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与商贸流通业发展的互动关系

2018-10-09 11:27:52 商业经济研究2018年16期

徐杰 黄雨薇

内容摘要:本文利用我国1997-2016年省级面板数据,基于PVAR模型实证检验了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与商贸流通业发展之间的相互影响关系,并利用脉冲响应方法和方差分解技术分析了两者之间的动态关系。本文结论表明,商贸流通业发展与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之间存在着双向因果关系。脉冲响应分析表明,从第0期开始,商贸流通业发展受到农村消费市场规模的影响显著且急剧增加,且农村消费规模促进商贸流通业增长速度呈直线递增趋势,在第10期这一促进作用仍然保持稳定。第0期到第1期,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受商贸流通业发展的影响具有正向作用,但这一正向作用开始递减。到第2期的时候开始转为负值,表明商贸流通业的发展抑制了农村消费市场的扩大。从变动速率来看,商贸流通业发展抑制农村消费规模扩大的作用不断增强,负向抑制速率呈递增趋势,在第10期这一抑制作用仍然保持稳定。方差分解结果表明,商贸流通业发展与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之间的相互解释贡献度呈不断递增趋势。从两者解释贡献度的大小来看,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对商贸流通业发展的解释贡献度明显较商贸流通业发展对农村消费市场规模的解释贡献度大。

关键词:商贸流通业 农村消费市场规模 PVAR模型

引言

近年来,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不断扩大,而在农村消费规模扩大的同时又不断激发了对农村商贸流通业发展的巨大需求,从而反过来促进商贸流通业发展,因此,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和商贸流通业发展之间存在一个良性互动的循环。数据显示,2017年1-10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3%,增速与2016年同期持平,其中,城镇市场同比增长10%,增速比2016年同期减慢0.2个百分点;乡村市场同比增长12%,增速比2016年同期加快1.1个百分点,农村消费市场扩大速度远超城镇消费市场。基于以上背景,农村消费市场扩大与商贸流通业发展之间存在怎样的关系,是否是农村消费市场规模扩大促进了商贸流通业发展还是商贸流通业发展刺激了农村消费市场扩大,还是两者之间相互影响?这些成为研究的热点,研究两者之间的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对发展农村消费和促进商贸流通业发展具有很强的指导价值。

目前大多数文献研究了商贸流通业发展对消费的影响,同时大多集中研究其对城镇居民消费的影响,鲜有文献探讨消费对商贸流通业发展的反作用,以及农村居民消费市场扩大对商贸流通业发展的促进作用。与上述文献不同,本文的创新点在于将商贸流通业发展和消费两者纳入同一个框架,研究两者之间的相互关系。进一步地,单独研究农村消费市场扩大与商贸流通业发展的关系。

模型设定与数据说明

(一)模型建立

在建立PVAR模型之前需要确定模型的滞后期,如表1所示是四阶滞后值为最小,因此,本文所建立的PVAR模型的滞后期为4,即应选择PVAR(4)模型。

(二)数据说明

本文使用1997-2016年我国31个省份的面板数据来研究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与商贸流通业发展的互动关系,所有数据均来源于相应年份的《中国统计年鉴》。本文主要变量包括商贸流通产业发展变量和农村消费规模变量。商贸流通产业发展的明显特征是交通运输和仓储业的迅速发展,同时为了排除GDP自身增长对商贸流通业的影响,选取交通、运输和仓储业增加值与GDP的比值来衡量商贸流通产业的发展。农村居民消费总量是用来反映农村消费市场规模的合理指标,因此用农村居民消费总额的对数来衡量农村消费市场规模,进行对数处理不会影响数据的协整关系和数据本身的特性,并且这样处理可以消除异方差的影响。

实证结果分析

(一)面板单位根检验

在进行正式的PVAR模型估计之前需要检验各变量是否平稳,如果变量是平稳的则进行协整分析,如果变量是单整的则可以使用PVAR模型进行分析。因此本文需要验证各变量是否是平稳的以及是否是单整的。基于LLC和IPS准则对变量的平稳性进行联合检验,如果拒绝原假设,则表明为平稳时间序列,反之该时间序列不平稳。表2的结果表明,原始变量的平稳性检验是不显著的,即原始变量为非平稳变量。为此,需要进一步检验各变量是否为单整变量。本文通过将各变量进行一阶差分,利用上述两个检验准则进行检验。结果表明均显著拒绝原假设,说明各变量均为一阶单整的I(1)变量。因此,可以进行PVAR(1)模型分析。

(二)格兰杰因果检验

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可以用来验证一个变量的变化是否是另一个变量变化的原因。在前文分析的基础上,进一步检验商贸流通业发展和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之间是否具有格兰杰因果关系。由于各变量平稳性检验结果表明是一阶单整的,所以用PVAR模型进行分析不会产生伪回归问题。根据前文滞后期选取规则,采用滞后四阶分析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结果如表3所示,结果表明,商贸流通业发展与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之间的因果关系检验在1%的显著水平上拒绝原假设,即商贸流通业发展是农村消费市场规模的格兰杰原因。同时,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与商贸流通业发展之间的因果关系检验同样在1%的水平上拒绝原假设,即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也是商贸流通业发展的格兰杰原因。从而商贸流通业发展和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之间存在双向因果关系。经过格兰杰因果关系分析只能知道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与商贸流通业发展之间的相互影响关系,并不能确定商贸流通业发展与农村消费市场规模间相互影响的效应是正还是负、具体效应大小以及两者间的动态变动关系。因此,需要利用PVAR模型进行进一步实证研究。

