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中国故事,更要讲出中国道理

2018-11-01 03:12:02 新财富2018年10期

李稻葵

国际舆论场的博弈处于弱势

中美贸易摩擦恐怕是冰山一角,反映的是中国与美国乃至西方关系的大调整、再定位。这是一个复杂的博弈,既是经济战、外交战,也是舆论战,而舆论战的主战场在国际上。坦率地说,中国目前在舆论战方面还处于弱势。

为什么这么说?众所周知,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取得了伟大成就,也为世界经济尤其是西方经济和社会发展作出了贡献,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国际上尤其是美国对中国的指责反而上升了,这让我们很困惑。就连过去最先提出用“利益攸关者”来定位中美关系,曾任美国贸易代表、美国副国务卿和世界银行行长的佐利克,在9月16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也很明确地提出,中国发展太快,过去给中国入世制定的头箍太小,管不住中国这个孙悟空,让中国占了便宜,现在需要做出转变。我们也困惑,为什么由国外资深制片人制作的纪录片,一些国外电视台和电影院不愿意播放。这是一个新时代的中国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用中国道理的骨架,支撑中国故事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最关键的一点是,中国故事,必须由中国道理,或者说中国理论来支撑。 我们也许会讲中国故事,但是太缺中国道理!这个中国道理,你可以不挑明了说,但不可缺位,它要润物无声、春风化雨、潜移默化地让受众接受。

不妨学习一下美国好莱坞。好莱坞大片非常成功,一个重要原因是它的每一部大片背后都是一个道理,往往是一句话总结出来的道理,尽管它在台词里不一定会直接点出来。比如说阿诺德·施瓦辛格的一系列电影就告诉我们,为了正义,你必须斗争,尽管短期内你干了违法的事,但法律最终还是会站在你的一边。再比如说,前几年得了奥斯卡奖的《间谍之桥》,故事的背后就是一个道理:苏联间谍、美国律师各为自己的国家奉献,信仰可嘉,而“我们美国更伟大,因为我们按那个小本子(宪法)办事”。

我们现在缺的不是中国故事,我们缺的是中国道理,或者说中国理论。事实上,我们也许太强调中国故事了,我们必须明白,光讲“故事”,没有道理,那是“忽悠”! 我们常常说某人会讲故事,就是说这人是个大忽悠。因为好的故事一定是精心加工出来的,如果不加工,那就是凉白开,谁会花钱去电影院看凉白开一样的电影呢?

所以,中国的社会科学界必须下功夫提炼改革开放中的几个简单的道理,用这几个道理像雨伞的骨架一样把中国故事支撑起来。这样西方人尤其是美国人才能听得进去、听得服气,在谈判桌上我们才能够理直气壮。

提炼中国道理的三元素

那么,怎样才能提炼好改革开放的中国道理?我认为其中需要注意三个基本要素。

第一个要素,必须实事求是,总结中国的实践,讲出最有中国特色的道理。符合其他国家实践的道理,不用我们总结,总结了,也没新意,人家也不特别关注。比如说,大家都知道市场的重要性,改革开放以来,的的确确,市场在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但是最有意思的,也最具中国特色的是,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在一步步帮助和推动市场发展,政府看得见的手和市场看不见的手是同向发力的。从招商引资、平整土地、安置下岗职工,到自贸试验区的一站式、一天内注册企业,这些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具特色的机制。40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最基本的一条就是政府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经济工作上来。市场经济、对外开放是一步步摸索试验出来的结果,始发动力是政府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经济发展需要市场经济,政府就必须推动市场经济发展;经济发展需要对外开放,政府就必须推动招商引资和出口外贸。实事求是地总结中国经验,也意味着改革开放的不彻底之处,必须明确指出。总之,第一个要素是要做到实事求是地总结中国特色。没有中国特色的道理,就没有中国故事,至多是中国演员,外国的剧本。

第二个要素,一定要强调中国特色的普遍意义。中国特色与普遍意义绝不矛盾。就好比,马克思当年深入研究的是具有英国特色的资本主义,他研究圈地运动、国会政治、英国监狱犯人的营养,这些都是英国特色,但是马克思反复强调,英国资本主义带有普遍意义,带有其他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普遍的规律。就好比研究热带病选非洲人,皮肤癌选白人,肝病选中国人,他们最典型,最容易发现规律。

如何讲出来自中国但是具有普遍意义的道理?必须要注重比较。没有比较就没有真知。举一个例子,要问问美国朋友,几十年过去了,为什么底特律依旧残垣断壁,而相比之下,沈阳经济已经度过最困难的时刻?沈阳曾经比底特律还困难:60万工人下岗,搬着板凳坐在马路上,政府领导根本不能上班,一路都是堵着的。我认为是政府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帮助市场经济逐步发展起来。沈阳曾经有1400家国有企业,经过大刀阔斧的改革,现在只剩28家了,下岗工人获得了安置。而底特律的政府干什么去了呢?美国人可能说资本去了中国,饭碗被中国工人抢了。这不对!丰田、本田、宝马、奔驰都在美国建厂投资,美国汽车产量1/3以上是这些外资厂商生产的,他们为什么不去底特律,他们为什么选择了肯塔基州、南卡罗莱纳州?美国联邦政府、密歇根的州政府、底特律的市政府尽职了吗?有人说美国政府权力有限,帮不了忙。请问,为什么美国地方政府为了挽留本地体育俱乐部,能够大肆撒钱补贴新建棒球场、橄榄球场、篮球馆、冰球馆?答案当然是选票。为什么同样的地方政府不招商引资、把工厂留下来呢?答案是税收不直接来自企业。所以,底特律的衰败怎能归咎于中国?美国应该研究改善地方政府与经济的关系,应该看看中国的经验,而非横加指责。所以,我们要从比较中讲出来自中国的具有普遍意义的道理,通过比较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第三个要素,要强调中国发展与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的共赢性。中国这套经济发展的办法对美国人是产生了帮助的。我们继续来看案例,分析其背后的道理。2009年,受金融危機影响,美国通用汽车破产、退市,而2010年就重返股市,为什么一个破产的企业不到两年就可以重新上市呢?当然其中一点是美国的联邦政府拿出援助资金购买了其股权,更重要的是,通用汽车是盈利的,没有这一点,谁也救不活通用。而连续多年通用的盈利主要来自中国,如今80%的别克、30%以上的凯迪拉克市场在中国。这个道理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讲,中国招商引资、地方政府帮着企业发展,对美国的企业也有帮助,同时也保住了通用汽车30万员工的就业,考虑上下游供应商和销售服务业的就业,保住了通用,就保住了美国100万人的就业,稳定了几百万人口的生活!再比如说,由于有了华为和小米,全球的消费者都能享受到华为、小米手机的物美价廉。全世界消费者都应该为华为欢呼,如果没有华为、小米等等中国竞争者,只剩苹果和三星,那消费者为每一部手机都要多付一二百美元。这个道理可以通过更多各种各样的故事讲出来。

总之,中国的社会科学工作者必须立足中国的实践,总结好我们的道理,要为讲好中国故事提供最基础的框架和基础设施。只有这样共同努力才能把中国的故事讲好,才能在贸易战和其他的领域逐步化解敌对情绪,才能理直气壮,获得主动。

对于本文内容您有任何评论或欲查看其他资本圈精英评论,请扫描版权页二维码,关注“新财富杂志”微信公众号和我们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