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有矿 见义勇为:南美锡业大王从纳粹魔掌下救出万余犹太人

2018-11-09 00:58:02 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11月9日报道 据法新社10月27日报道称,一名记者兼作家对法新社记者说,在纳粹大屠杀期间,一名移民到玻利维亚并且靠开锌矿发家的犹太人拯救了10倍于获奥斯卡奖的好莱坞大片《辛德勒的名单》的主人公所拯救的生命。

1993年的一部由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执导的好莱坞史诗巨作《辛德勒的名单》让奥斯卡·辛德勒的名字家喻户晓,该片讲述了这位德国企业家在纳粹占领的波兰通过雇用犹太人到自己的工厂干活,拯救了1000多条生命的故事。

不过据韦罗妮卡·奥马切亚说,莫里茨·霍克希尔德在二战期间让1万名犹太人躲过了阿道夫·希特勒的毒气室。

图为莫里茨·霍克希尔德

奥马切亚在位于拉巴斯的办公室对法新社记者说:“这是玻利维亚及世界犹太人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重大事件。”

她说:“他设法拯救了1万名犹太人,这是历史事实。”不过其中不包括他在奥斯威辛集中营遇害的姐姐。

报道称,霍克希尔德1881年生于德国,在20世纪初他与西蒙·帕蒂诺和卡洛斯·阿拉马约并称为玻利维亚的3大“锡业大王”。在1952年玻利维亚爆发革命并让矿业国有化之前,他对这个南美国家具有巨大影响力。

在她的历史小说《恶棍们》中,奥马切亚讲述了成千上万欧洲犹太人如何逃离纳粹的恐怖氛围,抵达南美洲腹地。

这本书借助鲍里斯·科明斯基这个虚构人物的口吻,描述了矿业巨头拯救成千上万名犹太人的历史细节。

小说开篇讲述了犹太青年科明斯基1939年在波兰的经历,当时他听说霍克希尔德正在帮助犹太人逃离纳粹魔掌后,试图说服父亲前往南美。

虽然这本书的主人公是虚构的,但奥马切亚坚称书中讲述的故事是真实的。她经过多年研究并走访了移民的后代,整理出了这些故事。

她说:“他们利用意大利和里斯本的港口逃离欧洲,先抵达(智利北部的)阿里卡港,然后乘火车前往玻利维亚。”

奥马切亚提到霍克希尔德1940年写给居住在纽约的犹太人詹姆斯·罗森贝格的一封信,信中请求对方提供经济资助,这封信也成为支持她所讲述内容的重要证据。

霍克希尔德在信中说,他已设法将“9000到1万名”犹太人运送到玻利维亚,而他的计划是把3万犹太人带到这个国家,这一计划得到了玻利维亚当时的军事领导人赫尔曼·布施的支持。

在霍克希尔德的两家公司的帮助下,抵达玻利维亚的犹太人被安顿在拉巴斯以东的永加斯干农活。

他们还获得贷款,根据玻利维亚1940年的人口普查结果,该国生活着1.23万名犹太人。

奥马切亚说,霍克希尔德用自己的财富帮助犹太人,给他们提供护照、交通工具、食物以及在玻利维亚的新生活。

她说:“他作出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乐善好施的以及人道主义的工作堪称史无前例。”

奥马切亚说,这也让这位矿业巨头成为远比辛德勒更重要的人物。

她说:“辛德勒拯救了1200名犹太人,(同时)他是纳粹党成员,而霍克希尔德用自己的钱拯救了约1万犹太人。”

奥马切亚说,霍克希尔德设法说服他的朋友布施——布施本人是德国移民后裔——从欧洲引入犹太人的好处。玻利维亚是二战前和战争期间向犹太移民敞开怀抱的少数国家之一。

不过,霍克希尔德并没有作为一个乐善好施者载入玻利维亚历史。相反,他被描述为在这个贫穷的南美洲国家利用自然资源暴富并且将这个国家无能、腐败的统治者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外国人之一。

这个关于“玻利维亚辛德勒”的故事是在国有矿业公司——玻利维亚矿业公司的档案中发现的,而这家公司直到1952年企业国有化期间才成立。

这些遭遗忘的档案在上个10年被重新发现,并在201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编译/李凤芹)

