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旗袍

2018-10-18 04:44:12 小小说月刊2018年10期

王若冰

秋风萧瑟,时光寒凉,奶奶的身体也跟着日渐消瘦下去。残阳隐去的一刹那,奶奶眼望天边,无力地说:去,把箱子打开!

箱子?

母亲看着奶奶,满脸疑惑。奶奶看了看父亲,父亲点点头。他接过奶奶手里的钥匙,轻车熟路地从奶奶的床底下拉过一只老旧的皮箱。父亲将皮箱用双手捧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回头对母亲说:还不去拿块抹布?傻站着干啥!

母亲一边往外走,一边嘟囔:这么多年我居然不知道妈的床下还有这么一只箱子!真够神秘的!

夕阳的余晖,从发黄的玻璃里透过来,斜射在屋内,把奶奶的脸映衬成一片昏黄。

父亲很仔细地把皮箱擦了又擦,皮箱终于露出了本色来。这样的皮箱,我以前都是在电影的镜头里看过,一个大家闺秀身着旗袍,手里提着一只这样的皮箱,站在熙熙攘攘的旧市街头,神色匆忙地拦黄包车的情景。父亲转身又去洗了洗手上沾染的灰尘,才郑重其事地打开了箱子。

在箱子打开刹那,一片耀眼的红色呼啦一下包围了整个房间。我和母亲都靠到近前去看,发现箱子里躺着一件红色的旗袍。父亲用双手拿起来,像捧着一件圣物,郑重地走到奶奶的床前。

打開!

奶奶的声音里突然有了种力量。此时,奶奶已经卧病多日,从春天到秋天,奶奶几乎都是在床上度过的。爷爷在这个春天走了,走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一个屋子里布满夕阳余晖的傍晚。爷爷走的那天晚上,素来身体健康的奶奶却病了。这一病,奶奶就再也没有好起来。

父亲将旗袍“哗啦”一声展开,旗袍上绣着一只金色的凤凰,凤凰的头在左胸部,凤凰的身体穿越了腰间,一直延伸到旗袍右侧的开叉位置。旗袍是鲜艳的红,传统的中国红,在金色凤凰的映照下,放着夺目的光辉。可以看出凤凰是一针一线用手工绣上去的,栩栩如生,是一种腾飞的姿势。我与母亲都被这件旗袍镇住了。

奶奶伸过干枯的双手,轻轻地将旗袍接过来,放在双腿上。她的双手在触摸到凤凰的一瞬间,眼泪就滴滴叭叭地落下来。一滴滴地落到凤凰的头上。奶奶的双手一寸寸地在旗袍上抚摸着,尤其是在那只金色的凤凰上,像是要用她带着体温的手,唤活这只凤凰一般。仔细、庄重、温柔。

凤凰,这是不同寻常的凤凰啊!

奶奶开始跟我们讲述了这只凤凰的故事。

民国25年,京东第一府的大户人家张天翼的家中正举行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送亲的队伍从院里一直排到了府门外两里地,陪嫁的马车一辆挨着一辆,看热闹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硬生生地成了一堵人墙。在人墙外,一个戴眼镜穿着长衫的青年,愁容满面地望着。

今天是张府的三小姐与西城高府的大少爷成亲的日子。唢呐声声,一曲百鸟朝凤响彻府门内外。迎亲的小汽车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了。但是三小姐还迟迟没有出来。屋内,张天翼正在对最疼爱的女儿进行教育:那个穷书生有什么好爱的?人家高公子可是留洋回来的,家境又好,你进门后依然过着富有的日子。这才是我张天翼的女儿该有的生活!赶快收拾好上车吧!

三小姐的双眼已经红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见拗不过父亲,便从柜子里拿出一件红旗袍说:父亲非要让我跟高公子结婚,我今天就穿着这件旗袍才可以。

张天翼无奈地点头,吩咐丫环婆子伺候小姐。

三小姐穿着绣着金色凤凰的旗袍,走上了迎亲的小车。在上车前,她的眼睛在人群中迅速地搜索,然后才缓缓地上了车。

车在开进城西最偏僻的三人巷时,莫名其妙地出了事。顿时烟雾弥漫了整个巷子,在混乱之中,穿着大红凤凰旗袍的三小姐不见了。

抢走三小姐的正是人墙外那个表面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书生。其实是当时京东第一府内地下党的骨干。那件旗袍就是青年特意为三小姐定制的。他们早已经商定好了,如果结婚那天三小姐穿着这件旗袍,就说明她想跟他一起走。

那青年就是我爷爷,三小姐就是奶奶。时光弯弯绕绕,风雨伴随一生,爷爷奶奶却不离不弃。

哥,凤凰要去找你了,你等着我!

被奶奶苍凉的声音惊醒,我们都把目光齐刷刷地看向奶奶,竟然没有发现奶奶已经穿上了旗袍,神色安然地躺着。她的双手交叉在一起,整齐地放在凤凰的头上。

凤凰是奶奶的小名,奶奶穿着凤凰旗袍去找爷爷了!

小小说月刊 2018年10期

小小说月刊的其它文章
军号
六元抗币
更夫张好武
耳朵
派饭记
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