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朝莫斯科会晤引关注

2018-10-10 07:58:53 环球时报

●本报驻韩国特派记者 陈尚文●任重 柳玉鹏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孔铉佑、朝鲜副外相崔善姬和俄罗斯副外长莫尔古洛夫9日在莫斯科举行中朝俄三边会谈。这是自2009年朝鲜宣布退出六方会谈后,中俄朝就半岛无核化问题举行的一次罕见的三方会谈,引起外界的强烈关注。“金正恩希望从老朋友那儿获得用以平衡华盛顿的杠杆”,《华尔街日报》9日发出了这样的评论。《韩国日报》9日则称,正与美国发生贸易战的中国和深受美国制裁之苦的俄罗斯“均有帮助朝鲜构筑对美共同战线的充分理由”。“西方媒体总是从狭隘的角度理解中俄朝合作”,辽宁社科院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吕超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朝鲜一直把中俄当作最好的朋友,在美朝关系改善、半岛呈现新局面的情况下,朝鲜希望在重大决策前能与中俄进行充分沟通,这对半岛的和平及无核化都会起到非常积极正面的作用。

蓬佩奥访朝成果遭质疑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一表示,他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就废除平壤核计划取得了“重大进展”。他表示,他对平壤的第四次访问朝着无核化“又迈出了一步”,并与金正恩进行了“良好、建设性的谈话”。但美国媒体对他此次访朝却评价不高。美国VOX网站9日称,蓬佩奥告诉记者,朝鲜同意让国际检查人员视察进行过6次核试验的丰溪里基地。这个结果听起来不错,但别忘了,今年5月,丰溪里核试验基地已经被摧毁了,那么去视察这个地方又有什么意义呢?美国蒙特雷国际研究院东亚核不扩散项目主任刘易斯对路透社说,金正恩的提议不过是一种“友好姿态”,并不代表朝鲜在无核化道路上有任何进展。美国前助理国务卿拉塞尔也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说,看不出蓬佩奥此行有什么成果,“他是去朝鲜聚会的吗?”

彭博社9日则评论称,蓬佩奥这次亚洲之行的目的,是确保能与朝鲜达成废除核武器的协议并保持对朝鲜的国际制裁,“但此番访华却释放出美中关系紧张的最新信号”。文章称,中方罕见地公开表示不悦,令人担心美中不和将危及双方在朝鲜议题上的合作。《华尔街日报》9日也称,王毅与蓬佩奥罕见的激烈交锋,可能导致特朗普与金正恩计划举行的峰会面临更复杂的局面。特朗普政府采取的对抗策略更有可能导致中国采取戒备姿态而非向美国让步。王毅在与蓬佩奥会面时说,中美两国政府需要建立健康稳定的双边关系来探讨朝鲜局势等敏感问题。这番言论似乎在暗示,美国“不应想当然认为中国会就朝鲜问题与美方合作”。

三方会谈持续3个多小时

其实令美方耿耿于怀的恐怕还不止这些。韩国媒体注意到,蓬佩奥访朝当天,在朝鲜政府中专门负责处理无核化进程及与美国谈判的副外相崔善姬并没有在平壤迎候大驾。在美国国务卿到达平壤之前,崔善姬已赴北京与中国官员沟通,6日下午又从北京飞往俄罗斯。8日上午,崔善姬在莫斯科与莫尔古洛夫举行闭门会谈。当天晚些时候,莫尔古洛夫又与孔铉佑举行了会谈。

另据俄新社报道,9日,中俄朝三方副外长级会面在俄外交部大楼如约进行,会面持续了3个多小时。崔善姬第一个离开俄外交部大楼,莫尔古洛夫则是最后一个离开。

吕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崔副外相在关键时刻的行程选择,显示出朝方非常重视中俄朝三边合作。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8日证实,金正恩将对俄罗斯进行访问,但与普京会晤的细节仍在讨论中。8日,崔善姬在与俄副外长会谈后回答韩联社提问时称,两人就朝俄关系进行了讨论,但没有谈金正恩访俄的问题。韩联社则认为,虽然崔善姬否认讨论金正恩访俄,但会谈“可能以某种方式涉及了此事”。

韩国《中央日报》9日称,文在寅8日在青瓦台主持召开国务会议表示,蓬佩奥访朝“为早日举行朝美首脑会谈创造了有利气氛和条件”。“早日举行”的意思就是在11月6日美国中期选举之前举行。文总统接着表示,“在朝美首脑会谈之外,金委员长很快还会访问俄罗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有望在近期访问朝鲜”,“还有可能举行朝日首脑会谈”。报道称,文总统亲口提到“第三国首脑的活动安排”,“堪称非常罕见”。《中央日报》还称,10月7日朝鲜货机曾抵达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消息被证实后,便一直有猜测,金正恩可能会在10月12日朝俄建交70周年前后访问俄罗斯,“该货机曾在今年6月新加坡朝美首脑会谈时负责运输金委员长的奔驰车”。