【延伸阅读】明抢暗盗:美军狂掠纳粹宝藏

纳粹宝藏为众多传说、阴谋论和所谓的轰动事件提供了素材。希特勒、戈林等纳粹德国巨头在其中扮演主角。这涉及满载黄金的火车、存放着巨款的地下仓库、从德国向瑞士运钱的运输车,以及宣称对此一无所知的银行,当然也涉及普鲁士首位国王腓特烈一世委托修建的琥珀宫。图为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娜宫内的琥珀宫,实际是赫鲁晓夫时期修建的仿制品。

大批研究者和记者曾试图发现纳粹将其最后的珍宝(掠夺来的艺术品)藏在了哪里。曾有特别委员会为此成立,人们将大量时间和金钱投入搜寻。有些珍宝被找到了,很多仍然无影无踪。但现在,当二战结束70年后,突然又有了一丝希望。在瑞士银行有很多无主证户。早在20世纪30年代初,有很多纳粹德国受害者试图将财产转移到瑞士,二战爆发后,纳粹德国也逐渐利用瑞士来放置财产。

美国参战后,导致越来越多与德国紧密合作的德国企业在瑞士设立子公司,目的是借此拯救在美国的投资。为此,亲纳粹的企业使用了当初犹太家族避免企业被“雅利安化”的方法,即建立瑞士控股公司和“壳公司”,由此掩盖企业的真实产权。比如,法本化学工业公司成立了子公司,其部分资产由此正式转变为瑞士资产。按照这一模式,德国人在瑞士拉开了一张由“壳公司”组成的网。图为德国法本工业集团厂房,摄于1941年。

党卫军“干将”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是海因里希·希姆莱的密友。他让人收购了众多企业:这些企业表面上是无害的股份公司,实际上却充当情报机构。瑞士很快遍布纳粹企业、“壳公司”以及秘密账户。纳粹权贵们在瑞士可以安然地进行秘密交易。当纳粹接近战败时,纳粹似乎觉得瑞士是能使其大部分财产免于被盟军没收的唯一途径。英美媒体至少在1944年就听到了风声。瑞士当局也知道德国人正在寻找能协助他们掩盖财产所有权的瑞士人。图为莱因哈德·海德里希

二战时期, 纳粹德国领导层中的艺术爱好者系统性地搜刮艺术品。当时,这些艺术品在欧洲花一点钱或者靠大力威逼就能获得。而其中许多珍品直到今天也没有出现。记者吕茨·哈赫迈斯特预计:“最多只有三分之一纳粹宝藏被找回来。”一名终生寻找纳粹宝藏的研究者说:“戈林让人买下了(实际是没收了)所有的法国油画。”他还说,戈林有时也付钱——但用的是空军的经费。盟军攻入德国本土后,希特勒考虑将宝藏转入地下。图为希特勒在视察纳粹德军掠夺来的艺术品。

例如奥地利的施泰因贝格豪斯。在那里的“死亡山脉”的边缘,从14世纪起就有人采盐。在地下750米深处,总共长达45公里的坑道贯穿盐石矿井。这座迷宫有一个地下小教堂,现在是博矿井物馆。据馆长透露,这里十分适合存放被掠夺的油画。纳粹运来了近万件艺术品,将其存放于此。他还说:“除油画外,也有雕塑,比如米开朗琪罗雕刻的布鲁日圣母像,还有博物馆收藏的钱币、武器和乐谱。”图为美军在检查存放在盐矿内的大量黄金。

作家吕茨·哈赫迈斯特调查称:“有些机构,如帝国安全局的一些部门,将库存的现金带走,为的是最后还能犒赏手下。德意志帝国银行则将黄金储备放在图宾根州和巴伐利亚州的矿井内——存放行动不是统一进行的,在1944年末加快了速度。”这一切都没有逃过美国人的法眼。美军并未按照原计划向柏林进军,而是突然转道前往图宾根。转换路线或许是因为他们听到了“黄金的召唤”。图为美军在盐矿下转移圣母像。

