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门”调查竟扯上中国

2018-08-20 06:10:27 环球时报 2018-08-20

●本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张梦旭 ●本报记者 倪浩 ●陈一 柳直

“新鲜事儿!特朗普建议俄罗斯的批评者把注意力转向中国”,俄罗斯卫星新闻网19日惊讶地发现美国的“通俄门”调查出现新动向,特朗普想把中国也牵扯进来,他在18日的一条推文中说:“所有如此关心俄罗斯的傻瓜都应该开始关注另一个方向,即中国。”“通俄门”调查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美国政要陷入其中,把特朗普也折腾得够戗。所以他最近两天连续发布多条推文进行反击,中国只是其中的“猛料”之一。虽然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19日继续在这一话题上发力,但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俄罗斯,几乎所有人的反应都是:“这怎么可能?!”“我们不能把特朗普的每条推文都当真,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他的推文至少是释放了一个信号,即当下他最关心的事情——中美贸易的问题。”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

“别只盯着俄罗斯了”

“美国总统特朗普说,在有关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调查中,调查人员应该关注中国”,“美国之音”报道称,特朗普是在18日的一条推文中这么说的,该推文还说:“但是,如果我们头脑明智、立场坚定并且胸有成竹,最后我们会跟所有国家都相安无事。”报道暗示,特朗普的这个说法不是心血来潮,他以前也曾经提到过中国黑客可能入侵过美国民主党的电子邮件系统。

美国《国会山报》报道称,特朗普周六一大早就发推文说,调查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的人员应该“开始调查”中国,此时正值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不断升级之际,两国都向对方的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特朗普坚持这些关税对于维护国家安全是必要的,但共和、民主两党的一些议员反对他的这种做法,称这将会伤害美国工人。

特朗普是在开玩笑吗?显然不是,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19日也提到类似问题。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继特朗普发表推特建议“通俄门”调查从俄罗斯身上移开之后,博尔顿周日一早接受该电视台独家专访时声称,俄罗斯只是可能试图干预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的四个国家之一,美国也在担心中国、伊朗、朝鲜干预美国选举。美国广播公司主持人追问博尔顿:“你过去有没有看到什么特别针对中国的事情?”博尔顿的回答是:“我不打算讨论‘我看到了什么或未看到什么的问题,但我告诉你,看看2018年选举,这些是我们最关心的四个国家。”

美国官员的这种观点并未获得

认可。美国《华盛顿邮报》18日称,特朗普的推文显示他“对中国的言辞变得日渐尖锐”,但他并没有提供中国存在任何干预美国大选阴谋的证据。《纽约时报》称,自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数百份声明、推文都涉及“通俄”调查,而他的相关陈述一直在变,其中250多条都是夸大、误导、罔顾事实甚至虚假的陈述。

在美国广播公司的相关讨论中,有网民表示,“如果特朗普相信中国、伊朗等国干预了美国大选,他的司法部为什么不任命新的特别检察官进行调查呢?或许特朗普只是想告诉‘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别盯着俄罗斯了,看看别的地方去吧,这样特朗普就安全了。”在《国会山报》网站相关报道的跟帖评论中,有网民说:“我很好奇特朗普到底欠了俄罗斯多少钱,才值得他这样做?”

“转移视线”,《香港经济日报》说,俄罗斯专家认为,特朗普的目的是将公众视线转移到“中国威胁论”身上,“如果特朗普能成功将注意力转移到中国,那么半年后,没有人会记得有一些神秘的俄罗斯黑客”。

“不断上升的敌意”

一则短短的推文还映射出中美俄复杂的大国关系。英国《独立报》分析说,中国的崛起为特朗普寻求同俄罗斯结盟提供了更强有力的理由。尽管美国媒体仍然不遗余力地刊登批评克里姆林宫的文章,华盛顿的鹰派不断使用的好战性言论让人回想起冷战,但特朗普仍有意与普京建立关系。美国认为,他的首要地缘政治对手不是一个虚弱和向后看的俄罗斯,而是一个繁荣发展和自信满满的中国。在未来数十年,世界的目光将聚焦在东亚和南亚,而不是欧洲。

据俄罗斯《商业咨询日报》19日报道,美国SSRS公司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57%的美国人认为,特朗普对待俄罗斯过于友好。但35%的人认为,与俄罗斯保持友好关系是正确的。

中国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19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说,特朗普确实想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但是从各方面情况来看,客观上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美俄在欧洲、中东、亚太地区的一些关键政治设想上是完全冲突的,联俄现在看不会成功,未来也不会成功。”

“在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赴美谈判的时间节点上,特朗普这样做,是激起国内情绪,寻求更大的支持,意图很明确。”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说,特朗普的目的不过是向中方传递信号,希望中方在贸易谈判中做出更大让步。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中两国代表正在制定谈判计划,试图在11月前结束贸易僵局。文章说,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率领的9人代表团将于8月22日至23日会见由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率领的美国官员。谈判旨在为双方寻找解决贸易争端的途径,并可能开启更多轮谈判。

美国《华盛顿邮报》称,在将朝鲜视为美国的头号国家安全威胁18个月后,美国政府越来越把注意力转向中国,对中国采取了更具对抗性的政策,这表明美国政策中出现一个危险转变。分析人士说,不断上升的敌意表明美国政府开始把中国视作是一个“邪恶大国”、一个直接的竞争者和对手,必须通过更加极端的反击措施来阻止中国不断扩张的影响力。然而,分析人士指出,尽管特朗普言辞强硬,但是他的政府还没有制定出一个阻止中国扩张的令人信服的战略。

“一反常态”

李海东认为,特朗普的说法除了迎合国内对华日趋强硬的大氛围,更重要的是“国内‘通俄门调查快到揭底的时候了,他实际上被逼得没有办法了”。

美国媒体注意到,愈演愈烈的“通俄门”调查让特朗普有点烦,所以他近日改变了态度,准许白宫幕僚全面配合“通俄门”调查。除了准许白宫法律顾问麦加恩等人配合调查外,特朗普也通过推特表示,已经交出超过100万页的文件,并自称他的做法是史上最透明的。

据《纽约时报》18日报道,白宫法律顾问麦加恩与穆勒进行了广泛合作。在过去9个月,麦加恩至少3次与调查人员面谈,总时长超过39小时。麦加恩向调查人员描述了特朗普对调查的强烈不满以及要求麦加恩应对此事的方式。麦加恩还分享了特朗普解雇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期间的语言和行动,并强烈要求让一名忠诚者来负责“通俄门”调查,还多次敦促司法部长塞申斯来监督此事。

《纽约时报》分析说,麦加恩与穆勒交谈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有可能是担心不合作可能会被视为妨碍司法,使他处于法律危险之中。“麦加恩显然是为了避免重蹈尼克松时代的白宫法律顾问约翰·迪恩的覆辙,与穆勒合作是麦加恩保护自己的唯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