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读

2018-10-11 08:20:30 南都周刊2018年9期

年度第8期,P.38

《租房不易,95后毕业生一天暴走5万步》“看起来再触手不及的数字,对于职场小白来说,也是奢求。”

@青玉糖:仿佛看到了两年后的自己,不仅要找房,还要找工作……

@ blues:作为一名刚踏进社会的95后有话说:在成都租的两室两厅,1000元一月,离公司近闺蜜近,但是刚开始我也有特别矫情的不适应。舍友是网上找的不认识的人,初步打量了一下就从别人手里转了进来,论性格学历家庭背景生活格格不入,舍友还养了一条狗狗,我在出租房里不幸被钉子划伤。又被狗舔了伤口,又是打破伤风又是打狂犬疫苗,这是第一次踏入社会以前要么就是家里要么就是学校。出来之后你会发现先是没钱,就算你有钱也别想找到一个特别志同道合的舍友。我刚开始租房子时也是追求完美,想房子大干净安全还想找个志同道合舍友。生活的打磨,已经学会不那么追求完美。学会知足,现在和舍友相处也算融洽,住在卧室里也没有刚开始的那么孤独,这是进入社会的第一课吧。

@ Arina:实习时也有过类似的找房经历,在帝都前后看了九处房子,个中艰辛难以言表。现在住着公司安排的核心区单身公寓,每天步行上下班,突然觉得我的工作也没那么差劲了。

@ Wonder F:月底搬进新租房,新晋社会人登场,我知道生活不会一帆风顺,但是要朝气蓬勃地过好每一天。

《毕业第一课:租房惊魂记》“听听过来人,他们血泪史酿成的经验谈。”

@ Fan:畢业反正都是心酸路,边找工作边找房子,就差点回家了。

@精灵夭夭:当年就因为租房子的坎坷,最后自己一个人撑不住了,放弃了那座城市,改变了生活轨迹。可能是自己太懦弱吧,所以被那座城市以这样的方式淘汰了。

@柚子周周:我不是租客我是房东 房子租给两个小姑娘,不按时交租金成了她们的常态。时不时怼我两句,我气得眼泪汪汪,男朋友要我不租给她们了,可是每次想到两个小姑娘在外打拼不容易,现在找房也挺麻烦的,就心软了。

本刊首席摄影孙海作品《兼容的表情》入选参展2018年第18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9月19日-25日)。

在中国的电商平台有无数的“兼容乐高”积木售卖,它们和乐高“兼容”,它们之间也相互“兼容”。这组作品里的迷你人仔肖像没有一个出自单一“品牌”,它们或是正品乐高人仔的头,“山寨”的身体,或者反过来。当然也有“山寨”品牌间的“兼容”。在显微镜般的倍率放大下,小手指甲盖大小的人仔头像恢复成真人尺度,肉眼下难以察觉的拙劣工艺也无以遁形。

这组外表轻松的作品在尺度的缩放、兼容性、关系美学、中国制造等概念、角度都有解读空间。

《90后独生子女:不敢穷,不敢死,不敢远嫁》“因为父母只有我。”

@美狄亚:养老主要在于钱的问题,不是有了兄弟姐妹,父母的养老就有了保障,而是有了钱养老才有保障。否则即便好几个子女但是都没有钱,自己的生计还解决不了,谈何给父母养老?

@旺仔:这个问题一直伴随着我做的每个决定,父母到一定的年纪开始变成老小孩;每次在他们平时不会给你打电话的时间接到他们电话时,心都提到嗓子眼。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