记者格尔德·海德曼说:“黄金放置在图宾根州的默克斯矿井,两名妇女事先看到了国防军把很多东西搬下去,然后将此泄露给当时违反与苏联人的协议进入图宾根州的美军。”在地下500米深处存放着德意志帝国银行的黄金和现金储备,即面值30亿帝国马克的纸币。当时,这笔钱多得令人难以想象。其中包括大量金币、金条,普鲁士钱币和一家硬币博物馆的所有藏品,以及被占领国的大量黄金储备和外汇储备。美国大兵进入坑道后,发现了装在袋子里的各国金币和8645块金条。

根据今天的价格,它们价值22亿欧元。美军扣押了这些黄金,在10辆自行高炮、多架飞机和5队步兵的护送下,用32辆卡车将这些黄金运往位于法兰克福的德意志帝国银行。同样被保护起来的还有油画,以及装有珠宝和来自集中营的金牙的箱子。图为美军在盐矿下检查纳粹德军掠夺的油画。

但当这些宝藏被转移出科亨多夫后,有3辆卡车消失了。这种事经常发生。奎德林堡大教堂的部分宝藏在战争末期也消失了。其中有包装在黄金和象牙中的圣徒遗骨、精美包装的福音书、海因里希一世的百宝箱和他的象牙胡子梳。这些都是德国最宝贵的艺术品。图为美军士兵展示他们从盐矿转移出来的名画。

史学家和艺术研究家维利·克特在战争结束后开始寻找这批宝藏。他确定,盗贼一定在美军守卫者之中。他说:“我把这些美军部队的成员记录下来,而且一直认为,只可能是军官实施了这次掠夺。”一名美军老兵回忆说,当时曾看到一名军官从地洞出来时的样子:“他腋下夹着一个包裹,然后把它藏在吉普车里。他就是这样盗窃宝藏的。”图为美军欣赏从盐矿转移出的珠宝。

时年28岁的美军中尉汤姆·乔米多尔是一名艺术鉴赏家。大教堂宝藏的一部分,是他通过战地军邮寄回家乡得克萨斯州的第一批战利品。他寄回来的有时是油画,有时是银器和瓷器。图为美军在盐矿下检查纳粹掠夺的艺术品。

后来,大教堂教区和乔米多尔的后人围绕这批不再完整的大教堂宝藏开展了法律诉讼。最终人们将这些被掠夺的宝藏从非法继承人手中买下:向美国军官的后代支付了300万美元赎金。图为美军军官在盐矿下检查纳粹存放的金条。

纳粹德国的艺术品交易总体上是门肮脏的生意,艺术品交易商、拍卖行和私人收藏者均参与其中。被盖世太保没收的画作的来源往往被隐瞒。为逃避恐惧而试图出售艺术珍品的纳粹受害者的困境被无耻地利用。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可靠数据和资料可以统计纳粹德国在二战中劫掠的这些众多黄金和财宝的准确下落,只有少数财宝的下落得到了确认。 图为美军官兵在检查一幅从盐矿转移出的达芬奇画作。

(2015-07-08 16:47:19)

【延伸阅读】海狼逞凶:二战纳粹潜艇沉浮录

俗话说得好,“猛虎怕群狼”。嗜血成性的狼群令自然界的其他猛兽都不寒而栗,在它们的轮番围攻下,即使百兽之王也难以幸免于难。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的海军将领邓尼茨之所以被称为“头狼”,就是因为他开创了大规模运用潜艇实施海上破袭行动的“狼群战术 ”,从而使纳粹德国海军在二战初期猖狂一时。“狼群战术”也由此与古德里安的“闪电战 ”一道,被并称为纳粹德国军队的2大战术“法宝”。参考消息网军事频道特策划、制作了相关原创图集,为大家详解纳粹潜艇部队的武器装备、战术运用及其兴衰历程。

潜艇与“无限制潜艇战”均不是在二战中首次出现,两者都可以追溯至一战时期。“无限潜艇战”是德国海军部于1917年2月宣布的一种潜艇作战方法,即德国潜艇可以事先不发警告,而任意击沉任何开往英国水域的商船,其目的是要对英国进行封锁。 图为1915年5月7日,英国豪华游轮“卢西塔尼亚”号在爱尔兰外海被德国海军U-20潜艇被击沉,共造成1198人死亡。

