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白男”在中国失宠

2018-11-07 06:20:27 环球时报

香港《南华早报》11月5日文章,原题:为何中国不再需要“老白男”的智慧? 老年白人男性(以下称“老白男”)曾经在中国拥有很高的地位,因为他们掌握着普世话语权,被视作“高大上”的代表。如今,很多鼓吹“中国应试教育培养不出创新人才”和“中国金融市场一团糟都是因为裙带关系所致”等论调的“老白男”在中国却逐渐失宠。

就像千禧年的末日预言家一样,当中国没有发生如他们所说的事件时,他们又会说,“明年这个时候再来吧,那时候真的会发生。”

为了证明这些“老白男”对中国颇有偏见,我试着搜索关键字“中国”,并将其与否定词联系起来,呈现在我眼前的是四位“老白男”的代表作:查尔斯·休·史密斯的“中国正走向崩盘的12个原因”、迈克尔·博斯金的“中国经济困境远远超出股市的原因”、帕诺斯·穆尔杜库塔斯的“为什么中国正走向一场大规模的希腊式危机”和斯蒂芬·乔斯科的“中国即将到来的金融危机与国家安全的联系”。当我再次搜索关于中国积极评价的文章时,四篇点击最高的文章中有三位作者都是年轻白人,只有一位是“老白男”。该做法虽然不够科学严谨,但足够证明一点:“老白男”看似博学,但脑子里装了太多历史的陈芝麻烂谷子。

1999年前后是“老白男”如日中天的时候。那时,只要有国际会议的地方就一定会出现“老白男”的身影,而且多数是美国“老白男”。有了“老白男”的会议也会立刻变得“高大上”。“老白男”们可能会认真参会并积极发言,中方嘉宾看似频频点头,实际上完全没有认真听讲。会议结束,主宾合影留念后,“老白男”便被豪华轿车接走,扬长而去。

如今,“老白男”们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他们的预言一样没有成真。▲

(作者尼古拉斯·柯罗夫曼,陈洁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