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过了房租暴涨,却没躲过租房贷

2018-10-11 08:20:30 南都周刊2018年9期

未金梦 费静怡

在日益复杂的租房资金链上,租客们不但要掌握和业主及中介打交道的本事,还要具备火眼金睛,一眼识破各种金融套路。

董小頔来北京三年不到,已经换了三四次房子,本以为这次在通州梨园可以住得久一点,却不料一通电话后,一切又开始混乱。

这通电话来自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昊园恒业”),告知她原来的中介已经被其收购,需要她重新签订租赁合同。小頔在向原来的中介公司确认过后,便去了昊园恒业,很多人都在重新签合同,小頔心中略有疑惑,但并没有太大担心。套路就此开始。

“打破”传统房租模式

昊园恒业的工作人员告诉她,签订新的合同需要绑定一个名为元宝e家的第三方平台,这样就可以和之前一样,押一付一,房租不会改变,小頔只需要每月在平台上交钱。最初小頔并未觉得不妥,但绑定时阴差阳错,未接到该平台的确认电话因此绑定失败,只能由支付宝交付最后一季房租。但在到期前的最后一个月,变故又生,昊园恒业通知小頔,如果不绑定元宝e家,想要续租就需要一次性交一年房租。

小頔自然不可能一下子付一年房租,而对于元宝e家,中介的说法是,该平台会一次性支付一年房租给中介,小頔只需要每月按时在平台上还钱。后来,小頔发现:“我们自己上网查,看到网友说这类平台有很多爆雷的,还涉及个人征信。”因此她没有续租,结果房东因未收到房租,强制收房。最终退房后,她踏上了漫长的索要押金之路。

更多的租客没有小頔这么“幸运”,他们在绑定第三方金融平台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被贷款”。经了解,昊园恒业在要求租客绑定平台时,并未提及该平台不会自动解绑。因此,租户们在遭遇各种各样的强制退房之后,还要为防个人征信受损而继续交钱给平台,最后“财房两空”。

而市面上像这样声称致力于打破“押一付三”“押一付六”的传统模式,提供房租月付,实际却引入“租房贷”的服务平台并不在少数。

我爱我家“相寓”的信用租房打着 “押零付一”的广告,与蚂蚁信用和“房司令”合作,直接依托“相寓”自身房源,“房司令”为租户垫付租金,而租户需要每月向“房司令”付租。

除此之外,蛋壳公寓、链家旗下的自如和58同城也都推出了自己的分期月付和信用租房。与蛋壳公寓合作的第三方金融机构是“会分期”,与之类似的房租分期服务平台还有趣租、月租宝等。

在相寓、蛋壳和自如的官网,都可以看到他们对自身分期月付产品的介绍。除 “蛋壳分期月付”没有在介绍中明确提及贷款外,其余产品均在介绍中指出其为“贷款产品”和“贷款服务”。

“玩脱了”的租房贷

尽管“租房贷”的模式早已存在,但租客们或不知情,或知情却因减轻了租房压力而心怀侥幸。而杭州鼎家的爆仓,犹如投石入湖,直接将“租房贷”推上了风口浪尖。

“来了不下十几二十次了,没有用,不知道找谁。”租客杨辰无奈地摇了摇头,“到现在饭都没吃,等一下还要回去干活。”2018年8月24日,听说有媒体前来,杨辰特地赶到了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杭州总部。

当时,现场已经聚集了不少和他一样闻讯而来的房东和租客,大家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推动事情解决,维护自己的权益。

杨辰老家在安徽,来杭州开出租车已经20年,此前一直租住在农民房。农民房拆除之后,才找鼎家租的房。2017年12月6日签的合同,租期一年,没想到半年多就出了问题。

今年8月10日,杨辰突然接到房东的电话,才知道出事儿了。此前他和房东从没联系过,所有问题都是通过中介解决的。至于房租,每个月在一个叫“美窝”的APP上按时交就行了。而现在,鼎家发出一纸破产公告,一直联系自己的中介说已经离职,但杨辰还是不得不每月在“美窝”上交“房租”。

“不能不交啊,谁知道鼎家已经用我的信用办了贷款呢?不还款要上征信的!签约的时候,告诉我们这只是一种付款方式,结果现在才知道是贷款。”杨辰指了指手机,两手一摊,“然后这个APP上也找不到任何联系方式,意见反馈也没有人回复。”

杨辰和其他同样在“美窝”支付房租的租客们建了一个群,试图维权。而除了“美窝”,还有6个类似的网贷平台牵涉其中。

在租客和房东信息不互通,双方都只和中介联系的情况下,鼎家实际上成了“二房东”。租客把押金和房租交给鼎家,通过网贷平台按月或按季还贷,而网贷平台已经将全部房租提前给了鼎家,后者却没有把这些钱交给房东。

