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犹太教堂血案震惊世界

2018-10-29 06:10:22 环球时报

●本报驻美国、埃及特派记者 张梦旭 黄培昭 ●任重 ●本报记者 吴志伟

枪声再起!当地时间27日上午,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郊一所犹太教堂发生枪击事件,目前已造成至少11人死亡,6人受伤,其中包括4名警察,美媒称“这可能是美国历史上对犹太人社区最致命的攻击”。离美国中期选举只剩最后一周的时间,特朗普还来不及撇清与据称是“特朗普铁粉”的炸弹包裹案嫌犯的关系,匹兹堡犹太教堂嫌犯的犯案动机居然又跟共和党最近的宣传口径惊人地一致:“犹太人正在支持移民大篷车入侵美国。”《华盛顿邮报》28日评论说:“这个国家的政治言论已经变得过于两极分化,或许激发了最近的暴力。”“疯狂的人一直存在,但政治气候已经改变,”美国民主党人马林诺夫斯基对该报说:“我们最高的国家领导人将极端言辞合法化,抱怨‘白人种族灭绝,攻击移民‘威胁美国文化……这些话可以杀人。”

嫌犯反犹,且仇视移民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8日报道,枪击事件发生在匹兹堡松鼠山社区名为“生命之树”的犹太教堂,当时正举行周六祈祷仪式。目击者称,犹太教堂内一名体格魁梧的白人男子突然举起自动步枪,高喊“所有的犹太人必须死”,开始朝人群开枪。事后调查发现,凶手并非“闯入作案”,而是早早来到教堂,等了20分钟才开枪的。

在警方赶到现场时,袭击者撤到教堂的一间房内,和警方展开交火对峙。当他试图离开教堂时跟一名警官遭遇,被逼回房内。救护人员在当地时间上午10时抵达现场时,仍然听得到枪声。最终,袭击者在对峙中中弹,被迫向警方投降。匹兹堡公共安全局局长希斯瑞奇表示,袭击者已被送入医院,伤情严重,身上有多处枪伤。

案发地距离匹兹堡市中心只有约10分钟车程。据该社区网站介绍,“生命之树”是一个保守的犹太教堂,松鼠山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犹太社区。目前已确定枪手为46岁的罗伯特·鲍尔斯,为匹兹堡居民。11名受害者几乎都是年长者,年龄最小的54岁,最大的97岁。

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宣布,司法部“将对被告提起仇恨犯罪和其他刑事指控,包括可能导致死刑的指控”。美国检方27日晚间发表声明,宣布对鲍尔斯控以29项联邦重罪。

警方调查发现,鲍尔斯常在社交平台发表反犹太言论。上月29日,他在社交媒体Gab.com上张贴多张他与手枪收藏的照片,包括多个弹匣与瞄准器。犯案前3分钟,鲍尔斯通过该网站批评犹太人的希伯来移民援助会(HIAS)参与了输送移民大篷车,“他们喜欢把侵略者带进来杀害美国人民,我无法坐视美国人民遭屠杀;我这就去”。他称移民为“入侵者”,还贴出据信为HIAS在美墨边境的视频,形容HIAS是“裹着糖衣的恶魔”。此前,鲍尔斯还曾发文称特朗普“身边有太多犹太人”。案发前两天他在社交网站发帖批评特朗普“不是民族主义者,而是全球主义者”。在枪击案发生前4小时,鲍尔斯还发帖称他“没有投票给特朗普”。

中期选举前犯罪激增

美国总统特朗普随即发表推文表示进行此类袭击的人“应该付出终极代价”:“我认为我们该做的事情是,以死刑严惩这些人……而不应该等上好几年。”特朗普随后在其印第安纳州的竞选造势活动上,特邀一名犹太教拉比上台为“生命之树”教堂遇害者祈祷。

据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报道,以色列内阁28日在进行每周例会前全体默哀一分钟,为在宾州匹兹堡犹太教堂的罹难者表示哀悼。总理内塔尼亚胡说,他对枪击事件感到“心碎、震惊”:“面对这种可怕的反犹太主义暴行,我们与美国人民站在一起。”以色列《国土报》28日用“大屠杀”形容这起事件,报道称,“对匹兹堡‘生命之树犹太教堂的凶残袭击,是美国犹太人历史上的分水岭事件”。

“对匹兹堡犹太教堂的袭击是对欧洲的警醒”,“德国之声”28日发表评论称,就像匹兹堡教堂袭击者对HIAS的指控一样,欧洲也有不少极右翼政客指责犹太人的非政府组织为“移民入侵欧洲”提供资金。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刚刚进行了一场明显以反犹太人为标志的竞选活动,他将犹太裔金融家索罗斯视为“阴谋颠覆匈牙利政权的人”。