“关于你提到的文在寅总统的表态,目前我没有可以向你提供的情况”,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未就习近平访朝一事作出证实。他同时表示,中朝是友好邻邦,保持着友好交往的传统,“我们相信这一传统会继续保持下去”。

“平壤转向两位旧友”

“当第二次朝美领导人会晤逐渐浮出水面,中朝俄展示了三国紧密合作体系”,《韩国日报》9日这样报道。“金正恩希望从老朋友那儿获得用以平衡华盛顿的杠杆”,《华尔街日报》称,金正恩正敦促美国作出让步,以换取朝鲜在拆除核设施方面的进展。在这一背景下,他可能会寻求北京和莫斯科的支持。文在寅表示,预计金正恩近期将访俄与普京会面,同时预计中国领导人近期出访朝鲜。在可能与特朗普举行第二次峰会之前,平壤方面“正转向两位旧友”,“向中俄领导人寻求帮助以牵制美国”。韩国高丽大学朝鲜问题专家南成旭对媒体表示,确保中俄的支持会给金正恩在第二次“金特会”上以更多的分量,“特朗普最怕的人是普京。对金正恩来说,如果中俄领导人站在自己一边,意味着与特朗普的会谈会不一样。”香港岭南大学国际关系学者张宝辉对美国“政治”网站分析称,“万一与美国的无核化磋商失败,平壤希望得到中国和俄罗斯的保护。”

《华尔街日报》9日的文章还回溯了中俄朝的“旧交情”。文章称,中国一直在军事、外交和经济上支持朝鲜,曾经抗美援朝,北京的支持“是平壤的经济生命线”。苏联在二战后期短暂占领部分朝鲜领土,并在那里帮助金日成建立政权,之后很多年向其提供经济援助。苏联解体后,其经济援助枯竭。但俄罗斯依旧是朝鲜的外交支持者,常常在安理会与美国就制裁朝鲜发生分歧。

美国“政治”网站9日称,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高级研究员卡申表示,崔善姬可能在三方会谈中就“逐步无核化”立场寻求中俄支持,而逐步实现半岛无核化,符合中俄利益。他说:“崔善姬访俄代表一种新现实。俄美关系已经恶化,中美关系也在被毁坏。现在是朝鲜深化与中俄关系的大好时机……此外,此次三方会谈也是在表达对美国对朝持续进行极限施压的不满。”

中俄在半岛不可缺席

“每次与美国举行会面前,金正恩都会去中国与中国领导人会面。中国是朝鲜的主要合作伙伴和担保人。现在朝鲜也希望得到俄罗斯的大力支持。”俄“政治评估”网8日称,对于金正恩将访俄,俄现代国家发展研究所所长索伦尼科夫表示,朝鲜需要外交政策灵活多样化,而俄罗斯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消除对朝鲜的压力,并将继续这样做。

韩国世宗研究院高级分析员郑相昌认为,金正恩可能在无核化过程中考虑交出核弹头,“他们更希望将核弹头交给中国或者俄罗斯,而不是美国或者英国。朝鲜依然对西方保持警惕。同样,朝鲜更希望中俄监督无核化过程,中俄也理解朝鲜这一立场”。

俄罗斯卫星新闻网称,无论美国政府怎样强调同平壤直接沟通渠道的重要性,北京仍对朝鲜半岛事务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而金正恩也把和平道路上的突破紧紧地同中国的支持联系在一起。正如俄军事专家叶夫谢耶夫指出的那样,这也是为什么美方即使在同平壤直接接触后仍然寄希望于中国的协调作用以及它对金正恩的影响力,显而易见,美国不能离开中国解决朝鲜半岛问题。

吕超说,中俄在对朝政策上有相当大的契合度。特朗普总是把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看成半岛无核化的“障碍”,这只是为了让中国“背锅”,让中国承担美朝谈判失败的责任。实际上,在朝鲜作出一系列无核化的实质行动后,美国也应作出善意的实质性回应,这才是半岛局势进一步好转的关键。

据韩联社报道,英国智囊团联合几所大学的教授日前公布了一份报告,分析了大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取向。结论是,中国在不遗余力地为实现半岛无核化而努力,中国对朝施压是无核化协商取得成功的必要因素,但现在中国与美国之间的经济、军事紧张局面可能会妨碍无核化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