洲的货运班列,这里已然成为中国最繁忙的陆路口岸之一。

阿拉山口市口岸管理办公室副主任褚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截至8月13日,经阿拉山口口岸开行的班列累计突破6000列,2018年全年出境班列预计将达到1800列以上。“阿拉山口正在全力打造一个区域性国际物流枢纽,而经过它的第二座亚欧大陆桥未来也很可能成为覆盖人口最多、潜力最巨大的一条新丝绸之路经济走廊。”

悄然发生的还有更深层的改变。“以前我们和外国做生意有不少失败案例,很多时候根源就在于我们和外界在思想、法律等层面没达到同频共振。阿拉山口口岸和综保区的设立,让新疆融入‘一带一路开放的大格局中,在思想层面提高了很大一个层次。”阿拉山口综合保税区管理委员会经济发展局局长张学海说:“这样的大趋势让我们新疆人认识到,我们再不能自甘作联通的末端,一定要成为开放的前沿。”

在古希腊巨著《历史》中,希罗多德曾记述过一个在遥远的世界东北方的地方,那里有狮鹫守卫金子,还有山洞吹出北风。一些近代学者认为,这个遥远之地正是阿拉山口。只是,今天的阿拉山口已不再“遥远”,曾经的“戈壁风谷”也成了“黄金口岸”,联通和开放已让它成为最美的地方。▲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