《纽约时报》27日评论说,这次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在“痛苦、尖刻的”中期选举季之前,当前美国各地与仇恨有关的言论和犯罪激增,就在枪击案发生前一天,警方刚刚确定了炸弹包裹案的嫌犯。这加剧了人们对日益敌对的政治言论的不安感。美联社27日称,随着中期选举来临,美国极右翼分子加快掀起反犹主义浪潮,对准犹太裔记者和政治候选人。他们在社交网站发起最令人担忧和最具伤害性的反犹攻击,有时候和新纳粹或者白人民族主义团体协同行动。

美国“前沿”网站27日称,实际上,很多犹太人支持特朗普。反诽谤联盟(ADL)主席格林布拉特参加了美国驻耶路撒冷使馆的开馆仪式;犹太裔的美国赌场大亨阿德尔森是特朗普的大金主;还有很多犹太牧师和领袖拥抱特朗普民族主义。反移民情绪、白人民族主义和反犹主义相互影响。如今,犹太人已付出血的代价,他们的领袖还会在中期选举中支持特朗普吗?

“有毒的政治空气”

特朗普的批评者则认为,最近的暴力行为“应部分归咎于他”,因为他在推特和集会上一直在煽动民族主义。2017年美国报告的反犹事件数量同比激增57%,是近年来增幅最大的一年。

宾夕法尼亚大学新闻讲师费恩曼为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撰文称,27日发生的恐怖枪击案是美国和全世界更大的混乱和仇恨模式的一部分,“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突击步枪、土制炸弹和骨锯的时代。对他人的仇恨正在毒害我们的公共生活。这表明,特朗普那种冷酷无情、玩世不恭、丛林式的商业和政治愿景,正在撕裂一个已经承受着生育、人口、技术、经济和变革压力的社会”。文章称,目前美国的政治钟摆“似乎每天都在摆动得更加猛烈,整个机器有失控的危险”。

《华盛顿邮报》称,“生命之树”教堂袭击发生在美国政治和社会生活空气“有毒”的一个时代。很多美国民众认为,过去两年,反犹主义、仇恨和憎恶外国人以及种族主义情绪上升,这得拜一些美国政客的煽动言论所赐,特别是总统特朗普,“他的集会总是伴随着对移民和全球主义的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们誓言“犹太人不会取代我们”,这种言论得到特朗普的背书。反犹主义在美国并非新鲜事,在美国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针对犹太人的暴力袭击规模不大,不像这次,“这是美国有毒的政治气候所致”。

“一种反犹太主义和反移民民族主义的氛围,激励了枪手”,美国“向前”网站28日称,特朗普是通过宣传“移民都是杀人犯和强奸犯”开始其竞选活动的。共和党议员盖茨曾指责索罗斯正在为前往美国的移民大篷车提供资金,“这些促成仇恨的环境与匹兹堡发生的暴力之间的联系是不可否认的”。

教堂也需要配枪?

此事也再一次激发美国国内对于控枪不力的不满。据美国联邦调查局匹兹堡特别代表琼斯说,从枪击现场回收了一支步枪和3支手枪。而据执法人员透露,鲍尔斯1996年就取得持枪执照,并至少6次购买枪支,登记在鲍尔斯名下的枪支多达21支。

27日,在离“生命之树”教堂不远处,一名为死者祈祷的犹太人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说:“有枪的反犹者比没枪的反犹者更凶险”。而案发后,特朗普表示这起事件跟美国的枪支法“没什么关系”,称如果教堂里当时有枪的话,也许就能阻止罪犯。当记者问,总统是否建议所有教堂都配枪时,特朗普表示,“这显然是一个建议”。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27日称,“生命之树”教堂牧师麦耶斯一直痛心疾首美国的枪支暴力活动以及议员们没有拿出应对办法。如今灾难降临到了他的教堂。尽管有关控枪和精神健康的呼吁从未停止,但华盛顿的领导层知道,这种呼吁很快就会消失。除非中期选举出现戏剧性结果,否则目前这种情况不会改变,校园枪击案仍将重演。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信强28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反犹主义、白人至上主义等在美国历史上长期存在,而特朗普对于民粹的煽动,使得这部分人在特朗普时代更勇于、更愿意去表达,包括一些极端的人采取更加极端的行动。这次的事又牵扯到枪支问题,这也是美国的痼疾。他说,这种事不是第一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今后,政治撕裂和政党极化会让美国社会各种潜藏的问题和矛盾再度激化,“这也许是可以预期且不可避免的”。▲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