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的剧院取消《人民公敌》演出刍议

2018-09-14 06:50:36 环球时报

单仁平

德国绍宾纳剧院来华演出易卜生的名剧《人民公敌》,因为在中间与观众的互动情节中,有观众对应剧情表达了对中国现实的不满,剧院方与剧团做了协调,在接下来的演出中取消了中间的互动环节。剧团之后计划去南京巡演,但南京的剧院给出“舞台技术”的原因,取消了演出。对此,西方媒体当成“大事”做了一轮夸张的炒作。

应当说,这原本是件很小的事,就是有人在戏剧互动情节中说了几句不满的话。生活中总会有些人发牢骚,甚至不看场合,突然就“冒泡”。剧院是公共场所,在那里与剧情互动说不得体的话,性质有点模糊。我们觉得,这个时候如果组织方以某种方式幽默、诙谐一把,化解尴尬,大家也别把它当回事,是最理想的。

但是现实常常会不那么理想。一些人在事后通过社交媒体传这件事,这个传播过程肯定会出现添油加醋和变味。互联网嘛。尽管所产生的实际影响很小,但组织者大概发现了,难免紧张。

这样的“小摩擦”“小失控”我们相信今后还会有很多。中国这么大,基层社会千姿百态,国人又爱发牢骚,说不定在哪个场合因为某个机缘就会凑出一个“巧”来,给各种联想和敏感提供噱头。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然而万一是无论如何防不过来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提高社会的承受力,让大家见怪不怪,小事都回归小事,让小圈子里的发酵失去对社会层面的意义。那样的话,我们的社会治理就会变得更从容,少了很多没必要的紧张。

这样的承受力首先要各地、各部门的管理机关带头做起,因为互联网上总会有一些好事之徒,他们一开始不会配合。但是慢慢的,他们会发现炒作一些事情未必有自己所期望的效果,他们就会感到无趣,进而泄气。

这个过程虽然会有一点风险,但往远处看,它对国家的长治久安至关重要。可以肯定地说,社会承受能力建设的重要性并不亚于正能量建设。因为社会不可能只有正能量,而无负能量,正能量再多,如果社会承受负能量的能力严重下降,那么负能量的破坏力就将大大提高。而社会承受力是让各种异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自然力量,它是默默帮助时代列车前行的润滑剂。

我们必须有一个基本判断,那就是今天绝大多数中国人珍惜这个国家的和平、安宁与繁荣,大家对中国的发展道路也有总体的认同和支持。互联网时代牢骚容易发,也容易传播,但那些牢骚并非公众对国家认识的真实缩影。

易卜生是挪威著名剧作家,他的作品至今流传于世,在各国广泛上演。我们相信,将《人民公敌》引入中国上演,并没有什么问题,我们社会的思想面貌也完全可以支持对易卜生剧作的正确理解。剧院里互动的插曲与互联网上有个正常主帖的后面跟了一条过分点的评论没什么区别,无论剧院方还是看剧的人,都不值得把它看太重。

一场剧的互动时间很短,剧场灯一亮,大家走出剧院,看到的就是城市辉煌的灯火,那些城市都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成果的化身。今天的中国不是130年前易卜生所生活的年代,人们欣赏他的作品,但不会痴迷地入戏。

我们在此想对关心公共事务的知识分子说几句。今天的中国社会还经常会因一些具体的事情生出敏感,这是一个挺无奈的现实。大家的价值取向应当是帮助社会建立从容,而不应把原本的小事朝着敏感的方向推。我们知道,在很多时候大家对如何选择上述的方向是有主观能动性的。

当然最后我们还是想对官方说,要鼓励基层官员在遇到事情时担当,做出最有利于大局的处理。我们的体制应引导官员处理事情以结果和大局为导向,而不仅仅是确保自己不承担责任。我们知道这是很不容易的,而且这种不容易是世界性的。但中国如果想走得更快更稳,就需要朝这个方向努力。▲

(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