尽管德军潜艇取得了很大战果(共击沉5000艘商船和104艘战舰),但由于阻断了美国的战争财路,促成德国提前宣战,影响了德军整体战略。随着美国的参战,协约国为打破德国的潜艇战,共动员舰艇和辅助舰船5000艘,飞机3000架,最终挫败了德军潜艇战。图为1919年,缴获的U-118艇被风暴冲上英国海斯廷斯海滩。

历史总是存在一些惊人的巧合。二战期间,纳粹德国为阻止美国援助欧洲的行动,发动了更大规模的潜艇战,但在这次封锁战中,一名德军将领提出了一种更具革命性的潜艇战法,即“狼群战术”。图为二战期间,盟军的大型护航船队在大西洋上航行。

图为纳粹德国海军“海狼”潜艇部队司令,同时也是“狼群战术”的发明者,卡尔·邓尼茨(1891—1980)。这位在一战时期曾担任U-68号潜艇艇长的司令,提出了革命性的狼群战术,具体内容是用多艘潜艇组成小分队,像狼群一样轮番对盟军战舰和运输船发起水下攻击。由于多艘潜艇会在“头狼”艇的指挥下,同时对同一目标发动攻击,会大幅提高命中率。小图:邓尼茨曾登上过《时代周刊》的封面。

图为1941年,“海狼”司令视察他的U型潜艇(简称U艇)部队。

除了革命性的“狼群战术”外,邓尼茨手中的潜艇性能也较一战时期有了大幅进步,特别是在远洋作战能力方面。图为U-505号彩色剖面图,该艇属于IXC级远洋U艇,全长76.8米,全宽6.8米,高9.6米, 吃水4.5米,水下最大排水量1232吨,艇员数56人,其最大航速18节,最大航程1.3万海里。主武器包括6个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备雷22枚)和1门105毫米甲板炮。

图为3艘U艇在大西洋上编队航行。

为了避免遭到盟军反潜兵力反击,“狼群”攻击通常会选择在夜间进行。 图为艺术家绘制的德国U型潜艇夜袭盟军运输船队的油画。

图为艺术家绘制的二战时期,德国U艇指挥室内部场景。

图为狼群战术高峰时,德国“海狼”部队在大西洋的活动分布图,图上每个红色字母都代表一艘U艇,绿色代表狼群中损失的U艇。

“海狼”部队曾派遣多艘IXC级潜艇前往美国东海岸沿岸进行袭扰作战,图中最上为IXC级潜艇,左图为在美国东海岸被击沉的U艇分布图。

除美国东海岸沿岸地区外,U艇的攻击范围也扩展到了加勒比海,图中的黑点均表示被德军U艇击沉的船只地点。

在“狼群战术”的疯狂攻击下,仅1942年前6个月,被击沉的美国舰船数量就超过了一战的总和。图为被U艇击沉的美国运输船。

本图列举了德国所有型号的U艇侧视图,其中XXI级(右下倒数第二种)U艇对战后潜艇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这是第一种批量生产、具备远洋能力的“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潜艇,其水下性能优于水面性能。它通过放弃甲板炮换来更快的速度和更出色的隐身能力,但由于参战较晚,并未发挥作用。

图为XXI级潜艇的设计蓝图。

图为U艇从圣纳泽尔基地出动的CG还原图。

本图中绘制了二战时期,纳粹德国在大西洋上最主要的两种“盟军舰艇杀手”—德国海军的U艇与纳粹德国空军的Fw-200“秃鹰”巡逻轰炸机。

在遭受了巨大损失后,盟军也痛定思痛,总结了多种有效的反潜战术,特别是在护航舰的编队布置上,也进行了优化配置。图为二战时期,盟军护航编队组成示意图,编队中不仅加入了多艘配备声呐的驱逐舰,还增加了能伴随船队行动的观测空中气球。