2018年8月2日,鼎家法人魏永锋发布声明,称公司因经营不善暂停运营。

2018年8月23日,鼎家发布声明,称公司因经营不善,出现资金链断裂,无力按期支付业主租金,从租客处收取的押金和预收的房租也无力退还,目前已经被安排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而天眼查显示,在宣告破产之前,鼎家法人魏永峰、副总裁周锋淼、总监高管徐岚、高管付小杰等人,还有多家在外注册成立的公司。其背后的关系网和利益链,也是错综復杂。

随着鼎家工作人员的消失,收不到房租的房东们才意识到问题,开始通过各种方法联系租客。原本房东与鼎家、租客与鼎家之间的矛盾,在现实压力下直接转化为了房东和租客们间的矛盾。

杨辰们委屈,房东们同样无奈,房子租了出去,却收不到租金。“和租户协商,但是租户不肯承担损失,说押金损失也就算了,但一定要住到合同期满。我们又不好强行赶他走的咯。”房东俞越是去年12月底和鼎家签的约,租客说房子租到了今年11月4日。而7月份之后俞越就没有收到过房租,也就是说一年的房租,除去签约时和鼎家协商好的1个月空置期,到俞越手里的只有6个月的房租。

杨辰在与房东协商之后,打算各自承担一部分损失。房子租期还剩4个月,两个人商量后同意,杨辰另外向房东支付两个月的房租,住到租约到期再搬。

2018年8月27日下午,涉事网贷平台之一“爱上街”发布声明表示,对于此事件中受影响的243位通过“爱上街”申请分期借款的租客,从8月29日起可办理分期解除手续,予以全面解除账单,并向有关责任方追究其法律责任。

9月6日,部分通过“美窝”申请分期贷款的租客们也陆续收到了解约电话。杨辰还没有接到电话,但登录“美窝”平台,上面显示“已结清”。

通过工商银行贷款的租客们也都已经解约,而通过其他平台贷款的租客们仍然在等待解决。

金融杠杆撬动长租平台?

其实早在2017年11月,中国建设银行就在深圳开启银企合作,首批推出了5000套长租房源,并发布了国内首款个人住房租赁贷款产品“按居贷”。2018年初,北京、上海、广州、佛山、武汉等城市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商业银行也陆续“试水”住房租赁市场,开始提供住房租赁贷款。

据中国银行个人金融部总经理杨益民介绍,住房租赁个人端金融服务不仅是租金贷款,还可以通过租金分期、租金保理、租金保证金管理、信用免押、诚信积分等,改变“付三押一”等行业惯例,让租房人更灵活、更低成本地支付房租。

在双方知情且自愿的情况下,租房贷不失为一种鼓励长租、减轻租客压力的手段,然而,在配套的财税、法律法规等支持体系不完善,缺少市场监管的情况下,中介公司利用这种“长租公寓+金融”的模式将风险转移,一旦遭遇资金链断裂,公司轻松破产,留给租客和房东的就只剩下金钱和信用上的累累伤痕。

事实上,鼎家并不是第一家爆仓的长租公寓。根据启信宝的数据,早在2017年年底,一家名为GO窝公寓的长租公寓品牌就因经营不善,从市场上悄然消失。鼎家爆仓前,已有7家长租公寓“阵亡”。

阵亡的公寓中,上海歆禺房屋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公寓”)被收购的原因与鼎家如出一辙。它也是利用在平安好房、元宝e家等租金平台的租金贷,迅速扩大在管房源。有趣的是,中元世家旗下房地产经纪公司众多,此次收购“爱公寓”的正是其旗下公司昊园恒业。

在全是北京租客的昊园恒业维权群中,一位上海的租客异常突出,他告诉大家“坑”他的中介叫做“歆禺”,算是昊园恒业延伸到上海的“触角”。

依旧是熟悉的套路,昊园恒业收购“爱公寓”后并未将其更名,在平安好房退出后,继续与元宝e家合作,不停止使用租金分期小额贷款。昊园恒业的收购依旧在继续,“被租金贷”的人数依旧在增加。

“长租公寓+金融+互联网”,别有用心的中介公司打着这样的旗号,将租客的个人征信用作贷款的筹码,利用各种各样的贷款平台获得大量的贷款资金,迅速扩大在管房源规模。而租客们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背上了贷款,一旦资金链断裂,房东就会在收不到房租的情况下强制驱逐房客。当然,无论租客还是房东,此时都成了中介公司的风险共担者。

就像长租公寓行业资深运营、观察人士郁珽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所表示的:“租金分期初心是好的,只是后来被玩坏了。”房屋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租金贷的利好功能只能服务于别有用心的中介,而租客的權益则置于真空之下。

2018年8月17日后,北京市住建委开始一步步加紧对住房租赁企业的监管,但是那些“被贷款”的租客们,已经不敢轻易租房。

“听说我爱我家还行,人不会这么倒霉的。”小頔在为押金奔波过程中,在我爱我家按正常的“押一付三”租了新的房子,她如今只能选择听天由命:“我爱我家要再不行,我就真的要回家了。”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被采访者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