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特使团今公布访朝成果

2018-09-06 04:09:39 环球时报 2018-09-06

●本报驻韩国、朝鲜特派记者 陈尚文 莽九晨 ●任重 ●本报记者 苏静

韩国总统特使团5日访问平壤,并向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转交了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书信。在平壤吃过一顿“不知与谁共进的晚餐”后,韩国特使团当晚赶回首尔,但他们决定把此次访朝的详情留到今天公布。正值美国总统特朗普取消国务卿蓬佩奥访朝而令美朝谈判陷入僵局之时,人们期待韩国这个高级别代表团能够像今年3月那样,从平壤带回令人振奋的消息。与此同时,随着9月9日朝鲜建国70周年纪念日的临近,西方媒体纷纷猜测平壤的国庆阅兵式上会否出现洲际导弹的身影。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笪志刚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习近平总书记、国家主席的特别代表栗战书即将访朝,体现了中国高度重视中朝关系,“正是由于中韩加大对朝鲜释放善意,朝鲜半岛难得的和平谈判解决问题的局面才能得以维持”。

神秘的晚餐

9月5日晚20时40分许,韩国总统文在寅对朝特使团结束了11个小时40分钟的“平壤一日行”,从朝鲜返回韩国。5日下午,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披露,特使团会在晚餐后离开朝鲜。特使团已经利用传真向青瓦台报告了当地情况,但与谁共进晚餐、与金正恩的会谈场所、会谈时长等,均不得而知。金宜谦还说,当天只能披露上述内容,访朝详情将于6日公布。

由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率领的总统特使团一行5人是于当地时间7时40分许,乘坐“空军2号”从首尔机场启程的,除首席特使郑义溶外,特使团成员包括国家情报院院长徐薰、国家情报院第二次长金相均、统一部次官千海成、青瓦台国政状况室室长尹建永。他们于9时许抵达平壤,受到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的迎接,随后前往高丽酒店,与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兼统一战线部部长金英哲举行会晤。

据青瓦台与民沟通首席秘书尹永灿披露,特使团当天上午9时33分抵达高丽酒店,从9时35分起同金英哲、李善权进行20分钟的会晤。金英哲离场后,特使团继续与李善权会晤至上午10时14分,合计会晤39分钟。特使团一行上午10时22分前往别处进行会晤,但是没有告知具体地点和会晤的对象。韩联社称,与金正恩的会晤可能在与金英哲、李善权会晤之后。青瓦台否认了特使团共进午餐对象为金正恩。

韩国News1通讯社5日称,原计划当天往返的对朝特使团晚上在平壤进晚餐,可以说首先传递出的是“积极信号”。因为特使团原本预备下午返回韩国,晚餐并不在日程表上。有媒体猜测,是否因为特使团当天与金正恩会面结果不错,才有了晚餐?更有猜测称,“不排除朝方共进晚餐的对象正是金正恩本人”。

5日深夜,法新社公布了青瓦台向其提供的韩特使团一行在平壤受到金正恩接见的系列照片。

美国给出了筹码?

韩国《韩民族新闻》5日评论称,特使团此访与金正恩见面与否是燃眉之急的关心事项,也是衡量此访成败的重要标准。有消息称,特使团成功拜访了金正恩本人,可以称此次访朝取得了“最起码的成果”。评论称,特使团如果就朝美尖锐对峙的“先终战宣言”和“先无核化措施”问题提出了折中方案,就可以说达到了特使团预期的目标。如果说特使团此访已经向金正恩充分阐述了韩方立场,并听取了朝方意见,接下来就剩下以此次会面结果说服美国的事情了。

英国《金融时报》4日称,韩国派特使团前往平壤,是为韩朝领导人本月峰会做准备。此举的背景是,各方越来越担心,自6月举行了里程碑式的美朝峰会以来,推动美朝关系更进一步的势头和善意正在消退。文章称,这已不是文在寅第一次充当调停人。今年5月,当特朗普宣布取消与金正恩在新加坡的会晤时,是文在寅与朝鲜领导人的一次临时峰会挽救了“特金会”。“黑暗中的一线希望是,当首尔方面建议本周派遣特使前往朝鲜时,平壤方面欣然接受,似乎表明他们对当前局势也感到失望。朝鲜需要有人向美国传话。”

特使团访朝前一天的9月4日晚间,文在寅与特朗普通电话时商定,争取在纽约时间本月18日开幕的联大期间举行韩美首脑会谈,商定将在无核化谈判进程中保持紧密沟通与合作。特朗普在电话中对文在寅表示,“真心希望特使团取得良好成果”。

韩联社此前报道称,特使团可能会向朝方提议9月第三周在平壤举行为期3天的韩朝首脑会谈,并为“文金会”达成更具体协议奠定基础。特使团是否带有“美国给出的筹码”?《韩民族日报》称,如果特使团提前与美国政府协商,并带去了美国释放的对朝信息,或多或少都会提高这次访朝成功的概率。但是,了解相关情况的消息人士普遍表示,“特使团手中似乎并没有美国给出的筹码”。韩国总统秘书室长任钟皙就特使团访朝的情况发表推文称,“我们将带着迫切的心情前往,必须自己创造条件”。现在不同于设法开启新局面的3月,双方正在已经铺开的棋盘上激烈对弈,面临着重重难关。

朝鲜进入国庆时间

随着9月9日朝鲜建国70周年纪念日的临近,平壤街头节日气氛日浓。街道两旁的建筑已经粉刷一新,主干道两旁的宣传标语和宣传画正在逐步更换成崭新的,内容主要和“庆祝共和国成立70周年”相关。有关朝鲜国庆的庆祝活动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彩排,5日15时许,《环球时报》记者看到,平壤金日成广场周边主要道路采取了交通管制,朝鲜民众纷纷从广场周边分散开来,有些人推着花车车架,有些人拿着标语牌。

《纽约时报》4日称,外界正在关注朝鲜国庆节的阅兵式,看它是否和过去一样,包含一系列洲际弹道导弹展示。文章引用分析人士的话称,如果其中没有战略洲际弹道导弹,这是有一定意义的,“表明朝鲜可能认真对待无核化”。

朝鲜《劳动新闻》4日发表一篇题为“妨碍韩朝关系就是妨碍美国的前途”的评论文章,主张“美国是导致三千里江山一分为二的罪魁祸首”,“我们民族的所有不幸与痛苦,我们流过的所有鲜血与泪水,都是美国造成的”。《韩民族日报》5日分析说,朝美首脑会谈后,朝鲜已经很少发表如此激烈的言论谴责美国。可见,朝美围绕无核化与终战宣言等对应措施的气势较量多么激烈。

彭博社5日分析称,美朝都知道重启谈判的条件。美国必须和韩国宣布朝鲜战争结束,而朝鲜至少要提供其核武器和导弹库的情况,并同意核查。为此,特朗普必须说服金正恩,朝鲜也无法避开与美国接触。要有效地与朝鲜接触,特朗普政府必须展示耐心和方法,并且与他国协同。这意味着,美国需要与中国和韩国更加密切合作。

笪志刚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今年朝鲜领导人三次访华,中国对朝鲜承诺三个“不变”,栗战书也即将访问朝鲜,体现了两国领导人践行维护好中朝关系的共识。在美朝谈判僵持不下之时,中国领导人访朝和南北首脑9月会谈依然值得期待。“我个人认为,中国在半岛发挥正向作用空间很大。中国能够发挥更大的斡旋和劝和促谈的作用”。▲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