图为大西洋上的盟军护航编队。1943年以前,在大西洋上英美运输船队常常受到德国潜艇的袭击,又无力增派更多的护航舰艇。为此,一位美国海军将领专门去请教了几位数学家。数学家们运用概率论分析后发现,舰队与敌潜艇相遇是个随机事件。从数学角度来看这一问题,它具有一定的规律:一定数量的船编队规模越小,编次就越多;编次越多,与敌人相遇的概率就越大。美国海军接受了数学家的建议,命令舰队在指定海域集合,再集体通过危险海域,然后各自驶向预定港口,结果盟军舰队遭袭被击沉的概率由原来的25%下降为1%,大大减少了损失。

除了加密无线电外,德军U艇间通信使用最多的还是恩尼格玛密码机。1942年2月1日,海军为U型潜艇配备了一种四转子恩尼格玛密码机,代号为“M4”(它的通信网络叫做“蝾螈”,而盟军叫它“鲨鱼”)。但在盟军后来破译恩尼格玛后,这对于U艇来说就是一大灾难了。图为U-124号艇上的“恩尼格玛”译电员。

除声呐外,当时的盟军驱逐舰普遍配备了深水炸弹投放系统,一旦确定了德军U艇的大概位置后,就可大量投放,对其进行杀伤。图为二战期间,盟军驱逐舰投放深水炸弹后,水面上升起的爆炸水柱。

图为盟军驱逐舰连续投掷深水炸弹场面

图为描绘美军水兵安放、投掷反潜深水炸弹的宣传海报。

为提高反潜深弹的射程和命中率,英美军工研发人员研制了名为“刺猬弹”的新型多管发射装置。这种发射器共有24个炮管,向前倾斜45度。这么多的炮管靠在一起,好像刺猬身上的硬刺,故而得名。刺猬弹发射架一般装在艇艏甲板。齐射时,24发刺猬弹以很短的间隔逐个发射出去,形成一个椭圆形的弹幕,潜艇如果被这个椭圆形的弹幕套中,被消灭的概率会大幅提升。图为1945年11月拍摄的英国海军W级驱逐舰上的“刺猬”多管深弹发射器。

除水面舰艇外,盟军在运输船队中,还增加了护航航母,能起飞一定数量的舰载机为船队提供护航,增加了反潜网的覆盖面积。图为1941年,美军舰队护卫WS-12船队开往南非开普敦,近处的这架为SB2U“维护者”舰载轰炸机,是从“突击者”号航母上起飞的。

除护航航母的舰载机外,盟军在后期还投入了大批水上飞机和远程巡逻机,这些航空反潜兵力对U艇的威胁不断增强,进一步压缩了U艇的活动范围。图中绘制的是1942年10月5日,英国皇家空军269中队的“哈德逊N”远程巡逻机击沉U-619号潜艇的场面。需要说明的是,起初,英国空军轰炸机利用深水炸弹对德军潜艇实施打击的效果并不理想。为此,英军请来一些数学家专门研究这一问题。结果发现,潜艇从发现英军飞机开始下潜到深水炸弹爆炸为止,只下潜了7.6米,而英军飞机的深水炸弹却已下沉到21米处爆炸,从而对潜艇的毁伤效果低下。经过科学论证,英军果断调整了深水炸弹的引信,爆炸深度由21米调整到9.1米,结果轰炸效果提高了4倍,德军还以为英军有了什么新式武器。

为了反制盟军航空反潜力量,德军U艇除了安装防空炮外,还在艇体上增加了伪装迷彩,图为U艇伪装迷彩的演变图,但这种反制措施并不十分有效。

随着盟军反潜兵力的不断增强,海狼部队被迫放弃使用“狼群战术”(因为多艘U艇集中反而容易遭到毁灭性打击)。 图为德军U-775号潜艇遭到盟军反潜机攻击时的照片,图片为盟军反潜机拍摄。

截至1945年德国投降,德军U艇部队共击沉3500艘商船、150艘盟军战舰,致使72200人死亡,自身也付出沉重代价,共损失783艘潜艇,约3万名水兵阵亡,为德军二战潜艇战划上了终止符。 图为1945年,加拿大海军士兵在纽芬兰岛附近俘获的德军U-190艇上升起英国皇家海军旗,小图为部分U艇沉没地点分布图。

图为今日保存在法国某地区的U艇遗迹。

(2015-07-08 09:22:00)