(三)脉冲响应分析

如前文所分析,商贸流通业发展与农村消费市场规模之间存在双向因果关系,为此本文进一步利用脉冲响应函数分析两者之间的动态关系。图1为商贸流通业发展对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冲击的脉冲响应图,表示商贸流通业发展在农村消费市场规模情况下的变动情况。图2为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对商贸流通业发展冲击的脉冲响应图,表示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在地区商贸流通业发展情况下的变动情况。从图1商贸流通业发展对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冲击的脉冲响应结果来看,从第0期开始,商贸流通业发展受到农村消费市场规模的影响显著且急剧增加,且农村消费规模促进商贸流通业增长速度呈直线递增趋势,在第10期这一促进作用仍然保持稳定。这一结果表明,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对商贸流通业具有持续的促进作用。从图2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对商贸流通业冲击的脉冲响应结果来看,第0期到第1期,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受商贸流通业发展的影响具有正向作用,但这一正向作用开始递减。到第2期的时候开始转为负值,表明商贸流通业的发展抑制了农村消费市场的扩大。从变动速率来看,商贸流通业发展抑制农村消费规模擴大的作用不断增强,负向抑制速率呈递增趋势,在第10期这一抑制作用仍然保持稳定。这一结果表明,商贸流通业发展对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具有持续的抑制作用。从两者相互影响的大小来看,商贸流通业发展对农村消费市场规模的抑制作用较农村消费市场规模扩大促进商贸流通业发展的作用大。这一结论说明,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受到商贸流通业发展滞后的限制。对这一结论的解释在于,农村消费市场具有较大的潜力,一旦得到开发将对经济增长产生刺激作用,随着农村消费市场的扩大,将会激活农村市场对商贸流通业的需求。加上由于农村消费市场处于刚开发阶段,初期具有较强的溢出效应且会产生边际递增效应,因而能够刺激商贸流通业发展。但是,反过来看,由于我国商贸流通业发展滞后,行业发展还不甚规范,存在诸多体制弊端,导致商贸流通业发展受到限制,并没有形成规模效应,发展效率和质量也较低。在这一背景下,商贸流通业的发展并不能满足农村消费市场扩大的需求,反而抑制了农村消费规模扩大。

(四)方差分解

方差分解提取的是每个随机扰动对模型中的变量产生影响的相对重要性。本文利用面板模型的方差分解进一步说明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和商贸流通业发展之间相互影响的解释贡献度。从表4结果来看,商贸流通业发展对农村消费市场规模的解释贡献度呈不断递增的趋势,但递增的幅度较小,并在12期之后保持稳定。同时,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对商贸流通业发展的解释贡献度同样呈递增趋势,但递增的幅度较大,并在20期之后的贡献度仍然在增大。从两者解释贡献度的大小来看,商贸流通业发展对农村消费市场规模的解释贡献度明显较农村消费市场规模对商贸流通业发展的解释贡献度小,这一结果正好印证了前文脉冲响应分析的结论。

对策建议

本文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首先,政策应向农村地区倾斜,加大对农村地区的转移支付,尤其是落后贫困的农村地区,不断提高农村居民收入水平,提高农村居民消费意愿,从而打开农村消费市场。当农村消费市场规模扩大后,对商贸流通业发展产生巨大的需求,从而带动商贸流通业发展。

其次,加快发展商贸流通业,农村消费受限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商贸流通业在农村地区发展不完善,而这一瓶颈在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不足。因此,在加强商贸流通业自身发展水平和效率的基础上完善农村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从内外部为扩大农村消费市场提供保障。

再次,政府應当促进农村居民消费和商贸流通业良性的发展循环。要充分挖掘农村市场,帮助农村居民树立健康的消费意识,提升农村居民的消费水平。同时,还要不断完善商贸流通业的信息化建设,降低交易成本,提升商贸流通业的回报率,引导商贸流通业向农村地区的发展,延伸市场空间。

参考文献:

1.赵明慧.城市化进程中消费金融对商贸流通业发展影响研究[J].商业经济研究,2018(2)

2.李小卷.商贸流通业发展对城乡居民消费二元性影响的实证研究[J].商业经济研究,2017(16)

3.孙文娟.我国商贸流通业对城乡居民消费差距的影响——基于2001-2015年省际面板数据的实证检验[J].商业经济研究,2017(18)

4.王丹.农村居民消费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17

5.马志敏.农村消费环境现状分析及优化对策[J].经济问题,2016(7)

6.周炼.商贸流通与消费的关系探讨——基于投入产出模型[J].商业经济研究,2017(24)

7.郭崇,李晓梅.基于“互联网+”的商贸流通业发展对我国城乡居民消费影响分析[J/OL].商业经济研究,20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