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神功是青春期美丽的通病

2018-09-14 05:05:34 文苑·经典美文2018年9期

曾颖

和很多青春期的男孩一樣,我在十四五岁的时候最渴望成为一个武功高强的大侠,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轻轻一点就能跃上房顶;稍稍用力就能把石狮子举过头顶……那时的我,整天魔魔怔怔,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武侠小说或电影的情节。

有一天放学,我把书包弄丢了。为了向老妈解释这件事情,我向她讲了一个故事:我放学时,在校门口帮一位丢了鞋的盲人老爷爷找回了鞋,可他不是普通的盲人,而是一位名震江湖又退隐多年的大侠。他丢鞋也不是单纯的丢鞋,而是在考验人心是否善良。大街上的人只有我一个通过了考验。于是他决定收我为弟子,将一本武功秘籍传给我。正当我将秘籍放入书包时,几个蒙面黑衣人跑来抢走我的书包……

老妈听了我的解释,破天荒没有打我,还向父亲和亲戚们无数次转述这个故事,并且认定我今后可以去讲评书或干别的靠嘴吃饭的事情。

在那之后不久,我又犯事了——上物理课时写武侠小说。当时正值世界杯足球赛,我将世界杯的内容和武侠结合,再加上本班同学的名字,凑成了一篇武侠小说。我的小说受到全班同学的追捧,每写完一页纸就被撕下来传出去,上家匆匆读完迅速传给下家。只要老师一背过身去,教室里马上像工厂里的流水线一样运转开来,大家兴高采烈地看着比物理书好玩一千倍的文字。老师终于发现了端倪,把我的作品收走,追问是谁写的。大家嘴里不说,却用幽怨的眼神看向我,于是我被老师“请”到了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老师用了半个多小时把收起来的稿子认真读完,读的过程中,还时不时露出会心的笑容。看完之后,我并没有等来预想中疾风暴雨的批评,而是和风细雨式的勉励。老师说,他也是个武侠迷,一个高一的学生能写出这样的文字,实在没有理由批评,只是希望今后不要上课写,毕竟高考不只考语文一科。

老师勉励的作用,远比打我一顿管用。我暗暗下了两个决心:一是不再在上课时写武侠小说;二是等长大之后,一定要当个武侠小说作家。当时的我幼稚地以为,能写自然就能打,这种感觉如同自我催眠,让我膨胀到甚至想去参加几个学校学生自发组织的“武林盟主争霸战”。

以前,各学校的大孩子们互相不服气的时候,就会相约在公园或城外干上一架,这种战法通常是人多者胜,这让崇拜武林大侠们的孩子不齿。大家更看重个人的“武功”,没听说过哪个地方的武林盟主是几年级几班的全体男生。为了不让自己成为笑话,大家决定来一场单挑,以“武功”定胜负。比武地点定在公园后面一处荒地上,几十个来自各个学校的孩子龇牙咧嘴,跃跃欲试,大家都期待看一场精彩的比武大赛。

但是,那天的争霸战与“精彩”两个字完全不沾边,没有飞天遁地、摘叶杀人、隔山打牛,甚至连胸口碎大石之类都没有。只有两个小猴儿一样的男生左跳右跳,偶尔挥拳踢脚,但很少沾到对手的衣裳。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正热闹的时候,不知谁大喊了一声:“老师来了!”顿时场上一片大乱,几十个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表演者和观众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最让人感到悲催的是,所谓老师,只是碰巧从那里经过去买菜的退休教师。一个白头发、微胖老太太的一次偶然经过,就彻底击碎了几个学校武林好汉们筹备已久的武林盛会,让多少孩子的武侠梦就此破碎。

从那天之后,我再也不想当大侠或武侠小说作家了,填志愿时我填的是师范,目标是做当时看起来很威风的老师!

文苑·经典美文 2018年9期

文苑·经典美文的其它文章
生命痕迹
秦淮看月记
你永远有做不完的事
退路
春曙为最
无需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